社会崩溃前往往只有几个人才知道真相: 楼塌了,这820条人命你救不救?

俄罗斯影片《危楼愚夫》讲述了一名水管工在发现一栋居民楼即将倒塌的24小时内与各方周旋,遭遇重重阻碍的故事,折射出俄罗斯社会不同层面的问题。该片荣获第67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唐吉诃德奖特别提名奖、天主教人道精神奖。

深冬寒夜,俄罗斯某城,水管工迪马一家正在吃晚餐,简单的红菜汤配面包就是这一家清贫的生活。迪马的妈妈正喋喋不休地抱怨着无能的丈夫伊万和儿子迪马,抱怨他们过于正直,让全家人都跟着受苦。

迪马默不作声,他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水管工,但他正在准备建筑师考试,梦想以后能改善全家人的生活。

就在同时,一栋赫鲁晓夫时代建造的九层居民楼突然发生热水管道爆裂。事发紧急,首席工程师费力莫多夫一直酗酒无法工作,于是迪马匆忙被叫去现场检修。

但他发现事情并不只是水管爆裂那么简单——承重墙发生了位移,楼两侧各有一道直通楼顶的裂缝。经过测算,大楼将在24小时内倒塌。

人命关天!这栋楼里住了820个人啊!

于是,迪马连夜去找女市长尼娜·伽拉噶诺娃汇报。可他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女市长正在和一众市政官员们纵情歌舞,欢庆自己的五十大寿。

面对24小时内大厦将倾的预言,迪马、政府官员和大楼居民会做出什么选择?剧情又将怎样神展开呢?

狗咬狗,黑吃黑:

一个溃败的高层如何拯救溃败的底层?

女市长听了迪马的报告后,立即召集相关部门领导开紧急会议。一群大佬,各怀心思。房管局首席工程师费多托夫坚持要组织10人以上的专家进行区域性检查与测评再做定论,可消防安全局长指责这样会查出自己没有做好例行安全检查。

楼都要塌了,手下们却在撕逼到底谁该负责任?忍受不了这一帮蠢货,女市长终于发话:事件得不到解决,这里谁也别想脱了干系。

若要救人,摆在眼前的矛盾有两个:一是这些人都需要被安置,可是这座城市没有多余的安置住房,更没有2亿6千万安置资金。二是发布消息,就等于承认政府之前各项工作都没做到位,还会牵扯政府官员更严重的贪污和不作为问题。

而且官员们觉得这栋楼里的居民都是些吸毒者、赌徒、酒鬼、刑满释放人员,他们作恶多端、生活堕落,他们是在权贵眼中生死都无足轻重的俄罗斯社会底层。

可悲的是,这些居民也确实完完全全诠释了别人眼中的他们。他们没有任何想要改变的愿望,麻木不仁的过着蛆虫一般的生活。自己都漠不关心,还能指望权贵们改变他们的命运吗?他们是社会最底层的溃败。

女市长最终决定让各部门联合导演一场火灾,将居民从楼里疏散出来,同时她亲自去向垄断整个街区的房地产商萨弗洛诺夫求救,希望他能借给政府2栋楼。可惟利是图的房地产商无情的拒绝了她。

英雄被玩弄于权力的股掌之间

事已至此,女市长在丈夫(也是她的幕僚)的怂恿下心生一毒计,不如找两个替罪羊,毁尸灭迹,然后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他们!

