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事件反转:“她主动进了房间门,就等于答应和他上床?”

吴亦凡事件反转:“她主动进了房间门,就等于答应和他上床。”

昨天晚上八点钟,北京警方就“吴亦凡事件”给出了初步调查结果。 本来以为是以都美竹为首的一群20岁以内的年轻女孩,与31岁顶流男星吴亦凡的对决。 却在调查后发现,从天而降一个骗子刘X迢,假装多个身份周旋在都美竹vs吴亦凡之间,两头诓骗。

 图片 

信息量有点大? 欢迎大家观看本期《走近科学》之系列报道:吴亦凡的陨落史。
图片吴亦凡确以工作为名约见女方,敲诈勒索者系第三人。 首先po出警方的发布的调查全文,有耐心的小伙伴请滑动浏览,打算粗暴吃瓜的小伙伴看我后续划重点。


首先先来做案情解读: 去年12月5日晚上10点钟,吴亦凡的经纪人(女)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理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中参加聚会。
聚会时双方均有饮酒,聚会结束后其他人员陆续离开,两人发生关系,都美竹留宿到次日下午。 吴亦凡和都美竹微信联系到今年4月,就断联了。6月,都美竹存了私心曝光自己和吴亦凡的这段感情,后续有网络写手主动联系都美竹,替她撰写微博文案。 后面引爆全网的吴亦凡举报女方敲诈勒索,其实是出现了一个第三方骗子刘X迢。
 

骗子身兼多角,①在都美竹处佯装受害者套料,②又摇身一变冒充都美竹去找吴亦凡谈和解,砍价至300万后,③再一次扮演吴亦凡工作人员找都美竹索要50w款项退还。 看起来好像是“大反转”,但事实上这份警方通报几乎全部证实了都美竹对吴亦凡的指控。 警方后续接受媒体采访的内容,也全然推翻了当初吴亦凡的否认微博。


 吴亦凡:“只在聚会上见过一面。”实际上: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关系。 吴亦凡:“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实际上:饮酒后发生关系属实;聚会前手机收起统一保管。 吴亦凡:“没有选妃,没有未成年。”实际上:警方查明都美竹是被以“面试”约到现场,其他十几个发声的女孩也佐证了同一“选妃”套路。 但是否涉及“多次”,“诱骗”,“多名”,“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则仍在调查中。 

 所以官方通报的结果,概括起来是: 都美竹有想炒作的意愿,但是她没有说谎,吴亦凡“选妃”是真的; 吴亦凡想靠转账和解,也是真的。 骗子能假扮都美竹,从吴亦凡手上骗取300万和解金,吴亦凡甚至不惜转账50万连夜封口,说明吴亦凡确实“有点东西”。 

 这里面最让人不解,也不合逻辑的是: 据通报内容,都美竹在网上发声后,再也没有和吴亦凡接洽过,都是骗子在两头诓骗。 但奇了怪了不是?

 1. 骗子辛辛苦苦两头周旋,却向吴亦凡方面提交了都美竹的信息,导致吴亦凡方的和解金打到了都美竹的银行卡里;再辛苦假装另一个人,从都美竹口袋里“扣”回18万。 我就不由得画上一个大大的“?” 忙活了大半天,却为人作嫁衣裳,骗子先生是什么替天行道的活菩萨么,专门给不相干的人口袋里装钱? 

 2. 这个骗子很奇怪哦,先冒充都美竹从吴亦凡那套路了300w,再转身假装工作人员和都美竹谈条件,要给她转300w。 所以说,如果都美竹签字,这300w只在骗子刘X迢手上打了个转儿,他到底是在图什么? 3. 还有那份“认罪协议”是激怒都美竹放弃和解公开爆料的关键。所以这份协议是谁写的? 

 如果协议出自吴亦凡之手,那想赠送都美竹10年大牢的“吴秀波行为”就跑不掉了; 如果协议出自骗子之手,那骗子用一份认罪的协议刺激都美竹,并逼迫她交出其他受害者,气得都美竹翻脸,他能捞到什么好处? 横空出世一个初中学历的骗子刘X迢,手眼通天,能拿到都美竹的微信号+银行卡,还能诓骗有专业法务团队的吴亦凡; 作为中间人两头骗,自己却只赚18万退款,身陷囹圄,却意外地让吴亦凡都美竹双方全身而退。

 真是妙啊,互联网让人惊喜连连。 

图片“炒作论”再掀高潮,都美竹:我不完美,但我尽力了。 然后,更有意思的其实是警方通报之后,各方人马带着自己的立场发言,牛鬼蛇神出场,持续带动舆论,搅乱这池浑水。
欢迎鉴赏《吴亦凡翻车后の乱象图鉴》: 在官方第一阶段的通报出来后,30~50分钟内几家北京媒体,迅速发布长评论,以各打五十大板的内味分别评价了都美竹和吴亦凡: 为什么艺人成名后行为不检?为什么年轻人为了出名不惜牺牲名誉? 

