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勒布《反脆弱》反脆弱性的运行机制

《反脆弱》随笔(2)

投资与生活中的反脆弱
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呀!塔勒布的全名是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有着显赫的身世。曾祖父和祖父都曾是黎巴嫩的副总理;曾外祖父和外祖父也都是著名的政治家,而他的父亲是黎巴嫩大学的超级学霸,以第一名成绩毕业,后来官至财政大臣。他自己从13岁开始,每周要花30-60个小时在阅读上。虽然他学历很高,但是他的重要知识和智慧都是自学而来;他精通多门外语,还能看懂一些如古希腊语、古希伯来语和亚拉姆语等古代语。他当之无愧的统计数理专家和数学家,又精通心理学、语言学、哲学、金融经济学和历史学等学科知识。他甚至在早期患上喉癌时,根据自己的研究支持下康复。
当然,他还是最为成功的交易员。早期进入量化交易,但却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然后每次市场崩盘时,他总有大量的筹码在放空。所以所以他年纪不到30岁就已经财务自由,虽然他从业了近三十年,但其实只拿1/3的时间来做交易,剩余2/3的时间拿来阅读和研究他喜欢的这一切理论。
他,是这一两个世纪以来最为重要的思想家和智者。

我相信很快他的智慧和理论,就会被后世极度追捧。但是现在不会,因为他只要有机会,就要嘲笑正统学派的这些人,经济学家、监管者、预测者和心理学者等等,他甚至经常在演讲中嘲笑上一位演讲者,砸人家饭碗,所以不会被主流所承认。
他的黑天鹅理论为世人所知,但也只是仅仅所知而已。黑天鹅理论主要阐述我们如何才能从不确定性和波动性中获益,但是他的《反脆弱》虽然只有一个主旨:一切都会从波动性中获得收益或遭受损失,反脆弱就是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带来的收益。但是我们要读懂和理解这句话,却必须看完整本书。

《反脆弱》不但是塔勒布的思想和智慧的集大成,也是一本行动指南。

08年汶川大地震时,成都的一些古玩收藏家损失也极大:他们收藏的价值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瓶瓶罐罐,在地震中化作碎片。这些古瓷器古陶器等脆弱,它们喜欢在一个安静、和平、宁静和有序和可预测的环境中;邮寄一个玻璃杯手机电脑给远方的朋友时,我们会在外包装上写上“易碎品”和“小心轻放”的字样;而邮寄一块石头,无需写什么字,但石头虽具有很强的强韧性,却也不会变得更强韧。哪有没有一种物品,或者一个事物,你越是乱扔乱放,它越是会在运输中的颠簸变得更加强壮——正式的说法,有没有一种这样的物品,它能从波动性中和不确定性中获得利益,当长期暴露在波动性、随机性、混乱和压力、风险和不确定性下时,它们反而能茁壮地成长和壮大。这种特性,塔勒布新造了一个词:Antifragile,来定义它。翻译过来就是反脆弱性。
这种现象无处不在!我们的身体也具有这种特性:反脆弱性。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经济系统和政治体制,都具有反脆弱性。一年来几次感冒,其实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感冒的时候,什么药都不需要吃,几天后它会自我痊愈;感冒杀不死你,却能使你更强壮——提高你的免疫力。就像蜡烛,渴望风的吹拂;风能吹灭蜡烛,但微风却能使火越烧越旺。

反脆弱性的运行机制

任何有生命的物体在一定程度上都具有反脆弱性,否则,在时间的长河中,这种生命就会被淘汰。比如人体,可以从压力源的刺激中受益,变得更为强壮,但必须以一定的程度为限。王石前段时间发表了一篇文章《没变强,是因为你太安逸》。说的就是同一个道理。再比如定期给骨骼施以一定的压力,反而有益于骨密度的上升。
经济系统的核心是,它们通过压力源或者借助压力源,向其组成部分传递信息——压力源就是信息。