她假装命令各部门疏散居民,却暗地里命令警察局长派人将负有直接责任的房管局长、间接责任的消防局长,以及管道工迪马抓起来灭口。同时,他们将所有与此幢大楼相关的文件集中烧毁,然后只管若无其事的等待着大楼倒塌,然后把一切罪责归咎给那三个已经“畏罪自杀”的人。

在郊外一座大桥下,房管局长求行刑者放迪马一条生路,“他就是一个管道工,他什么都不会说,让他走吧……”,条件是他必须当夜带着全家离开这座城市。侥幸活下来的迪马在大雪中飞奔,桥下传来几声枪响,两个替罪羊已死。

剧情的急转直下体现出一个腐败官僚机构独特的运行逻辑,出现危机后他们第一时间永远维护的是小集团的利益,任何可能成为小集团利益之外的因素都可以被抛弃,都可以被牺牲。丢卒保车是他们的惯用手段,所以庞大的机构能够继续运转。

人民不需要真相,白痴不值得拯救

回到家中,迪马疯了似的拽上妻子和沉睡中的儿子开车逃走。行至半路,他发现危楼前空无一人,原来女市长和她的政府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于是迪马决定让妻儿自己走,而自己留下来,用自己的力量去拯救这820个生命。

妻子流着泪说:“迪马你怎么还像孩子一样?他们跟你有什么关系?醒醒吧!”

迪马回答:“没关系?我们活得像动物,死得像动物,因为我们对于对方都无足轻重。”

迪马头也不回的跑进危楼,挨家挨户喊“楼要塌啦!赶快出来!”他发疯一般地敲开每家每户的大门,赶走了在地下室吸毒的小青年们、踢翻了酒鬼们的牌桌……将他们赶到楼下。人们衣衫不整,莫名其妙地聚集在大楼外面,而迪马像一个迷茫的英雄站在人群中央

忽然一个酒鬼带头打了迪马一拳,几秒之间大家一哄而上,竟将迪马打死。之后人们重新走进了危楼。

你还会不会关心大楼塌没塌呢?不必了。因为这是一群不值得拯救的人,是一群永远无法叫醒的装睡的人。这场救赎注定是失败的,群氓的集体行动造成了个体英雄的悲剧。同时也印证了古斯塔夫·勒庞在《乌合之众》中所阐释的道理: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将不再为其所作所为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会隐藏在人群中,暴露出最真实的一面。

不知道当管道工迪马被众人群殴时,心里是否会浮现四个字:关我屁事?

尽管社会溃败,但“既然有人起来,就不能说没有冲出铁屋的希望。”

这出引人深思的悲剧反映出一个不健康的社会形态,类似清华大学的孙立平老师提出的“社会溃败”现象。一个社会,并没有严重的社会冲突会威胁政权和制度的基本框架,它面临的首要问题并非社会动荡,而是一种更可悲的状况,社会在由内而外的整体性溃烂,自上而下呈现一种不健康的社会形态。

社会溃败首先表现在权力的失控、政府公信力缺失,继而自上而下蔓延到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强势利益集团肆无忌惮、各小团体相互斗争、社会底线失守,对社会公平正义造成严重侵蚀,而后整个社会潜规则盛行,规则缺位,利益至上。影片中迪马的家庭对话——不偷拿公家东西就是愚蠢——足可以体现社会已溃烂到最基层的家庭分子。

但我还是会感动于孤胆英雄迪马为这群素不相识的居民所做的一切,因为他的正直和执着。我还是会相信每个时代都有寂寞里奔驰的勇士和不惮于前驱的先行者。

鲁迅与朋友有个著名的“铁屋问答”,问:“假如一间铁屋子,没有窗户且无法破毁,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睡梦中离世,并不会感到痛苦和悲哀。现在你突然大嚷起来,惊醒了几个人,使这几个人不得不感受到临终的苦楚,你觉得自己对得起他们么?”答:“既然有人起来,就不能说没有冲出铁屋的希望。”

迪马就是这样的英雄,在绝望中挥斥着希望,用愚人的光辉返照出这世界几多黑暗。

题外话:影片的结尾并没有告诉观众这栋大楼有没有塌,但我们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猜想。如果塌了,死人背黑锅,女市长嫁祸计划成功;如果没塌,女市长或许会打着造福民生的名号拆迁、建安置房,从而名利双收?

这就是《危楼愚夫》的荒谬,你所拯救的或许正是置你于死地的,你所不齿的或许却成为人生赢家。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