 看起来仿佛是站在了客观中立的角度,实际上字里行间暴露了给吴亦凡“洗白”的意图。 直指“网络炒作令人作呕”,甚至带了一个tag不偏不倚斥责都美竹试图凭此炒作走红,却对吴亦凡涉嫌诱骗的犯罪行为轻轻带过。 

 随即引发同频网友跟风点评: “笑了,还以为有多正义呢,原来是想红。”“一个骗炮一个骗流量,男的女的都不是什么好人。”“成年人你情我愿罢了,睡一觉花了3w2,真贵!” 随后的各大媒体报道,居然都用了统一的标题,把整件事的基调落在“都美竹为提升知名度炒作”。 

 我只觉得荒谬:好事不提女,坏事不提男? 且不论吴亦凡以招聘之名,灌醉面试女生发生关系,这是第一骗; 再论吴亦凡以谈恋爱之名,稳住都美竹,后换新人,冷暴力将其抛弃,这是第二骗。 大家无视两人悬殊的身份地位,考官和被面试者的权力差,却只看到事发后女方为了得到关注的呼吁? 

男的骗炮无罪,女的想红该死? 

气得不少网友刷了一个新的tag回击某些拉偏架的媒体。 

 网友用一段话精准概括了这种“厌女媚男”的倒打一耙思路——这简直神一般的反转,堪比一百个《无罪之罪》。
女的先被男的骗了一次,然后求助的时候又被另一个男的骗了一次。男的和男的开始互相骗,事情越闹越大,最后鱼死网破,一个声名丧尽,一个两手空空。
最后新闻标题:都怪女的想红。

 是啊,还不是怪都美竹想红吗?

 如果女方不站出来,吴亦凡就能肆无忌惮地继续用“签约MV女主角”之名,灌醉更多20岁不到的小女孩,再群发“30岁了我想好好谈恋爱”给每个女孩,骗完炮,再骗感情

 如果女方不站出来,骗子刘X迢就无机可乘,不会看到了商机,跑过来两头欺诈。毕竟人性是经不起考验的,女方这是引人犯罪啊! 

两个男的都太无辜了,都怪女的想红。 如果女的看到许诺的工作机会落空,被骗了身体又被骗了感情之后,最好一个人回家抱头痛哭,不要出来丢人现眼,那这一切不就不会发生了吗? 

在这份调查结果里,还出现了一个关键人物,就是给都美竹执笔写微博的徐某。

某媒体采访到徐某本人,问到他在没收钱的情况下,主动联系都美竹参与这次事件的原因,徐某回复:

是啊,凭什么吴亦凡坐拥资本庇佑,专业经纪公司+法务团队护航,大家觉得理所应当。

却接受不了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孩,从外界寻求援助呢?

当然,在吵到后面的时候,大规模的荡妇羞辱虽迟但到。 “正经女生怎么会晚上参加聚会,正经女生怎么会留宿在第一次见的人家里?” “聚会的时候10个人都是陆续走,那都女士为什么不走?如果是被迷奸那为什么第二天还要吃完饭再走?” “吴亦凡犯了大部分男生都犯的错,我不认同他的做法但女生也有错,女生本来就是这种人,拿不到更多就毁了他。” 图片 在前两天发了一条叩问苍天的微博“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我真的太失望了”的都美竹,昨晚再一次发表长文,回复细节: 所谓的留宿,是酒醉后不省人事,醒来后已经在吴亦凡的床上了。 去聚会不是自愿的,留下来也不是自愿的。 图片 归根结底,吴亦凡经纪人(女)以面试MV女主角为由把都美竹叫到吴亦凡家里,两个人的纠缠,是从那一个晚上开始的。(这个是事件最开始的源头:团伙作案 通过面试MV为理由,帮吴亦凡诱奸女性!!!!

 不少网友嗤笑着质疑:“公司叫你晚上去面试你都不会去,面试女主角就愿意晚上去了?” 

