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首富彼得·凯尔纳坠机死亡_他是中国5030万人的债主

3月27日傍晚,美国阿拉斯加。

克尼克冰川上空,一架观光直升机轰然坠毁,5死1伤。

死者中包括56岁的彼得·凯尔纳,他是捷克首富,也是中国最大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在中国,他是5030万人的债主;他的公司,被人称作“高利贷之王”。

坠亡之前,彼得·凯尔纳正准备去滑雪。事发地大雪茫茫,地势陡峭,一场暴风雪即将到来。

彼得·凯尔纳离开后,留下了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财富帝国。

就像藏在雪里的冰山,庞大又隐秘。

1

巨富

彼得·凯尔纳。

绝大多数人应该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但在世界财富的金字塔上,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彼得·凯尔纳不仅是捷克首富,也是中东欧十六国的首富。在最新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上,彼得·凯尔纳身价达到1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49亿元),排在:

第68位。

和他身家相当的,是传媒大亨默多克家族。

和许多中国富豪一样,彼得·凯尔纳喜欢大飞机。他生前至少拥有两架飞机,其中一架是著名的湾流G500,还有一架是波音737-700 BBJ公务机,可以坐下一个排的人。

彼得·凯尔纳的财富主要来自于PPF集团。公开资料显示,这个成立于1991年9月的集团,是中东欧最大的投资和金融集团之一,业务版图遍及欧洲、北美和亚洲。

截至2020年6月30日,PPF的资产总额达到440亿欧元,全球员工数量98000人。

但和中国人更相关的,彼得·凯尔纳还是捷信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捷信,一度是中国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

2019年7月15日,捷信在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人们才看到这个庞大金融帝国的真容。

进入中国的9年间,捷信积累了5000多万客户,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8%,累计发了约合人民币960.68亿元的贷款。以至于网上流传着一个夸张的说法:

每3个借过消费贷的中国人里,就有1个捷信的客户。

是的,中国最大消费金融公司的实控人,五千万中国人的债主,竟然是个外国人。

你也许觉得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现实。

2
放贷

十来年前,那场金融风波刚过。渴望重整旗鼓的天津,迎来了捷信。

那一年,PPF集团正式在中国获得监管批准,中国第一个外商独资的消费金融公司正式诞生。

那时候,“互联网金融”还是新鲜事物,捷信被看做是和某些地方银行一样的“金融”机构。

在天津这片“互金沃土”上,捷信在2012年就实现了5000万元的盈利,此后在中国一路狂飙猛进。

飞速发展的捷信很快就坐上了中国消金行业的“头把交椅”。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3年间,捷信集团在中国的新增贷款额由67亿欧元增长至118亿欧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33%。

到了2019年提交招股书的时候,捷信在中国的业务总资产已近千亿,累计客户超过5000万,为整个捷信集团贡献了逾60%的收入和贷款额。

与飞速发展的业务一同到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质疑。

2019年3月末,捷信集团在中国的贷款规模比重,在其全球业务中的占比达到63.9%。这背后,捷信把目标瞄准了中国三四线城市的中低收入群体。

按照招股书上的信息,捷信在中国已经拥有超过24万个销售点,覆盖了全国逾300个城市。而且,捷信在中国还有21.3万名推介人,这些“编外人员”为捷信集团的业务增长发挥了重要作用。这些业务人员,分布在广大的三四线城市,尤其是OPPO、VIVO手机店。

回过头来看,下沉市场这块蛋糕,捷信可比某些互联网公司吃得早多了:

“当时中国手机产业正处于暴涨期,深圳年轻的打工仔们都渴望拥有一部智能手机,而捷信的小额贷款正好能帮他们实现愿望。”

而真正让捷信陷入风暴中心的,是“高利贷”质疑和暴力催收。

时代周报曾写过调查报道,曾有一位捷信消费金融借款人,于2016年7月通过捷信借款2万元,年贷款利率21%,分36期,也就是三年。

但实际上,这名借款人在查看借款明细的过程中发现,仅“贷款手续费”一项,就高达10903.68元。这意味着,综合利率为117.3%,年化利率为39.1%。这早已超出借贷的监管红线。