我们的身体之所以能获知有关周围环境的信息,并非源自你的逻辑机制、智慧、推理能力或计算能力,而是源自压力,并通过我们的荷尔蒙或者我们尚未发现的其他信息传导机制向我们传递的。
一个复杂系统的运转完全依仗信息,传递周围信息的渠道有很多,很多是我们眼睛所不能发现的。

系统还通过不断地试错,这些小错误并不会威胁到系统的健康,正如一般的感冒不会威胁到我们的健康一样。几个信托产品的违约,并不会威胁到信托业和整个经济,相反,它会使行业更加健康。如果消除了压力源,就会导致系统紊乱——虽然表面上看,系统趋于平静,但其实风险在不断积聚,最终把风险的钟形分布,转化为“长尾”型分布,一旦爆发风险,则整个行业崩溃。所以彻底消除波动和变化只会危害健康、生命、生活和经济。
但要注意到,这个压力源,与我们平时的工作压力,完全不同。如在堵城霾城上班的人,有一些住在燕郊,每天一大早起来去排队坐公交赶到城里上班,而工作大多都是屌丝之类的琐碎活,令人身心俱疲。这一种压力源是有害的,而前一种类型的压力源却有益于人的健康。

反脆弱性:错误有害于个体,却使整体收益。

在一个系统中,为了其他单元或者整体的利益,往往有必要牺牲某些单元——脆弱的单元或人。每一架飞机都是脆弱的,每一次的飞机失事,会让其他的飞机从它的错误中学习,从而提高了安全性。每一个新创企业都是脆弱的,但这推动了整个经济反脆弱性的提高,是个人创业者的脆弱性和他们必要的高失败率成就了生生不息的创业精神。一个系统内部的某些部分必须是脆弱的,这样才能使整个系统具有反脆弱性。
央行官员是很难理解下面这一点的:
混乱是有益的,缺乏混乱是有害的。人民币汇率的平稳,对于出口企业,甚至对于未来将可能投资海外的企业,是有害的,而不是有益。人民币的上下波动,会牺牲一些出口系统中的脆弱的厂商,但却有益于整个出口行业。银监会的官员也不会理解也无法理解:经常性的几个信托产品到期无法支付,不是扰乱金融业,反而能促进金融业的健康。
自然界进化最有趣的一面也在于此,它是依赖反脆弱性来实现的;自然界不断地遇到压力、随机性、不确定性和混乱,因为个体生物相对脆弱,基因库正是利用冲击来确保优胜劣汰,提高整体的适应力。达尔文的进化论证实系统中的噪声和干扰越多(当然以一定程度为限,那些导致物种灭绝的极端冲击除外),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效应就很明显,随机突变就越是会在决定下一代特征的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餐饮业是脆弱性与反脆弱性的绝佳例子。

一家餐馆的倒闭,必定会让周边的餐馆从它的错误中学习到一些东西而使自己更强大;我们都会观察到小区周边的餐馆,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开张了过几年又关闭了。正是这些个体餐馆的不断倒闭,使得其他餐馆不断提高服务和更可口的饭菜,推动整个餐饮业成长。我国的餐饮业完全是自下而上的,是最远离发改委的一个行业,所以它是中国经济部门中最具有反脆弱性的,所以发生去年的特大事件——反腐败,除了几家高档餐饮企业受到冲击外,餐饮业完好无损。
如果没有泰坦尼克号没有遭遇那次灭顶的事故,我们将会不断建造越来越大的远洋客轮,而下一次的灾难将是更大的悲剧;人类一定会不断地挑战建设高楼的高度,直到有一天,某座高楼因某种原因倒塌而造成大灾难。

每一次飞机的失事,都会让我们距离安全更进一步。因为飞机是独立的,一家飞机的失事,会促使我们改进系统。但是,一家银行的倒闭,却增加了其他银行的倒闭风险!之所以不一样,是因为银行系统和经济系统,都是以一个整体在运作,它的错误会被立即传播,并且愈加复杂。(根据十点书友文章改编)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