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亦凡事件背后的娱乐圈,就是很脏很乱啊

吴亦凡事件背后的娱乐圈,就是很脏很乱啊

吴亦凡事件背后的娱乐圈,就是很脏很乱啊

我们当然希望有一个风清气正的娱乐圈,里面都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但这注定是不可能的。没有纯洁的大众娱乐需求,也就不会有纯洁的娱乐圈。“假纯”只会让这个圈更脏、更乱,更阴暗。娱乐圈有太多的虚情假意,涉及娱乐圈的社会舆论有太多的虚伪矫情,就这样彼此成全、彼此成就。“吴都之争”已经成了网络现象级事件,风头远远盖过了东京奥运会。7月22日,北京警方正式发布正式通告后,事件进入了新的阶段。目前最有价值的信息来自警方正式通告、警方接受《新京报》采访的报道。信源可靠,信息量很大。可以确认的、对吴亦凡不利的信息是:吴亦凡和都美竹一起饮酒,而后发生过性关系,而且事后吴亦凡也确实向都美竹支付了3.2万元“用以网络购物”。还有,都美竹提到聚会时手机被收走,经警方调查证实,那么否认收手机是不可信的。

图片

都美竹方的情况非常蹊跷。最蹊跷的一点是,朝阳警方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截至目前,我们并没有收到都美竹或者是其他自称是受害者的报案”。没有其他自称受害者报案姑且不说,连都美竹也没有报案,这是很耐人寻味的。第二个蹊跷之处是警方认定“都某竹一开始在网络发文章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网络知名度”,这应该是依据都本人和友人刘某的口供。第三个蹊跷处就是刘某迢的“两头骗”,刘某迢本人供认不讳,银行转账记录等线索也可以作证。第四个蹊跷之处是都美竹的“枪手”徐某在接受警方调查后主动发布了大量信息。

01

真锤难实

警方调查是要讲证据的,而不是率意推测。目前看,吴亦凡有可能在司法层面软着陆。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中涉及自身经历的大部分事实基本可信的,但是违法犯罪的性质很难认定。比如喝酒确有其事,是不是“灌酒”“迷奸”很难实锤。从都美竹至今没有正式报案的情况看,她要么没有过硬的证据,要么就是不想拿出来。时隔那么久,都美竹如果没后手,靠警方查证要证实迷奸并不容易。再有,都美竹的团队已经崩盘。如果是都本人承认了发布信息是为了“提高网络知名度”,再加上她并未正式报案,大概率是她已经服软。即便承认炒作动机的不是她而是刘,那么至少刘已经不站在都这一边。刘某迢承认诈骗是很重要的转折,给了吴方很大的腾挪空间。刘某到底是什么角色,值得深思。无论他就是浑水摸鱼的小骗子,还是反水的中间人,抑或是勾兑好之后的顶包,客观结果就是他背下了这口“大锅”——对吴亦凡而言这是口大锅,但对刘某迢而言“锅”不大,目前被正式认定的非法获利仅18万元,不算多,判不了几年。

图片

徐某作为代笔的枪手,主动出面放信息,很不寻常的。目的明显是摘清他自己,这对都美竹不利。坐实了“枪手”代笔,降低了都美竹的公信力。而且,徐的一些说辞,诸如强调吴亦凡很懦弱、怕他自杀等说辞,反而像是给吴亦凡解套。都美竹一方的“败退”,到底是什么缘故,也许永远没有真相。最不利的是没有其他自称受害者的报案。这就让“选妃”、“涉及很多未成年人”显得虚了。再加上很难证实的“迷奸”,至少到目前为止吴亦凡的司法风险不高。司法是要讲证据的,再合理的推测没有过硬的证据也是枉然。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吴亦凡就此无事,一方面警方并没有放弃调查,目前的通告也不是最后结论;另一方面,即便最终吴亦凡没有受到司法的处置,他的形象也跌倒了谷底,商家大量解约就是很明显的信号。参照此前吴秀波的情况,吴亦凡翻身很难。目前看,吴亦凡的演艺事业结束,可能是他面临的最严重后果。而都美竹也难有收获,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这十来天的跌宕起伏,再次展示了娱乐行业的水深——是深不可测的深。这是一个怎样的行业?我们又该如何面对?

图片

02

声色本质

如果吴亦凡最终“全身而退”,相信很多人会感到失望。这确实严重违背了人们朴素的道德感情。我们当然希望有一个风清气正的娱乐圈,里面都是德艺双馨的艺术家,但这注定是不可能的。
演艺圈的下限很低,上限很高,这是它的基本属性。何谓下限低?首先是从业门槛低,低到“横漂”就算进圈了,当艺人说不上有什么硬的门槛。而且随着网络时代娱乐的大众化、普及化,门槛只会越来越低。因为需求实在太大,需求的品流也太杂,没法标准化培养、标准化评估。专门院校树的科班培训、官方的职称评定和奖项试图树起行业标准,作用也不明显。毕竟审美很主观,人家就爱小鲜肉不爱老戏骨,是没法强制的。这行的下限低,还体现在大部分演艺人员的事业终点很低:职业寿命很短,真能熬成老戏骨、老艺术家的凤毛麟角,大部分就是吃口青春饭。大众只看到熠熠星光,其实绝大部分演艺人员是走不到那个高度的。常年跑龙套、靠周边业务过日子、跟着草台班到三四线混口饭吃的,才是大多数。即便曾经红过,一旦过气也不过如此。但是,这个行业的上限又特别高。成功者名利双收,看上去回报极高。轻轻松松就是一小时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别人辛苦一辈子的钱,明星们几年就赚回来了。门槛低、落差大,高竞争、高淘汰,演艺圈的急功近利、心态焦虑很普遍。外人是很难与这个行业的生态产生共情——大部分人都是走主流职业路线,朝九晚五、打工养家,一夜成名暴富很难,说倒灶就倒灶也不容易。特殊的生态导致娱乐圈很封闭。那么多看影视剧的,几人有机会深入拍摄现场?最多就是横店、宋城看看热闹,看娱乐八卦吃吃瓜。人人看得到,但是罕有外人能深入其中。这样的行业最容易形成潜规则,所谓“梨园行规矩多”,外人难窥究竟,更不用说轻易干预了。因此,自古声色之业就自带灰色属性,是高风险的特殊行当。这个现实无法改变,娱乐圈是纯洁不起来的。归根结底,娱乐圈的供给反映了大众需求的真实一面。给阳春白雪、德艺双馨叫好,为“低级趣味”、感官刺激埋单,是大众娱乐的真实需求。没有纯洁的大众娱乐需求,也就不会有纯洁的娱乐圈。“假纯”只会让这个圈更脏、更乱,更阴暗。