这句话的潜台词是—— 你既然决定大晚上去见一个男人了,那或多或少你已经做好(献身的)准备了。所以你和吴亦凡之间的一切,不过是成年人之间的你情我愿罢了。 而这种想法,正是都美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晚上赴约=同意上床,这个逻辑成立么?
图片薛定谔的“性同意”概念,背后是无数女孩的血泪。 在都美竹缴吴文发布后,有一个这样的话题登上热搜:究竟什么是性同意。

 图片 

在谈这个话题之前,想和大家先来谈另一个强奸案的受害者@拜拜啦人间 。 @拜拜啦人间 是广州白云区一起强奸案的受害者,已婚男性邝某借着探病的理由,提着一杯奶茶登门入户,侵犯了受害者。 在经历的强暴后,痛苦并未结束:受害者因此意外怀孕,经历了堕胎后,发现被男方感染了性病,在填完一个坑又一个坑再一个坑后,她陷入了严重的抑郁症。

 但@拜拜啦人间 仍然非常理智地在痛苦中保留了被强暴时,明确拒绝的录音;事后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吃紧急避孕药;在微信上痛斥强奸犯,也获得加害者承认强奸的认罪证据;去报案时候经过法医鉴定,也得到了强奸的证明。 在意外发生后,这一连串的补救和取证手段,已经做得堪称完美。 但即便如此,在走了应走的程序之后,证据确凿的强奸犯邝某依然被释放了。 @拜拜啦人间 前往相关部门讨要说法,却遭到了搪塞:“他登门到家,你开了门;你喝了他给你买的奶茶,不就等于你同意了么?”

给异性开门=同意上床?

 喝了杯奶茶=同意上床? 

长达数月受过的精神崩溃和肉体伤害,被这样一个荒谬的逻辑轻飘飘地概括了。 什么时候开始,连喝了异性的一杯奶茶,也能成为被强奸的免责条款? @拜拜啦人间 在悲愤绝望中决定要与强奸犯同归于尽,她以在网上公布自己强暴时的录音方式,写下了遗书,打算用自己的方式谋求正义。 

 但这条遗言迅速被网友关注到了,相关部门已经重新介入调查。 @拜拜啦人间 要求大家借自己的案件,呼吁大家正视女性在性关系中的拒绝,反对“女性说不要,就是要”的歪理。 

 不论是都美竹,还是@拜拜啦人间 ,她们在发声的过程中都遭受了同一个质疑:你没有想法,为什么晚上去他家?你不打算和他睡,为什么要喝酒? 你对他没意思,为什么给他开门?你不想和他睡,为什么喝他奶茶?
不论女生是被约到现场,还是被他人造访,不论是被灌酒还是被赠送奶茶,有些无聊的看客永远都能把这些作为女生愿意和男方发生关系的标志。 醒一醒,唯有女方在清醒的状态下,亲口表述(而非任何自以为的暗示),才算是性同意。 以上两个条件缺一不可。

 有句话也向来被视作是约定俗成的“两性潜规则”:女人很矜持,说不要,其实是要。 怎么?是成人动作电影看多了吧? 把女演员的高超演技,当做世俗真理?
性侵犯可以装傻,但行使权力的有关机构,不该也不能跟随大流,助长这样的歪风。


官方通报里,已经确认了都美竹是在酒后与吴亦凡发生了关系。 许多好事者起哄说:女方主动进的门,主动喝的酒,成年人的你情我愿,所以吴亦凡可以得到豁免。 错了,这是偏见。 罗翔老师在刑法讲解课程中有提到过:趁当事人酒醉不清晰的状态下发生关系,也属于侵犯。 

 在都美竹的证词里,第一次是被灌酒后失去意识发生的。 次日吴亦凡巧舌如簧,以恋爱之名哄住了她,让她(单方面)陷入恋爱关系,所以当时没有追究责任。 但在法律上,先性侵后恋爱还是性侵! 后续的和解或者恋爱,并不能否认吴亦凡第一次在女方酒后侵犯的歹意。 

 法律范畴内的“性同意”需要被广泛普及。 不然,各执一词,薛定谔的“性同意”概念,正是让无数被性侵后的受害者持续受到侵害的关键所在。 文中的两位受害者,@拜拜啦人间 依然在为寻求公义努力中;都美竹最后发博后表示想要尽快回归平静,似乎已经向现实妥协,但无论如何,她的决定值得被尊重。

 而我们,在No means no 成为所有人吸烟刻肺的常识之前,我们会持续发声,说一次,三次,一百次。


作者:铭渲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