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脆弱性思维体系:凸性效应和凹性效应两个极端

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一个作用

 

反脆弱的第一个作用,就是让我们的生活从“机械体系”变为“生物体系”。

为了理解“机械体系”和“生物体系”,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下“机械体”和“生物体”的区别。生物体能经受住一次次不致命的打击,并在这个过程中越变越强大,而机械体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比如,你摔一跤,蹭破一点皮,不用医治也能自动痊愈。你生一点小病,不用打针吃药,身体也能自动痊愈。你献200毫升的血液,不仅对身体没有负面影响,反而能提升造血功能。但摔碎的杯子,却不可能有自动愈合的能力。

而如果我们把生物体和机械体,上升到生物体系和机械体系,你会发现很多令人不解的现象都能得到合理解释。

就拿城市的兴衰史来说吧。美国的汽车之城底特律,80%以上的GDP都是由汽车产业带来的。当美国的汽车产业整体辉煌的时候,底特律无限风光。可我们在第一篇中曾说过,单一是造成脆弱的根源,所以靠汽车产业维生的底特律,在美国的汽车产业整体陷入衰退时,一下子就从高傲的凤凰变成了落汤鸡。

到了2013年12月3号,底特律市政府已经陷入严重的财务危机,财政收入远远小于财政支出,导致底特律市政府根本无法正常运作,只能宣布破产。这座曾经风光无限的汽车之城,竟然变成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城市。

我们站在对抗波动性的角度来看,底特律是几乎没有抗风险能力的机械体系,一旦受到打击,就会损伤,而且失去自动恢复的能力。

那么,生物体、生物体系所具备的反脆弱能力,到底是来源于什么呢?

塔勒布在书中指出,健康的压力是催生反脆弱能力的最关键因素。什么是健康的压力呢?我们讲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我们在电视里,看到有些国家的女人,用脑袋顶着水罐、香蕉等各种各样的货物走来走去的时候,我们不禁会想,这太奇怪了吧,不会把脖子压弯吗?

 

事实上,这样的行为不但不会把脖子压弯,反而能够塑造非常健康的骨骼结构。

类似头顶水罐的这种行为,就是健康的压力。塔勒布认为,压力就是一种让我们产生各种反应的信息。健康的压力,往往会带来积极的信息,而不健康的压力,则会带来消极的信息。

健康的压力,一般都是短期的压力。比如,突然要求我们在很短的时间内,读完一本书。那么,这种压力就会让我们变得注意力集中,提升我们做事情的效率。而不健康的压力,往往都是长期的慢性压力。比如,在职场中长期被一位领导或同事压制,在婚姻里经常被伴侣抱怨,这种心理的长期压力,就是典型的不健康压力。

 

第一种类型的压力源是必要的,而第二种类型的压力源对人的健康却是有害的。而通过建立“反脆弱性思维体系”,我们就能在工作、生活中,有意识地创造条件让自己暴露在健康的压力下,同时避免受到不健康的压力的侵害,从而具备更强的反脆弱能力。

 

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二个作用

 

建立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二个作用,是可以让自己的人生,在“观光”和“漫游”这两种模式间进行切换。

所谓的“观光式”人生,就是按照预测,一步一步走完人生,如同跟着导游,一个景点、一个景点地游玩。而喜欢波动的人,则过着“漫游式”的人生,对未来并没有太多细致的规划,并且喜欢和善于在波动中抓住机遇,如同自驾游,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

当然,人生是复杂的,我们有时候在某一些事情上是观光式,但在另外一些事情上却是漫游式的。比如,在学业、事业上,我们往往是慎重的,就很容易变成观光式;在爱情上,我们反而都喜欢漫游式,不愿意去相亲,刻意地和某一个恋爱、结婚,信奉的是随其自然。

今天,我们不讨论到底是观光式好,还是漫游式好,只是向大家讲清楚,建立反脆弱的思维认知体系后,能为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哪些积极影响。

 

我们挑两个人生的关键节点来讲:

第一个关键节点,是中考和高考。

我们很多人平时过的就是观光式的人生,高考、结婚、找工作……每一步都有细致的规划。而这样的人生,只要其中一环出了问题,就容易导致整体的崩溃。

每年都有考生因为高考失利而陷入自卑,因为一时的失利就感觉自己的人生完蛋了。我们很少教育孩子们,该怎么正确地认识失败这件事情,许多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孩子,很可能因此产生各种心理疾病。这就是执着于“观光式人生”的危害。

而当我们把反脆弱性思维体系,从小就讲给孩子听后,对于没有考上高中、没有考上大学的孩子来说,最大的积极作用,就是让他可以把自己的人生模式切换为“漫游式”,缓解没有考好的心理压力,重获希望与动力。

当我们在为金榜题名的学生鼓掌的同时,也可以多给名落孙山的学生一点鼓励,告诉他们“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只要在接下来的人生路上,善于抓住各种机遇,努力学习各种技能,依然能过上想要的生活。

所以建立“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二个作用,是我们可以随时切换自己或他人的人生模式,通过这样的方法,我们可以重获前行的力量。

 

第二个关键节点,是让人焦虑的中年危机。

中年危机很类似温水煮青蛙。但温水煮青蛙这个实验,最可怕的并不是随着温度越来越高,青蛙就活生生被煮死了。社会真正的残酷,是当青蛙想要跳出来的时候,突然盖上一个盖子,让青蛙连想跳都跳不出来。

韩寒在电影《后会无期》中,也讲了这个实验,以此来影射让人焦虑的中年危机。而我们现实中的中年危机,就是孩子要养、父母要养、房贷每个月都要还……这些由“观光式人生”带来的沉重压力,就是那个无比沉重的盖子,让我们想跳都跳不出来。

那反脆弱的思维认知,对中年人能有什么帮助呢?最大的帮助,就是打破中年人单一的职场价值观。

在2020年,这场新冠疫情中,很多中年人都不能出门上班,家里的经济收入突然中断,有一些中年人坐吃山空,而有一些中年人却玩起来短视频。在很多短视频平台上,我们都能看到中年人活跃的身影,有职业类型的主播,有律师,给大家讲述法律知识,有医生,给大家讲述医学常识。有兴趣爱好的主播,聊汽车、钓鱼……

 

为什么这些中年人能够跳出那个“盖子”呢?秘诀就是他们能够把自己的人生,及时从“观光式”切换为“漫游式”。不再执着于以前的工作,而是敢于尝试其他新兴领域,从而抓住了短视频的风口。

 

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三个作用

建立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三个作用,是能够促使事物向“凸性效应”发展。

在讲“凸性效应”之前,我们要先来讲一讲它的对立面“凹性效应”。“凹性效应”指的是某一类事物,在发展过程中遭遇波动性时,虽然损失次数小,收益次数多,但收益量很小,总体损失却很大。这是一种极为脆弱的情况。

伊索寓言中的火鸡的故事,就是典型的凹性效应:有一群火鸡很感谢农场主对它们的精心照顾,于是这群火鸡就预测农场主会一直对它们精心照顾。但这群火鸡到死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在感恩节这天,农场主为什么把火鸡都推进了烤箱里。

塔勒布总结说,对于对脆弱的事物来说,哪怕99%的时间都可以很安稳,可是那1%的错误却可以抵消掉以前所有的正确。

而“凸性效应”则是反脆弱的,它是指某一类事物在发展的过程中遭遇波动性是,总体损失较小、但损失次数多,收益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收益量都很大。

 

塔勒布用如何投资给我们展示了如何利用凹性效应:90%的资金投资是没有风险或者低风险的项目,10%的资金投资高风险、高收益的项目。这样去配置投资资金的目的,就是在降低风险的前提,寻求更高的收益。

 

而低成本创业就很类似凸性效应,即便会遭遇无数次失败,但损失都很小,然而只需要一次成功,而其收益将会彻底抵消前面的损失并且获得巨大的收益。很多白手起家的生意人,不就是这么起家的吗?

这就是建立反脆弱性思维体系的第三个作用,能够帮助我们规避“凹性效应”,促进事件往“凸性效应”发展,从而寻求在波动中受益的方法。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