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怒了!中国痛斥英美大量贩卖人口,更令人发指的国际人体组织贩卖网络被曝光!

据中国日报2021年6月29日报道,中国代表在人权理事会第47届会议与贩卖人口问题特别报告员对话时发言,表示中国对美国、英国等国存在严重现代奴役和贩卖人口现象表示严重关切。过去5年,每年被贩卖至美国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卖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据报道,2018年约有136,000人被贩卖到英国,不少被贩卖者包括妇女和儿童因交通工具条件恶劣等原因死亡。国际社会应关注美国、英国的贩卖人口问题,敦促其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解决。

人口贩卖问题一直是英美国家严重侵犯人权领域,现在中国开始在该领域抨击英美西方是伪人权斗士,本篇文章血饮将系统揭露西方人口贩卖等罪恶勾当!

在血饮的上篇文章《藏不住了!七年前美军生化实验室被疯狂攻击,今天真相终于被曝光!》中揭露了犹太资本控制的凯内马生化实验室在塞拉利昂儿童身上进行埃博拉疫苗人体实验时,提到过一个帮凶、著名的国际组织—无国界医生组织,本文将以该组织为切入点,撬开另一个厚重的真相大门—国际人口及人体QiGuan(以下简称QG)贩卖!这个话题血饮将从科索沃讲起。

【科索沃总理萨奇被捕】

据人民日报海外网报道,2020年11月5号,科索沃总理哈希姆·萨奇辞去总理职务,随后立刻被海牙国际刑事法院逮捕。这位科索沃民主党(PDK)前政治领导人和另外两名嫌疑人随后被关押在荷兰城市法院的拘留中心。荷兰于1998-1999 年在科索沃设立了特别检察官办公室。这次逮捕行动是根据欧洲委员会特别代表迪克·马蒂 通过专门研究所形成的“科索沃解放军”罪行报告完成的。

2016年1月15号,荷兰正式在海牙国家刑事法院设立科索沃特别刑事法庭,专门审理科索沃战争及以后发生的重大刑事案件。在过去两年中,约有 200 名前科索沃解放军激进分子被传唤出庭作证,其中最严重的案件就是贩毒、绑架、人体QG贩卖,而抓捕萨奇是科索沃特别刑事法庭这些年审理中取得的最大成果。

为什么说是最重大的成果呢?因为萨奇不仅仅是科索沃解放军的激进分子头目,其领导的恐怖组织“特莱尼察”及其高级成员是科索沃解放军的核心,而且,科索沃独立以后,萨奇还摇身一变,成立科索沃民主党,并最终通过所谓议会选举成为科索沃总理。

那么,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对其实施抓捕,到底涉及哪些主要罪行呢?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对萨奇的指控,包括“谋杀”“酷刑”“QG贩卖”等在内10项罪名。

2010年12月14号,英国卫报发表了一篇名为《欧洲委员会报告指出科索沃总理是人体QG和武器部门的负责人》的文章,这篇文章取自欧洲委员会特别代表迪克·马蒂撰写的“科索沃解放军”罪行的专门报告,这份报告由欧洲委员会通过。该报告指出,在科索沃的不人道待遇和杀害塞尔维亚囚犯的目的是清除反对势力和非法贩运人体QG,其中涉及科索沃总理萨奇和前科索沃解放军的高层政治领导人。

阿尔巴尼亚集团是一个的邪恶犯罪集团,该集团负责通过东欧走私武器、毒品和人体QG,而科索沃总理萨奇正是这个“黑手党式”犯罪集团的负责人。该邪恶集团所形成的犯罪网络在1998-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前就开始非法经营,此后更一直在科索沃政府中占据着强大的控制权。

欧盟这一份为期两年的调查报告,引用了大量情报来源,称萨奇为过去十年来对海洛因贸易进行“暴力控制”,同时,萨奇身边的骨干人物也被指控在战后将塞尔维亚俘虏跨境带入阿尔巴尼亚,该地区有许多塞族人的肾脏被摘除,然后在黑市上出售。

