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吴亦凡这种“传统男人”

吴亦凡这几天频繁热搜蹦迪之后,看到这张网图,噗嗤笑出声。我感觉在好多场合,都见过他们为自己作说辞时,用的话术都是:“我比较传统”。

图片

男明星们不想女伴出门打工时,说自己比较传统。希望女方是个柔和、乖巧的女人,生活中心是他自己时,说自己比较传统。“传统”真的好惨,被如此滥用。

男色消费是相当崭新的生意。单单从审美去凝视男性,制为产品,是一种新的历史。女人不再只是等待被挑选的客体了,她们成为有选择权的人。

她们付出的钱、时间会影响男偶像的事业,比如吴亦凡。男人们也在意打扮了,女孩们想要什么样的男人,由她们来投票,她们成了狩猎、付出、消费的一方,消费赋予女孩以话语权,有了相对平衡的可能。

理想愿望本来应是如此的。

这两天吴亦凡的大瓜,或者我可以说这是十年来最有代表性的男色消费故事,却让我们觉得好诧异。让人觉得回到了前几个世纪,男人还能建造后宫的年代。

他原本应该是最懂市场应该尊重女性的人,哪怕是一种“讨好”。市场对性别越来越敏感,同时也该越来越文明。可“传统男人”分明没在意。

图片
图片

女人往偶像身上打钱,购买的是消遣、脑电波和多巴胺,买的是一个符合幻想的电子大众情人、情感寄托的消费品。

偶像工业起来的头几年,大家觉得偶像就是不能谈恋爱的。偶像是商品,偶像应当恪守男德,偶像应当禁欲。吴先生说的那么多句屁话之中,这是比较有道理的一句:偶像也是凡人。

偶像也应当有权牵手、拍拖,任何以阉割人性为前提的生意,我都觉得不是什么好生意,人性是需要有出口的。

可没法明白偶像是一位厌女患者。他理解男女关系的逻辑,依然是非常前现代的,非常不尊重女性的,甚至带着过量的冒犯。

不管挑选性对象的过程,有没有强迫、鼓动、诱骗的实锤,在种种聊天记录之中,他挑选猎物的原则暴露得太明显,陈旧封建得让人惊叹:纯情的女孩,“没有为别的男人付出过全部(贞操)”的女孩。

这些前现代的审美趋向,或许就是传说中的“采集童贞”。王思聪和吴亦凡都说自己是个“传统男人”。他们所赞同的“传统”,还真挺侮辱传统的。

流量带来好运气来得太快了。感觉他的自我认知与真实产生巨大的落差。一个是被制造的吴亦凡,一个是现实世界的他,由黑洞串联起来,黑洞之中是他的真实欲望:采集名气、财富、女孩。

图片

偶像产业中最可怕的,可能就是人设这词。甚至把自己也诓骗了,以为是做什么都能被原谅的万人迷。消耗了许多女性,在情感生活里制造刺激的垃圾。高度地活在镜前的世界,以及人设所构建的虚妄中。

一个普通男人,甚至没有多少技能的人,在名气与钱给他安排的错位之上,毁坏了许多人。处理女孩的手段,手起刀落地狠。

他俩口中的“传统”或许就是一种弱肉强食的传统:有钱的男人就拥有更多的性资源。他们非常自我崇拜,无论是王思聪还是吴亦凡,他们被爆出的留言信息之中,都有他们非常mansplaining的部分。

他们俩都觉得女人跑到他们身边是理所当然的,拒绝才是荒唐的,他们都在话语之间,透露着过度的自恋:我都喜欢你了,你还不接受恩典。画风虽有不同,却各有各的爹味。

图片
图片

越“事业有成”“财富自由”的男人,似乎越不介意表露他们的“传统择偶欲望”:听话的、乖的、青春的、纯洁的、“未被使用过”的女性。

吴先生大概认为,大部分女性都会被他所拥有的地位、名声和他的姣好肉体所吸引,是食物链顶端的人。他们用市场逻辑来决定情爱关系,我有特别好的市场、用不完的钱,是(自我构建的)最完美情人。哪怕过程再血腥、扭曲的,女孩们都能享受结果。

另一位“渣男”王思聪,总觉得他的PUA是一种高级的情话。“传统男人”总用自己的逻辑来误解女性。

“渣男”吴亦凡不是一天养成的。他也是由性别规训所养育成的。在好多年前,第一回著名网红小G娜引起风波,女方被定义成绝对负面的炒作女形象,男方则灰尘都没沾多少,完美离场。

众多大小网红明星情感风暴、情爱游戏证明,男人的后遗症似乎总是更少一些。我想,这可能是比“传统男人”更可怕的“刻板舆论场”。

也是最可怕的,“渣男”育成器。图片内容编辑:F。

图片
来聊聊虽然我不是很喜欢“渣男”这词被滥用
但这回必须说,真有人配得上这词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