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之恶底层互撕:43岁外卖员命丧小区

人性之恶:43岁外卖员命丧小区丨是谁剥夺了他活命的机会?

每天耕耘最有趣、最实用的心理学

人性之恶——底层互撕

去年临近年终,各大小公司又开始忙碌起来。而类似的人间悲剧,又一如既往开始上演:

参加完公司年会,27岁主任被发现猝死于酒店。生前,他已经连续加了无数个班;

项目招商才刚结束,就在年终述职中被领导一顿猛批不合格,身心俱疲的万达招商部经理,选择了跳楼自杀;

外卖员一路狂奔,极速上楼,拼命赶在系统指定时间内,将外卖送到客户手中,结果客户一句“迟到了,不要了,我要给你差评!”让外卖员拿着被拒收的外卖,在单元门外崩溃,进而嚎啕大哭。

他哭的,是一旦这一单被打上差评,系统将直接扣掉他的提成,而一单的提成是3元。

另一边,同样是一单被拒收的外卖,客户扬言要给差评,外卖小哥忍不住告诉对方:“这一单是中途系统转给我的,上一个给你送外卖的人已经被车撞死了,你还是不要给他差评了吧,人家命都没了。”

都是普通人,相煎何太急。

无论是年会后就累死在酒店的年轻人,还是衣着光鲜却工作压力巨大的招商经理,还有社会底层的底层外卖员,都在拼命透支自己的身体和生活,以换取职场晋升、工作岗位以及谋生的途径。

没有人不拼命,却又无往不受到来自他人和生活的残酷压榨。

是谁让我们如此无助又倍感无力?是谁让努力工作,认真上进的普通人,陷入到彼此撕咬之中?如果我们有机会能够生活的更好,为什么内卷越来越深入地影响到每一个人?

历来都有一句话,叫做“文人相轻,富人攀比,底层互害”。

区区16字,说透了人性真相。

无论你是富人还是文人,也无论你还是高层还是底层,只要为了利益,就能即刻翻脸,将竞争对手掀翻下马。

 

但也有一句话,略有差别,叫做“强者互持,中层互助,底层互撕”。

同人不同命,当一个人处于不同的环境中时,当一个人处于不同阶级阶层时,他们对待彼此的方式和理念,是完全不同的。

动物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叫底层互啄。说的是鸡群中,当一只鸡准备下蛋的时候,其他的鸡就会伺机围在它身边,一旦鸡蛋落地,一大群鸡就会蜂拥而至,立刻将鸡蛋啄破吃个精光。这种抢食,在动物界屡见不鲜,也不只发生在鸡群身上。

我们一般理解为,这是动物生存本能在作祟,因为它们没有意识形态,没有文明束缚与指引,自然做尽俗事。

但是,当社会中的人,逐渐形成阶层阶级,形成利益团体之后,人们对待彼此的态度和手法,比之动物界,堪称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是说人有文明约束和指引,比动物高级吗?为何43岁外卖员为了凑足月入一万的单,未经保安同意,强行上楼送餐后,被追身而来的保安一顿狂揍,最终惨死于保安的乱棍之下?

是的,你没看错。

就因为逆了保安的心思,43岁外卖员命丧送餐小区。

事发当天,这名外卖员还在跟妻子视频连线,兴高采烈地说:送完这一单就回家,然后这个月收入就有10000啦!

没想到临近半夜保安不肯开门放他上楼,眼看时间快了,外卖大叔顾不上那么多,瞅着保安不注意一个健步冲进小区送餐,没想到被惹怒的保安随后将他活活打死。当妻子赶到时,人已经冰凉了。

都是普通人,相煎何太急!

 

如果43岁外卖员能不那么急切地凑整10000收入,而能遵守小区的规定和保安的要求,那么,也许就不会命丧黄泉。

如果小区保安能不那么急切暴躁,体谅一下外卖员的时间需求,在规定时间内帮助外卖大叔把餐送给客户,外卖员送他一点感谢费也理所应当,皆大欢喜。

可惜,普通底层人的思维里,向来只有你死我活,而缺乏互助协作。

这种合作、团结、互助思维的缺乏,让底层普通人随时可以为了一点鸡毛蒜皮就吵翻天,甚至于搭上自己的性命。但我们并不能就此去指责人们,为何如此不友爱友善?正如玛丽皇后在得知法国农民闹饥荒没食物时,问道:“为什么他们不吃蛋糕?”

 

阶层与社会

底层老百姓的悲苦就在于,他所能拥有的,就是他力所能及的;除此之外,他将无法从任何地方,获取他生存与生活的资本。

他能不争吗?

当一个人受社会阶层、知识结构、能力所限,只能硬生生土里刨食的时候,他们将像一群饥渴的野狼一样,不要命的厮杀以掠取生存所需。这个时候,那些礼貌文明谦和谦让,于他们,是毫无用处的装饰。

而使底层人群,经常陷入疯狂互攻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则是:庞大的基数。

普通人太多了,而社会资源总是那么少。僧多粥少,给谁都是问题。于是,资源分配者说:那你们竞争吧。

能力强者得资源。于是,人人拼命工作、考学、进修,然后一起内卷。而真正的资源与算得上机会的“机会”,一早就给了上位者、当权者、利益集团中的少数。

当底层老百姓为一张板凳争吵不休,为一张医院的床位吵吵闹闹,为一个学位废寝忘食,为一张文凭殚精竭虑,为一个电影演出正确出演机会,为一次公务员岗位备考一整年的时候,某些人却屈尊降格的,将手伸到了普通人正在抢的饭碗中。

 

比如前段时间被群嘲的“公主出道”,比如京圈格格,年纪小小就资源傍身,各种名导名制作挨个体验,比如官员子女可以随意出国深造,随时更改职业方向,随时选择知名学者当导师……

所以,27岁就把自己累死了的年轻主任,死得实在有些不值得。万达招商经理的跳楼自杀,也改变不了公司高层对她“工作能力不佳”的评价。

惨死车轮之下,在保安棍棒之下丧命的外卖员们,更是可怜——被算法、出身、阶层牢牢绑定的他们,最后却死在同样身份等级的“自己人”手里。

他们原本,都与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有活命的机会。是谁害了他们?

- The End -作者 | 汤米编辑 | 一粒米第一心理主笔团 |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参考资料:Madrid, H. P. (2020). Leader Affective Presence and Feedback in Teams.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11.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