这份报告中提到了一桩事关人体组织贩卖的重要案件,对于这一案例,血饮曾经在《黑太阳731活摘人体QG的惨剧正在中东上演!》一文中进行过引述。简要说来,就是在欧盟的强大压力下,2012年8月,科索沃警方被迫对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郊外鲁特菲·德维什博士的诊所进行了搜查,经调查发现,自2008年起至今,梅迪库斯诊所共进行了至少30例非法肾脏摘除和移植手术。该诊所行为直接与萨奇领导的科索沃解放军在2000年进行的QG贩卖活动有关。

通过分析这些资料,血饮还原出来的萨奇领导的特莱尼察组织人体QG贩卖的大致流程就是:大约从1998-1999年开始,特莱尼察开始将边境冲突中被抓捕的塞尔维亚俘虏以及科索沃境内的塞尔维亚平民转移到科索沃境内北部和西北部的六个秘密监狱中关押,这六个监狱分别位于Hashim Thaci、Kadri Veseli、Recep Selimi 和 Yakup Krasniqi ,然后,少数身体健康的塞尔维亚人会被转移到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北部的一个临时监狱,在那里这些塞尔维亚人被摘除肾脏。

科索沃境内6座监狱的大致位置

具体操作流程为:当移植外科医生被确认就位并准备好手术时,俘虏被单独带出‘安全屋’,由一名科索沃军队枪手处决,然后他们的尸体被迅速运送到手术室诊所,被迅速摘取器官。

马蒂的报告还发现,参与血腥杀戮的科索沃人和外国人均与梅迪库斯案有关,很显然,摘除器官的这些人都是萨奇控制的特莱尼察和科索沃解放军成员。

对此,马蒂在报告中表示:“在关于科索沃类似黑手党的有组织犯罪结构的情报报告中,萨奇和这些其他德雷尼察组织成员一直被称为‘关键参与者’。我带着惊恐和愤慨的心情检查了这些不同的、大量的报告”。

【神秘的无国界医生组织浮出水面】

那么,从科索沃和塞尔维亚边境以及科索沃境内抓捕塞尔维亚俘虏和平民,然后分别将这些人在塞尔维亚首都和阿尔巴尼亚首都的诊所和监狱中进行器官摘除的系列行为,与无国界医生组织有什么关系呢?

原本马蒂的报告本来是无法面世的,因为马蒂的调查有个鲜为人知的背景,那就是,在这之前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前首席检察官卡拉尔·德尔庞特表示,她被阻止调查科索沃解放军高级官员。最令人震惊的说法是,她说当她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一事件时,遭到了欧盟在内的一股势力的强力阻止。所以,如果不是马蒂坚持调查萨奇的人体QG贩卖活动,那么,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萨奇被捕事件。

那么,到底是哪股势力在阻止马蒂等揭露真相呢?这就需要我们顺藤摸瓜、抽丝剥茧地穿越迷雾,探寻真相。而事件真相隐藏在两个不起眼的细节之中!

1,到底谁在庇护萨奇?

2008年俄罗斯媒体KP采访了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前首席检察官卡拉尔·德尔庞特。她表示,在她的《狩猎:我和战犯》一书中,她概述了据称正在进行的器官贩运业务,还描述了科索沃战争期间黑色器官市场是如何形成的。同时,她表示,欧盟在装傻,并不理会这些罪行。

德尔庞特表示,欧盟在内的北约为了支持科索沃分裂塞尔维亚,对萨奇组织贩卖人体QG视而不见,而政治原因产生的阻挠几乎让她的调查难以为继。

随后,俄·罗斯KP 记者前往科索沃了解更多相关罪行的信息。

塞尔维亚将军德利告诉俄罗斯 KP 的记者,“我们收到了关于(科索沃解放军)关押塞尔维亚囚犯的集中营的信息。我们将这些材料传递给了国际组织。但恐怖分子在驻科部队和联合国特派团中有他们自己的内应。每当委员会打算检查特定地点时,囚犯就会被迅速运送到另一个营地。那时,我们寄予厚望,希望能看到囚犯活着。1999年,塞尔维亚向科索沃释放了2000名阿尔巴尼亚囚犯,希望科索沃拿被绑架的塞族人作为交换,但是阿尔巴尼亚人没有派人来交换!真的没有人员可供交换吗?当然不是!(之所以没有人员可供交换是因为)他们会描述他们所遭受的恐怖场景,包括器官摘除“,也就是说,为了消除摘除人体QG的肮脏勾当,几乎所有被绑架的塞尔维亚人都已经死亡了,更不可能出庭指认萨奇和特莱尼察的罪恶。

德利将军提到了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在联合国驻科索沃特派团中有萨奇势力的内应,那么,这个内应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这人名叫伯纳德·库什纳,在1999年-2001年期间担任联合国驻科索沃特派团团长,而1999年到2001年之间,正好是萨奇领导的特莱尼察进行人体QG贩卖最猖獗的年份。

2,伯纳德·库什纳又是何许人也?

