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吴亦凡事件想到的:权力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暴力

写在前面

后台很多人说希望听我聊一下,那就聊一下。
就是一些随便想到的,很散的几点,大家随便看看。

 我其实希望以后大家在称呼这件事的时候,称其为吴亦凡xxx事件,而不是以受害女生的名字去当标题写“都xx事件”。 在报道中,记住施害人(哪怕是疑似)的名字是必要的,淡化受害人的名字更是必要的,以后任何一个类似事情都是。 
 现在的事情,不管你相信哪边,都还是在一个罗生门阶段。 但是我还是不太同意很多吴亦凡粉丝说的,要让法律给出最后的答案,这话听上去特别正确,但是在法律之前始终还有社会道德。 我记得《烈日灼心》里段奕宏有一段话: 图片 

完整的后面还有一句“法律不管你能好到哪儿,就只限制你不能坏的没边儿。”
罗翔老师也老说嘛,法律是对一个人最低的道德要求,这句话用在这里很合适。 而且即使不提这个常识,你也无法去说法律给出的答案一定是真相,毕竟法律是追求程序正义的,而非结果正义。 打个比方,你遭到性骚扰,但因为取证问题,没有留下证据,被告了,法律判了你输,这代表你一定没有被性骚扰吗? 法律这么判没错,但我们不该直接与真相划等号,毕竟法律有它的谦抑性。 要相信法律,但不要迷信法律。 


 这件事,还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在电影行业听到的一个轶事,说某个已经功成名就的商业片导演,拍了一部自己特别满意的片子,包括身边的人也全部在和他说,拍得真好,票房绝对10个亿起,豆瓣7分肯定有。 这种大体量的片子,前期一般都会有一些请媒体测口碑的内部看片,结果媒体也都一顿夸,说好。 就连负责对接导演工作室的宣发公司都说有信心,还让片方当做重点项目推,加大宣发预算。 结果电影上映之后,却是一边倒地差评,几乎是烂到引发众怒,口碑贴地,豆瓣及格都离得很远,别说10个亿了,3个亿最后都没到,成本都没收回来。 导演人都傻了,合着你们之前所有人都在骗我吗? 是的,所有人都在骗他,他身边人都是为了说好话能让他开心从而搞好关系未来得到利益。 那些媒体都为了能接到这部片的投放广告,也没几个会当面说真话。宣发公司也短视,骗他为的是以后能有更多合作机会。 他生活在一个巨大的信息茧房里面,在电影上映之前和最初的点映里,他看不到一点批评,因为他的团队还有宣发的人早就用钱和资源把批评打点掉了,或者买好评遮盖了。

 然后他也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傲慢,自负,目空一切的人,早年的才气也在那几年的作品里消失殆尽。 这事儿和吴亦凡的事情的性质肯定不同,拍烂片和吴亦凡那些事儿也绝对不是一个属性。 那我为啥会想起来这个事儿呢,因为我一直在想吴亦凡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这个过程好像是一样的。 一直以来吴亦凡们所处的饭圈环境特别像是在做一个人性实验,和上面那个导演一样。 他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粉圈泡沫里,每天有成千上万的控评人墙,替他把批评和建议完全隔离,只留下夸奖。 各个环节都有人因为各种私利,对他都是好言夸赞。粉丝织造糖衣茧房。 同时这个人还拥有巨大的社会权力和社会财富,可以随心所欲地调控舆论,抹去一切。 

那实验结果是这个人很大概率就会成为人渣,而且是带着高度自负,根本意识不到自己是人渣的人渣。 今天我发微博的时候,还有读者举了溥仪的例子,有一点确实是相似的——他的自传《我的前半生》里写他年少的时候性格顽劣,热衷整人取乐,对下层也没有丝毫的同情心。 后来回想清宫内那会早已腐败不堪,谗臣肆意,每天耳边都是谄媚,皇宫大院也隔绝了他和普通百姓的世界。 

这不也正是现在的吴亦凡嘛,图的就是当个小皇帝,选妃寻个后宫。 但也有一点不同,这点也是我们在思考吴亦凡如何成为现在这个样子时必须同时一起考虑的问题—— 溥仪投胎就投在了爱新觉罗,被动地成了这个“封建余孽”,但吴亦凡不是,他主动跳入的这信息茧房,他知道自己能得到上面的那一切,他也乐于拥抱上面的那一切,然后被那一切改造成更彻底的“肆意妄为者”。 所以,我们可以说他被粉丝和团队供养成了一个肆意妄为的人,也可以说是他自己选择去成为一个肆意妄为的人,这不矛盾。   

 最后一个点,权力。 有一句话叫“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和性有关,除了性本身,因为性和权力有关。” 我们在面对一个性相关的案件的时候,不能只是单纯的考虑弱势方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不拒绝,还应该同时考虑权力的高位和低位。 所以我其实一直都不太理解很多人对这些女孩产生“你们不是本来就是想靠被吴亦凡睡上位”这种逻辑。 因为大家好像并无法意识到,权力本身就是一种潜在的暴力。 

我们假设一个情境,不具体指吴亦凡,也不指哪个具体的受害者。
就是假设当一个顶流明星来哄骗你,说他喜欢你,想带你见妈妈,可以给你说,以后我给你S级项目的角色,捧你红。 让你跟他睡觉,结果睡完了结束了,然后你发现他同时还在四处寻找其他的女孩继续猎艳。 只要他想,他可以给足你接过他手里酒杯的理由,只要他想,可以说你今天走了的话,你以后在演艺圈就会被封杀。 你曝光发出来,他可以买舆论,可以动用千军万马的粉丝,可以有最精英的律师团队来跟你纠缠,最次也还可以用大笔的钱来作为赔偿了事。 但这个女孩在这段关系里可以做什么,即使她利有所图,好像也只有把一切发出来,然后让吴的公关团队付一笔赔偿金。 这种权力高低位的落差是我们必须考虑的,而且这种肆无忌惮本身就是一种来自权力高位的暴力。 

所以我们需要去理解当处于完全权力低位的一方,面对权力高位者的时候,会产生的所有情绪,恐惧也好,服从也好,爱上也好,希望通过他进入演艺圈也好,斯德哥尔摩也好,都是一种人自然会产生的情绪和企图心。 

我们大脑有时候在看待第三方事件时,很容易产生理想化的思维,觉得换做是我肯定不会xxx,所以那个女孩就是有问题,但你和当时的他必然是不同思维的,因为你已经明知道后果了。 你无法保证自己在未知后果的情况下,会怎么处理这样的“受宠若惊”。 况且,退一万步说,这些女孩为什么和吴亦凡发生关系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它并不影响吴是个什么样的人。

 同时,这件事最大的意义也是在于权力层面,因为这不是一个“都xx”的事情了,而是一群“都xx”的事情了,是权力低位对原本可以只手遮天的权力高位者的一次撕破。
大家好像都习惯了权力高位者的肆无忌惮,但是现在不是了,至少这次之后,有人会害怕。


 又想起来一个小补充。 我个人觉得很多人在这件事里去调侃生殖器大小有点偏题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有人在这方面的自大和自以为是,以及在这方面透露出来的浓浓的男根中心主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