这并非个例,在聚投诉平台上,其投诉量一度高达10328起,被投诉的主要问题是高利息、暴力催收等,并且覆盖面广,不少人将其称为:

“第一高利贷”。

更令人震撼的事发生在催收环节。21CN聚投诉平台上,搜索有关“捷信暴力催收”的帖子,有几千条之多。

捷信委派的催收人员,催收手段花样层出不穷,骚扰借款人手机通讯录里的亲朋好友已经是常规操作,甚至还对借款人的单位、街道、村委会等进行电话骚扰。

一位姓马的借款人的投诉帖子里写道:

捷信上门暴力催收,强行闯入家里,辱骂,砸门,目前已报警。后来联系上催收,协商分期还款,协商后我还了1300,剩下每月还2000-3000,催收不同意,又爆通讯录。

捷信在全球拥有电话代理和实地催收代理2.3万人,就连神农架这样的地方也设有外访催收岗,足以让借款人无所遁形。

外人很难想象,中国最大的消费金融公司,催收起来竟然如此肆无忌惮。

3

谜题

离中国大约7500公里外的中欧,有一个人口1000万左右的小国,名叫捷克。

有人说捷克有两大“特产”:波西米亚风和布拉格广场。

很多人和周董一样,曾沉醉在布拉格广场的黄昏里。但很少有人知道,捷克商人彼得·凯尔纳带到中国来的“特产”,是消费金融。

尽管是捷克首富,但彼得·凯尔纳非常低调,或者说神秘。

在此之前,网络上几乎没有关于他的详细报道,你能看到的都是一些极为零散的信息。

这位彼得先生出生于1964年,1986年从捷克的布拉格经济学院产业经济系毕业,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彼得抓住了日本复印机的潮流,赚到了第一桶金。

很快,他又迎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1990年前后,东欧剧变,捷克爆发“天鹅绒革命”。当时的捷克政府通过了一个新的法律框架,决定通过证券私有化的方式逐步将国有公司全部私有化,所有捷克公民都有权参与。

当大部分人还一脸懵圈的时候,彼得敏锐感知到了商机,迅速成立了捷克“第一私有化管理基金”,吸收民众资金,买入国有资产。

通过一系列的商业运作,彼得的基金获得了捷克第一波私有化浪潮中所有证券投资点的1.4%,在当时的所有同类基金中排名第11名。

1992年,这家基金公司购买了超过200家公司的股票,价值50亿捷克克朗。

短短一年时间里,基金的管理资产从10万变成了50亿,整整翻了5万倍!那一年,彼得才28岁。

随后的日子里,彼得陆续进军保险等行业,他的公司也渐渐成长为PPF商业帝国。2006年,彼得成为当年福布斯富豪榜上第一位捷克籍亿万富翁,成为该国首富。

弹丸之地捷克已经满足不了这位首富了。2004年4月,捷克共和国总统克劳斯访华,作为该国首富的公司,PPF金融信贷集团也派了成员随团来访。

后来的剧情大家都知道了,彼得把消费贷带到了中国,一放就是十年,并成为唯一一家全外资持牌的消费金融公司。

甚至还差点成为国内24家消费金融公司中第一家上市的公司。

但没有人能说清楚,一个外国人,一家完完全全的外资公司,何以成为5000多万中国人的债主,并收获巨额财富。

铺天盖地的质疑和投诉之下,捷信身上的标签依旧金光闪闪:

金融普惠、纳税大户、负责企业、外交使者。

这是一个未解之谜。

4

尾声

类似的未解之谜,好像越来越多了。

2019年9月,伦敦。张振新倒在了自家地下室,身边散落一地酒瓶,终年48岁。在他身后,先锋系帝国已经摇摇欲坠。

2018年7月,海航联合创始人、实际掌舵者王健跌落普罗旺斯奔牛城,享年57岁。他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空壳海航。

更早的时候,2003年1月,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被昔日“发小”用猎枪杀死在自己办公室。

有人曾做过统计,在中国,亿万富豪的死亡率已经超过万分之一点五。而目前中国最危险的职业是警察,死亡率万分之三左右。

不知从何时起,亿万富豪已经变成了一个高危职业。

当然,很多离奇背后,也许马丁路德金的那句名言更为应景——

没有什么谎言能够长盛不衰。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