2010年,以色列著名报纸《耶路撒冷邮报》将之评为世界上第15位最有影响力的犹太人,而参与凯内马生化实验室病毒人体测试的“无国界医生组织”正是此人创立。

注意,涉及凯内马生化实验室的主要有以下个人和组织,分别是比尔盖茨、索罗斯、伯纳德·库什纳以及杜兰大学、无国界医生组织。

从伯纳德·库什纳掩护科索沃的瓦哈比恐怖分子贩卖人体QG到其创立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帮助犹太资本在塞拉利昂儿童身上进行埃博拉疫苗人体实验,血饮不禁大胆猜测,无国界医生组织的医生身份是不是就是为了方便伪装窃取运输人体QG呢?

在这个团伙中,比尔盖茨的母亲为犹太人,是标准的反基督者,即由母系传播的隐匿犹太人,索罗斯和库什纳同样是犹太人,杜兰大学病毒研究受到美国CDC疾控中心辖制,CDC领导人福奇不仅直接参与了登革热疫苗在菲律宾的儿童人体实验,而且还直接资助了北卡罗来纳大学P3实验室的毒王巴里克教授直接制造出了新冠病毒。

显而易见,这些人都是团伙作案,背后是横跨大西洋的犹太资本在穿针引线,将这些败类集中到一起,协同解决资本、技术以及政治方面的干扰和障碍问题,共同干着肮脏下作见不得光的勾当!

【隐藏在重重迷雾中的以色列】

前面说到萨奇领导的特莱尼察和科索沃解放军是在科索沃首府和阿尔巴尼亚首都进行人体QG摘除,懂点医学知识就会明白,人体QG被摘除以后,必须快速冷冻并找到宿主移植,否则器官就会彻底衰竭。萨奇领导的特莱尼察既然是以贩卖人体QG挣钱,自然必须在器官衰竭之前早早找到买家,甚至让买家直接等候在摘除器官不远的医院才能够完成器官移植。

那么,萨奇将器官卖给了谁呢?

让我们先来看一组权威数据:以色列是全世界接受器官一直最多的国家,同时又是全世界捐献器官最少的国家,这最少和最多之间的差额是如何补齐的呢?那就是,扶持萨奇这种恐怖分子直接抢或者公开买!

血饮作出如此定论,并非只是一个高度概括性说理,而是有大量直接而翔实的案例作为支撑:

2012年8月,对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郊外梅迪库斯诊所进行突击检查的时候,发现有很多犹太以色列人在这里等待器官移植。

2004年1月16号,《澳大利亚人报》报道,一个名盖尔达亚·加迪的以色列退休军官因人体QG贩卖而被捕。一个月前,巴西警方怀疑正在巴西境内从事将人体肾脏走私到以色列境内的活动,于是将他逮捕。

2010年11月,南非法庭对巴西重大跨国器官走私案做出宣判,由于违反《人体组织法令》,南非最大的医疗公司Netcare被罚款780万兰特。该公司承认为以色列患者做了92例肾移植手术,卖肾者主要来自巴西东北部港口城市累西腓市的贫民窟。

2012年8月,普里什蒂纳郊外梅迪库斯诊所被查以后,以色列领导的国家人体QG贩卖开始向乌克兰、土耳其以及叙利亚转移,战争冲突下大量人员失踪和死亡帮助掩盖了犹太以色列全球人体QG贩卖的罪恶行动。

2014年6月11日,俄罗斯报纸《真理报》发表了一份报告,题为《在乌克兰,人体QG不能散发恶臭》,揭露在乌克兰东部地区有大量的孩子被接到以色列,为犹太富商提供器官移植。