03

冷静吃瓜

对娱乐圈提出不切实际的道德标杆,反而会让群魔乱舞。这个行业本来就是专业演戏的,你要看什么人家演不出来?你要看睿智超脱,就会有人表演念金刚经。你要看德智体全面发展,就会卖给你学霸人设。你要看深情暖男,就有吴亦凡们营销知心哥哥。总之,你要他们能真纯洁、真崇高,人家就给你来一碗“假纯”,假纯的毒性只高不低。
其实,都知道那是个名利场、绞肉机,何必责之以不能?真正的解决办法,是给这个水深浪急的高风险行业贴上警戒色——“小心水深,生人勿近”、“下水谨慎,责任自负”。把行业属性做成大块广告牌、超级易拉宝,人尽皆知才是减少风险溢出的正解。传统社会的做法是职业分流品,赤裸裸的职业歧视当然不好、不公平。但是,扎眼的“警戒色”效果可圈可点。“小心水深,生人勿近”,让吴亦凡之流的猎艳之徒少了很多机会。“下水谨慎,责任自负”,少一点“逐梦演艺圈”的玫瑰色梦想,也就不会轻易踏进陷阱了。娱乐行业能有多少“陶冶情操”、“提升审美品位”?“伟大的艺术”从来都是稀缺。郭德纲老师说的好,“您花钱买张门票,进来听段相声,哈哈一笑烦恼就没有了”。仅此而已。充分预警了后,就是责任自负。“下水谨慎,责任自负”,对这个圈里的烂污事,吃瓜不要太投入。吃瓜也是娱乐,当真拿着“三观正”的大棒挥舞,也是想多了。和脑残狂热得花枝乱颤,没有多大区别。

图片

要虎口拔牙、舍身饲虎、与虎谋皮的,求仁得仁也好,求仁得不仁也罢,都是自找的,收益是他们自己的,风险也得自负。少一点“同情弱者”的想象,圈里有好人坏人,有人精戏精,斗起来都是阿庆嫂,输掉了都是祥林嫂。高风险高回报天经地义,充分提示风险是大众舆论能做到的,其他的爱莫能助。要进圈捞金的,糖是自己吃,砒霜黄连也得自己吞。如果没有涉及未成年人、迷奸情节,吴都之争能有多少看点?雨林生态,和大众无关。但是,吴亦凡玩出圈了。

04

底线问题

再灰色也要有底线。那就是法律,但是法律不是万能的。司法是程序的终点,这是司法体系的公信力之本,却也是追求“实质正义”的难点。无论如何,司法程序是公权力合理干预的极限。
图片指望其他行政干预激浊扬清,只会增加饮鸩止渴、病毒扩散的风险。行政干预一定是激浊扬清吗?把手伸进烂泥塘里搅和,是把塘子搅和干净的可能大,还是把手弄脏的可能性大?很不纯洁的娱乐圈,和很难驾驭的行政权力亲密接触,结果能好吗?众多腐败案例中都涉及到声色交易,你以为官员和娱乐圈的深度接触都是冲着监管去的吗?与其呼吁行政干预,还不如加深权色之间的隔离,免得病毒串门、杂交升级。大清朝连官员进戏园子都要上纲上线,不是没有道理的。非要设一个“八大胡同”巡查使,真能让游廓花街风清气正?这是想什么呢?要面对真实,不要鼓励虚伪。与其冒着“脏了手”的风险,还不如引导真正的行业自我管理。喜闻乐见资本和资本的竞争、互撕,等他们撕疲了,潜规则就会变明规则。吃瓜之道,摇旗呐喊看热闹,少一点义愤填膺,多一点娱乐精神。这种深水行业,外人管是管不好的,互撕会撕出进步、撕出优胜劣汰。最令人担心的是娱乐圈受众的低龄化,这次吴都之争的主要看点就是这个,粉圈乱相的痛处也是这个。“救救孩子”是社会人伦最柔软的地方,但是在谈“社会责任”前,是不是先把家庭责任安排明白?谁给了孩子大把的零花钱去追星,让他们成了劣质娱乐文化的营销目标?谁该对孩子进行社会常识的教育,以避免他们经不住诱惑?养不教父(母)之过,用钱给自己省心、用钱激励鸡娃、用钱表达父爱母爱,家庭教育的失格在先,才有了吴亦凡们猎艳的温床。孩子是受害者,但家长们并不无辜。 总而言之,娱乐圈有太多的虚情假意,涉及娱乐圈的社会舆论有太多的虚伪矫情,就这样彼此成全、彼此成就。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