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大碎尸案”全面分析报告(之5):当年警方办案有哪些误区

南大碎尸案”全面分析报告(之5):当年警方办案有哪些误区

编者按:“南大女生碎尸案”,已悬挂25年,网上一直没有间断好奇人对神秘凶手的推测。到底谁是真凶?学校有没有内奸?一木对此案有关材料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搜集与梳理,现进行客观的独立分析。

接上文,刁爱青的碎尸被发现并确认后,南京警方立即对以南大为中心的周边进行严密的排查,并动员学校师生能提供相关线索。据说所有学生及教职员工都要接受调查,提供事发当晚不在现场的证人。同时警方对抛尸点(南大、小粉桥、水佐岗)附近小区进行了地毯式排查,三公里以内有浴缸的家庭都没放过。有问题的人查出一堆,但就是没有发现凶手。

警方当时重点针对屠夫、医生和老师,这三者都有可能精通解剖。由于抛尸集中在南大周边及校内,警方重点怀疑案发现场在南大校内。

笔者认为南京警方当年的办案方向有点失误,应当把怀疑对象重点针对最后有可能与刁爱青有接触的人。

在凶手身份的主要怀疑对象上,警方也偏了向。碎尸检出棕毛、猫毛、水泥渣,作案现场应是杂乱的生活场所(但不排除碎尸遭到污染)。凶手把旧床单撕做二半来抛尸,把死者的外套做包裹抛尸,睡的是棕绷床,缺乏摩托运输工具,说明凶手的经济状况不佳。结合做案手段极端、旅包可能放过火药枪等,凶手主要怀疑应放在一般社会人员上,而非国家有关单位人员。1995年至1996年,南京正在经历下岗潮,乱象丛生。凶手很可能是下岗从商的小店主、闲散人员或与刁爱青有交集的男生及老乡。

警方排查有浴缸的家庭,主要是针对尸体有浸泡、清洗方便。但在那个年代,有浴缸的家庭绝对是富裕家庭,与凶手经济状况不大相符。笔者认为,小区群居电梯房、门禁较严的小区,基本可以排除。因为凶手住不起,频繁抛尸也不方便。

当时警方排查对象有误,如下:

一是屠夫应当不能做为重点怀疑对象。屠夫虽然精通解剖,但并不一定精通切肉。把肉切成2000多块,大小一致,基本齐整,这是需要耐心与技术的活,与屠夫的职业习惯不太相符。屠夫剁肉一般三下五除二地剁成几块,而此案的骨头竟都未剁断,显然不是屠夫所为。再说屠夫一身油腻、外表粗俗,女大学生很难与其发生交集。当时已是夜里,肉铺已经关门,刁爱青也没有买肉的必要,屠夫嫌疑基本可以排除。

二是医生也不能做为重点怀疑对象。经过多切口的对比勘验,碎尸所用的刀具非医用手术刀。医生学过人体解剖,但不是学切肉,那样的技术活医生未必能行。就是能行,切成2000多块的动机是什么?从碎尸检验情况看,作案现场应是杂乱的生活场所,医生职业稳定、收入不低,难得在那样的环境生活。刁爱青是痛经,不是病,她在五点多钟临近下班时分去看医生的概率很小。那个年代,医生上下班一般用的是单车,仅凭单车也难以完成床单包裹、外套包裹类的抛尸。

三是校内居住的老师不能做为重点怀疑对象。刁爱青最后应当没有回到校内,她如果回到学校,当时才七点多,应有目击者,专案组进驻南大三个月,发动检举,没有收到回校的线索,最后定为校外失踪。被害人没有回校,何有在校内被害的可能?案发现场环境很差,与大学老师的生活环境不相符。老师没有三轮车,难以完成床单包裹、外套包裹类的抛尸。凶手如在校内,深更半夜三番五次地出去抛尸,必被目击。因为就是那个年代,大学校门也有守门的,那么多次数就难过守门这条关。如是老师做案,与学生多少有点感情,凶手不给食物、切成2000多块,说明很绝情,不符合老师的职业习惯。

四是校内居住的学生不能做为重点怀疑对象。校内居住的学生没有个人隐蔽的空间,做案就无从谈起。

警方把做案现场锁在校内,是一个大误。你想校内教职员工加学生,上万人,排查需消耗多少人力、物力?必然抽不出足够的警力进行校外现场排查。

当时的警方为什么要把案发现场锁定在校内呢?笔者认为,因为有内奸走漏消息。

1、刁爱青到1月15日没有参加期末考试,同室女生上报班主任,班主任上报保卫处,保卫处联系家长确认学生没有回家应在17日左右,凶手18日晚上开始抛尸,时间点巧合。

2、警方进驻学校调查,发现二个奇怪的抛尸点:

一是宿舍家属楼的小侧门、汉口路校医院门口,垃圾袋装着碎尸约0.8kg。“不熟悉校园的人应该不会抛在那里。尤其是校医院,因为平时大家都走宿舍区里面的门,校医院的汉口路门口附近是没什么人的。甚至大铁门是关着的,要进去先要绕过花坛,再推开门才能进,不熟悉学校的人跑到那个地方去抛尸有点匪夷所思!而且医院门口的那包扔的比较晚,听警察说正查着呢就又抛了一次,真猖獗!”

二是南大校园体育场的树洞内发现抛尸约0.6kg,这样隐秘的地点不熟悉校园环境的人根本做不到,而且能结合时间点避开目击者。

警方由此认定,做案人在校内,有一定的道理。但其实是被做案人忽悠了。因为:

一是这二个地点的抛尸发现是在19日之后,凶手应是得知警方在排查校内人员,故意溜到校内抛尸,把警方视线钉在校内,消耗警方的人力与时间。

二是如果凶手在校内,他没必要把那点碎尸抛在校内引火烧身。那二个点的碎尸总约不过1.4kg,他在18日晚上可以顺手带出。

三是南大校园内没有发现大块或大袋尸骨,说明凶手把小袋碎尸带进校园容易,把大袋尸骨带进或带出校园难。

四是水佐岗发现抛尸总约7.5kg,抛尸时间明显在校内抛尸之后。如果凶手在校内,他在警方已锁定校内的情况下,如何能把床单、外套类的大块包尸捎带出去?

所以,案发现场不可能在校内,这是导致凶手漏网的致命原因。案发现场必在校外,凶手与校内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凶手又难以是校内教职员工或学生,从犯罪心理角度想,校内人员在外面作案,再把碎尸抛回校园,引警方围剿,不免有点作茧自缚的味道。

欲知真相如何,且看《“南大碎尸案”全面分析报告(之6):神秘作家是真凶?》

作者简介:一木,原名肖斌伟,70后诗人,湖南省邵阳县人。1989年开始在《儿童文学》发表诗歌,曾获1990年全国中学生诗歌赛一等奖,2013年诗刊社主办的观音山全国诗歌赛一等奖,作品散见《诗刊》、《时代文学》等报刊。主编了《中国新诗选读》(2003年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盛世诗典》(2019年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长期研究《红楼梦》,著有56万字的长篇红学论著《一木解红楼》,现任职于深圳市某事业单位。

读完就是不简单

来源:语文导刊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