2015年12月6日,据土耳其媒体Doğan新闻通讯社报道,一个名为鲍里斯•沃克的以色列人在土耳其因贩卖器官被捕。这名男子绰号鲍里斯狼人,因过去走私器官被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之后逃往以色列。这次他来到伊斯坦布尔,试图说服贫困的叙利亚难民出售自己的器官给犹太富商而被捕。

2016年12月9日,据阿拉伯语HADATH网站援引消息人士报道,以色列黑帮在叙利亚北部地区绑架叙利亚儿童,麻醉以后由熟练的黑帮医务人员摘除他们的器官,然后在僻静处将这些儿童抛弃或者直接埋葬。

这些活动仅仅是犹太人的个人犯罪行为吗?与犹太以色列这个国家有什么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

2004年1月,一名被关押在巴西东北部港口城市累西腓的以色列国防军退休军官爆料,他是以色列政府安排到巴西进行人体QG走私活动的人员,以色列政府一直在暗中资助人体QG交易活动。

所以,到底是哪股势力在阻止海牙国际刑事法院前首席检察官卡拉尔·德尔庞特调查萨奇人体QG贩卖真相的呢?犹太资本集团!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犹太人伯纳德·库什纳在1999年-2001就任联合国驻科索沃特派团团长的时候放纵萨奇贩卖人体QG到以色列的真实原因!

这种跨国器官贩卖是必须要有人接应的,而犹太资本总能够在恰当的时间和节点安插合适的人员,这恐怕不是单纯巧合能够解释的。

还原科索沃总理萨奇领导的国际贩卖人体QG的路径,先从科索沃-塞尔维亚边界地区抓捕赛族人,然后转运到科索沃首府的黄房子摘取QG,然后运输到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北部,然后通过“黄金走廊”进入以色列境内医院再移植给犹太富商。

【暗黑帝国的思想信仰】

在这里,血饮要特别强调犹太以色列与瓦哈比恐怖分子之间的相互勾结。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全世界毒品、人口贩卖、武器走私都能够看到犹太资本的身影,而几乎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毫无例外地信仰犹太—瓦哈比极端主义思想,也正是由于有犹太-瓦哈比教义的加持,以色列才在黑帮和恐怖分子的地区横行无忌。

比如,以色列黑帮之所以能够在叙利亚北部光天化日之下摘除叙利亚儿童器官,就是依靠控制当地的、信仰犹太-瓦哈比极端思想的HTS、ISIS,甚至是东突TIP恐怖分子帮助,这些组织全部信仰瓦哈比极端主义,采用犹太以色列的社区治理模式,是标准的犹太复国主义走狗。

2016年12月30号,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被俄叙联军驱逐出阿勒颇的恐怖分子开始大量在叙利亚—土耳其边界的黑市上贩卖人体器官。据官方统计,在叙利亚北部出现了18000起摘除器官事件。恐怖分子为了获取器官,甚至故意向平民区开炮,等这些病人接受完手术,器官就会被摘除而下落不明。

那么,这些器官去了哪里呢?到了土耳其境内的医院,那里有大量的以色列犹太人等待“新鲜”的器官移植,这种超量的器官需求支撑着恐怖分子最后苟延残喘获得的资金流,犹太以色列本身就支持这些恐怖分子,用金钱让自己的狗为自己捞取器官,可谓将犹太资本敲骨吸髓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

那么,犹太以色列人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器官呢?

犹太资本攫取了大量的金钱,剩下的就是吃喝玩乐,在疯狂的纵欲之后身体就亏空了,为了弥补身体器官损失,他们自然就乐于购买穷人的器官,移植到他们的身体上继续穷奢极欲的享乐。

这里面的典型,就是犹太洛克菲勒家族的前任族长大卫·洛克菲勒,2017年3月21号,101岁的大卫·洛克菲勒死亡,身前他曾经换过6颗年轻人的心脏,心脏人只有一个。

洛克菲勒是怎么取得心脏呢?

首先,美国在 1984 年颁布的《国家器官移植法规》中明令禁止对器官捐赠行为给予报酬。美国自身也缺乏QG,正常排位洛克菲勒根本就等不到。其次,心脏移植需要配型成功,犹太基因是极其独特的J2单倍型类群,只有中东地区才有相似配型。

等于说为了续命,洛克菲勒僭越法律用6条人命换来了自己寿命延长,正是以色列主导的全球国际QG贩卖网络才能支撑了洛克菲勒这种犹太顶级资本家的穷奢极欲,用废了就再从底层人找人命来延续自己的狗命,继续吃喝嫖赌!

