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方再次解读“吴亦凡事件”:性、欺骗及其他

北京警方再次解读“吴亦凡事件”:性、欺骗及其他

北京警方再次解读“吴亦凡事件”:性、欺骗及其他 来源:网络

图片屡登热搜的吴亦凡和都美竹网络互相爆料一事有了新进展。7月22日,北京朝阳警方发布了针对都美竹通过网络反映受到侵害和吴亦凡一方报警称被敲诈勒索的情况进行了通报。通报发布后,记者采访了北京朝阳公安分局相关负责人,就公众所关心的问题进行进一步解答。 案情细节 

 嫌疑人一人假扮仨身份 获利18万 

记者: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报警后如何展开工作的?

朝阳警方:报警人提供了电子邮件、对话截图等一些证据,称被都美竹诈骗。邮件是以都美竹的名义发出的,先后有8封,称要曝光吴亦凡的犯罪事实。另外,报警人还提供了一个自称是都美竹的微信号和吴亦凡律师联系,索要800万(后协商至300万)和解赔偿费的相关信息。报警人称,吴亦凡被都美竹敲诈勒索。

我们通过调查发现,报警人收到的这些信息并非是都美竹本人发出的,后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刘某迢。

记者:犯罪嫌疑人交代的犯罪目的是什么?

朝阳警方:犯罪嫌疑人刘某迢是男性,初中学历,他自己供述是在6月看到了双方的事件在网络发酵后,觉得有利可图,注册了新的微博、微信以及支付宝账号,一人扮演3个身份,分别和都美竹和吴亦凡工作室有关人员线上沟通,实施了诈骗。

记者:具体是怎么一个诈骗经过?他假扮了哪三个人的身份?

朝阳警方:第一个身份是“女性受害者”。他注册了新的微博号与都某竹联系,自称是被吴亦凡欺骗的受害者,取得都美竹信任后又添加了她的微信,从她口中“套”出许多有关和吴亦凡交往的细节,这些其实都是在为他假扮后面的身份做准备。

刘某迢假扮的第二个身份是都美竹,以都美竹的名义联系了吴亦凡的律师,索要800万的和解赔偿款,对方没有同意,最后金额协商至300万元。他把自己和都美竹的收款卡号都给了对方。当时他还是在以都美竹的名义在和对方联系,他告诉对方,另一个收款账号是其他受侵害者的家属。

但吴亦凡方仅仅给都美竹账号转了50万元钱,这就让他第一次诈骗计划失败。图片

没从吴亦凡处得到钱,刘某迢开始假扮第三个身份——吴亦凡的律师。他以律师名义联系了都美竹要求签署和解协议,都美竹认为协议对其不利拒绝签署。刘某迢继续冒用律师名义要求索回50万,并留下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都美竹同意后陆续将其中18万退回到上述账号上。

北京警方再次解读“吴亦凡事件”:性、欺骗及其他

记者:都美竹和吴亦凡实际上没有就此事直接联系,并且有金钱往来?

朝阳警方:对,包括吴亦凡本人、母亲、律师、工作人员,都美竹都没联系过,她当时收到那50万元的时候还很意外。至于为何后来只陆续“退回”了18万,我们了解到的是,支付宝转账每天都限制,都美竹每天转一些,到刘某迢被抓时,共收到了18万。

 舆论焦点 

 都、吴二人是否存违法行为还在进一步调查 

记者:有关于都美竹与吴亦凡二人的交往,还有哪些细节?

朝阳警方:根据我们的调查,二人在吴家中聚会饮酒后发生性关系属实,成为微信好友后前期曾联系频繁,后来逐渐减少,直到今年4月份吴亦凡不再回复微信。另外,都美竹提到聚会时手机被收走,吴亦凡公开发文否认了这一点。但根据我们后来的调查,他们这种聚会,在开始前都会将手机收起集中统一保管。

记者:对于都美竹对吴亦凡的公开指控,目前有哪些调查进展?

朝阳警方:截至目前,我们并没有收到都美竹或者是其他自称是受害者的报案。

图片

记者:通报中提到了另外两名相关人员,都美竹的好友刘某文和网络写手徐某,这两个人在此次事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

朝阳警方:根据我们调查了解到,都美竹一开始在网络发文章的目的就是想提高网络知名度。刘某文是她的第一个帮手,在6月发出第一篇炒作文章。

徐某是在事件已经开始发酵的时候,7月13日主动联系了都美竹,帮她写了自7月16日以后的10余篇微博文章。徐某和我们讲,这些文章都是都美竹提供素材,他“包装加工”后完成的。

北京警方再次解读“吴亦凡事件”:性、欺骗及其他

徐某说,他看到都美竹在网上炒作自己后觉得她今后可以“红”,所以想包装她,还有以后做她经纪人的想法,到目前为止没有收过酬劳。但自7月15日来到北京以后,都美竹负责了他的食宿。

另外,根据朝阳公安发布的通报,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警方仍在调查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处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