这种享乐甚至已经到了极致变态的角度,正常人永远无法体会。只要是历史上我们能知道的邪恶勾当,每天都会在DAKE NET上看到,而他们所谓的享乐甚至包括通过DAKE NET观看残杀、凌虐、娈童等各种肮脏的交易。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全世界人口和妇女儿童贩卖最大的流入地分别是西欧、北美和以色列所在中东国家,这三个地区正好是犹太资本狡兔三窟中的三窟,那些被绑架消失的人口最终大都成了犹太资本的玩物,最后死了都找不到骨头。

如此庞大的犯罪活动,资本自然是不能自己动手,恐怖分子、黑帮甚至是披着白衣天使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就成了他们掳掠的爪牙,也正是为此,他们才愿意为这些恐怖分子和黑帮提供生财之道和政治庇护。

以巴尔干半岛的恐怖分子为例,萨奇领导的科索沃独立期间一直从事人口贩卖,不可能没有证据,但萨奇这个魔头居然安然无恙地活到了现在。根本原因是这些狗为资本提供便利,所以犹太资本庇护下的恐怖组织特莱尼察才能够发展壮大,并最终转型为科索沃解放军控制科索沃政局,最终毕竟发动科索沃战争的罪魁祸首美国总统克林顿就是犹太共济会高级成员。

萨奇执政期间,科索沃境内的YSL苏菲主义正教几乎全部被犹太—瓦哈比铲除,科索沃首都巴掌大的地方居然汇聚了700多座瓦哈比清Z寺,平均每5平方公里就有一座。瓦哈比极端主义输出造成了当地经济困难,为了挣钱,恐怖分子在美国中情局和以色列摩萨德的帮助下种植鸦片、参与贩毒。

他们成立最重要的两个组织就是特莱尼察和库尔德工人党,这两个组织一直帮助犹太以色列进行国际毒品贸易以及军火走私,之前血饮提到的全球毒品交易的黄金走廊,从亚洲进入欧洲的巴尔干通道中最关键的就是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因为,塞尔维亚一直拒绝毒品和军火走私,一夫当关之下,犹太资本借助科索沃和阿尔巴尼亚直接绕开了塞尔维亚,将贩卖的妇女儿童以及毒品、武器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欧洲腹地,赚得盆满钵满。

从古至今,犹太资本就一直以贩毒为本业,1820年代罗斯柴尔德家族联合沙逊家族控制全球鸦片产量的三分之二,进入近现代以后,它们又将鸦片带到了阿富汗和金三角以及黎巴嫩境内的银三角,毒品随之泛滥全球。

他们在赚取大量金钱的同时,也在利用依赖毒品的黑帮和恐怖分子为自己做事,在伊拉克境内作战的时候,伊拉克军队发现ISIS阵地上总是会留下各样的针头,这些都是ISIS恐怖分子在瓦哈比极端思想蛊惑下用毒品增强战力的直接体现。

他们一边利用肮脏贸易挣钱,一边利用毒品供应源头控制这些黑帮,比如,巴西从本国东北部港口城市累西腓市的贫民窟为以色列富商摘取器官,以及HTS和ISIS等恐怖分子组建犹太资本控制的全球雇佣军TIP、ISIS、HTS等,这些都是一种标准的屠术。

【暗黑帝国的金融屠术】

除此之外,犹太资本集团还与恐怖分子建立了一种隐秘的全球分赃金融体系。

这个分赃体系的核心就是犹太资本建立在全球各地的离岸金融中心,它依靠犹太资本在全球的关系网维护。最典型的就是,全球贩毒的后台是美国中情局。

为了筹措颜色革命所需金钱,他们控制全球毒品制造的源头,将大量的毒资通过伦敦、开曼群岛等美元离岸市场进行洗钱。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政治势力保护下,相关银行即便被查出与毒品交易往来有关联,也往往只是被处以罚款就草草了事,当然,这些罚款永远比不上贩毒背后的天量利润。

那么,仅仅依靠传统金融链条就足以承载这个庞大的暗黑帝国的天量资金往来吗?远远不够。在传统金融体系之外,他们还发展出了一种新的去中心化媒介-比特币!以色列控制的国际人体QG贩卖网络交易的主要货币就是比特币,不可追踪和破译本身就保护了这种见不得光的肮脏勾当!

除此以外,比特币已经成为犹太资本奖励恐怖分子和黑手党、下线毒枭们的主要手段。

很多人好奇血饮为什么总能在波诡云谲的比特币涨跌的惊涛骇浪中准确把握其趋势和时间点,道理很简单,除了比特币自身的虚拟货币自然属性之外,还有两个重要因素,那就是,比特币与美元互为阴阳手,而且与恐怖分子的现实处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性。

那么,比特币与美元之间到底隐含着什么真实关系呢?

血饮通过长期观察比特币趋势发现,每当美元主导地位遭到重创,比特币就会大肆上涨。同时,只要美元遭到重创,恐怖分子、黑帮等往往也会在地面上遭到沉重打击,有史为证:2016年11月到2017年11月,是全球恐怖分子遭到重创的时间段,2016年11月俄叙联军在中国帮助下攻入阿勒颇北城区,该地区的东突和ISIS和HTS被打得满地找牙,2017年6月18号俄叙联军再在中国北斗帮助下将迈亚丁城下11000名ISIS恐怖分子炸得人仰马翻。这个时间段,恰好与比特币上涨阶段重叠,同样也是美元指数被击落的时间段,就在这一期间内,恐怖分子在中东主力也几乎被团灭。

从这以后,国际比特币就开始价格一路上涨,而从比特币面市之初,ISIS等恐怖分子就一直接受其作为活动经费,以此避免被国际社会联合绞杀。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在恐怖分子和美元都遭到重创的时候,比特币价格开始上涨。此时,恐怖分子手里的比特币疯涨,等于“雪中送炭”,等于直接资助困境中的恐怖分子。

而且,这种资助非常经济,并不直接来自于犹太资本,而是来自于各国的贪官污吏和灰色收入。

为什么这么说呢?比特币本身一文不值,它除了用来洗钱没有别的用处。一旦美元走弱本币走强,全球贪官污吏和犯罪黑金就会快速兑换成比特币向美国境内大量涌入。在这个过程中,恐怖分子在前期持有的比特币就会快速增值,又因为只有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允许比特币合法使用,所以恐怖分子就可以直接获得美元,购买自己想要的一切。

【萨尔瓦多一马当先的真实原因】

2021年6月9日,萨尔瓦多议会通过决议,正式批准比特币作为该国的法定货币。萨尔瓦多为什么第一个承认比特币为合法货币呢?

懂历史的都知道,萨尔瓦多是美国中情局在南美洲乃至全世界搞颜色革命的中转站,也是美军干预中美洲局势的军事枢纽,同时,萨尔瓦多跟扬言后续跟进的巴拿马一样,都是美军控制下的重要港口,什么人都能够在这里蒙混过关,洗钱更是司空见惯。政治上,萨尔瓦多早就是美国傀儡,现在承认比特币合法是为了吸引全球更多的恐怖分子和毒贩们在这里套现美元,同时,发送信号拉抬和增强比特币的全球金融地位。

精明的犹太资本是永远不会为这种上涨买单的,巨幅上涨幕后的推手是那些见不得光的各国的贪官污吏和灰色黑金。很多人觉得非常迷惑,既然比特币是犹太资本的左右手,为何前段时间美联储出来打击比特币?

因为,等到黑金涌入美国弥补美国经常国际相互支出的赤字后,就需要美联储出来装好人出来打击比特币了,等到比特币暴跌以后,这些涌入美国的黑金也就被吞没,在这个高抛低吸的过程中,犹太资本和恐怖分子都能快速获利。

同时,由于恐怖分子信仰的大都是犹太——瓦哈比教义,从教义上,他们笃信比特币涨价是来自耶和华的拯救,于是,这更加坚定了这群愚昧的蠢货继续坚信给犹太复国主义卖命是“前途无限光明”的。通过操纵比特币价格,犹太资本将这种正常的上涨盈利转变成了恐怖分子对犹太资本集团神权的俯首帖耳。

【比特币的技术神话】

在这里有人会问,比特币具有超高的安全性和不可追踪性啊,怎么会被人操纵呢?

首先,比特币采用的SHA-256加密技术本身是由美国国家安全局设计发明,该机构是美国最大的情报部门,美国国家安全局才是真正的“中本聪”。既然是由美国发明的,其自然拥有可以破译的方法。

其次,现实证据足以佐证。6月8日,数字货币再度重挫,过去24小时内,比特币暴跌近10%,以太坊、币安币、狗狗币、艾达币、瑞波币等跌幅均超10%。24小时,加密货币市场爆仓人数超过16万,爆仓金额超70亿元。加密货币总市值蒸发近1万亿元。

引发这一轮数字货币全面暴跌的直接原因是什么呢?美国司法部在6月7号表示,目前已追回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上个月付给黑客组织等值约230万美元的比特币赎金。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司法部副部长丽莎·摩纳哥表示,调查人员追回了由科洛尼尔管道运输公司支付的63.7枚比特币,约占总支付数量的85%。

这意味着什么呢?

美国动用政府力量短时间内就找到了被勒索的比特币赎金,唯一的解释就是美国政府技术破译了比特币赎金账户,这代表比特币早已经不再安全,美国政府只要需要,就可以随时破译全球境内任一比特币账户。美国政府利用这一举动在向全球玩家发出信号:不要以为有了比特币账户,你们的钱就是绝对安全的,敢跟老子作对,敢把老子惹毛了,分分钟让你倾家荡产。

据彭博社6月23日消息,总部位于南非的加密货币投资公司AfriCrypt的创始人和6.9万枚比特币一起失踪,总价值估计为36亿美元。这一消息同样戳破比特币坚不可摧的技术神话。

其实,比特币采用的SHA-256加密技术早就被美国和中国破译,现在最先进的技术早就能够破译比特币最核心的加密技术RSA256,2048位的RSA加密对于现今技术而言早就不是难以望其项背的巅峰存在,更别说量子计算出来以后,直接砸碎SHA和RSA这些经典力学加密技术。

美国司法部的声明发出以后,全球玩家终于知道自己被玩了,这才有了之后狂潮般地抛售比特币。血饮在之前的文章早就说过,比特币和美元构成了犹太资本的正负阴阳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些游戏只是他们利用人的贪婪而制造出来操纵人性的工具。美国司法部的声明明确无误地告诉全世界,美国和背后的资本集团就是在公开操纵比特币。

有操纵,必然有操盘的痕迹,有操盘,就必然有人获利,有人跳楼,但唯一可以确认的是,最后获利的必然是资本,而不可能是任何一个玩家。

本篇文章的内容有点暗黑,大家看完以后多看点正能量的书缓解下情绪。这么多年的写作,血饮慢慢明白,中国为首的东方与西方犹太资本的对决绝不是简单的地缘、军事甚至是金融对决。将世界历史拉长,我们就会看到这场斗争是人类关于未来两种道路的斗争,关乎人类的生死存亡。

未来150年,人类科技将迎来大爆炸,中国的祝融号已经登陆火星,中国轨道空间站也在快速搭建。未来的150年,掌握更多更高科技的人类只有凝聚为命运共同体,才能够跳出地球、跳出太阳系,向着广阔的银河系乃至整个宇宙星际出发。这150年的斗争将决定未来的人类是自我毁灭还是自我超越的形态向着宇宙进化。人类历史已经证明,能够带领人类走出光明道路的只有中国和中国曾经的朋友,而不是犹太资本这种畜牲。未来岁月,继往开来,我们将会走得更加稳健豪迈。

血饮在5月27号文章《报应来了!美联储技术性破产下人民币汇率阻尼器横空出世,拜登慌了!》中说到,包括白银和黄金在内的大宗产品和比特币在QE钝化下将暴跌,随后白银和黄金都开始应声暴跌,从5820和1903暴跌到5243和1761,跌幅分别达到10%和7.4%,6月22号比特币更向下跌穿30000美元大关,这些都再次印证了血饮对金融问题的超前精准判断。恭喜随血饮一起做空获利的各位读者,同时也欢迎大家加入下面的知识星球,更多金融、时政和生化分析尽在其中。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