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最心酸一幕,12岁女孩撑起一个国家的希望:看了她,才读懂巩立姣的眼泪

王耳朵先生(huangezishiba)| 来源王耳朵 | 作者寒冬 | 编辑

图片
  7月24日,东京奥运会开幕的第二天。 女乒单打预赛的赛场,上演了一场“碾压”式的对决。 比赛的双方,一个是39岁的奥地利老将,一个是年仅12岁的女孩。 图片女孩兴奋又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站上奥运赛场,每个球都铆着全身力气去打。 可双方实力悬殊,仅24分钟,她就以0:4的结果输给了对手。 这也意味着,她的奥运之旅,才刚刚开始,就宣告结束。 在奥运会,她只出现了短短24分钟。可为了这24分钟,她却花了整整10年。图片
可就是这样一个早早退场的女孩,却在中国火了。 央视、新华社多次采访她。 中国奥委会直接邀请她到中国接受乒乓球训练。 如果一切顺利,她将在今年9月踏上我们的国土。 为什么?  
01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 那一年,这个叫亨德·扎扎的女孩才2岁。 不断蔓延的战火,让她的祖国沦为一片焦土。 600多万难民,陷入战争带来的贫困、恐惧、流离失所中。 图片叙利亚内战前后打从记事起,扎扎几乎从未正常上过学。 终日与废墟作伴,活在袭击的威胁中。 连出门玩耍,都是一种奢求。 图片叙利亚的孩子 我们总能在电影、纪录片里,看到中东儿童因习惯了暴力,拿着各种自制“武器”,玩着打打杀杀。 如果不是5岁那年接触到乒乓球,扎扎的童年,或许也会如此混乱。 艰难的岁月,打球,成了这个小小孩子心中唯一的精神支柱。图片可国家都危如累卵,扎扎训练的条件可想而知。 水泥地上的破旧球台,是她能得到的最好设施。 场馆经常停电,只能靠日光照明。 40度的高温,不通风的场地,空调是无法企及的奢望。 图片

但扎扎甘之如饴。 那张球台,是她唯一的避风港。 她不遗余力地练球,将中国队的丁宁视为唯一偶像。 她梦想有一天也能像丁宁一样,登上奥运赛场,成为世界冠军。图片2020年,扎扎11岁。 因为出色的成绩,她参加了国际乒联西亚地区奥运选拔赛,赢得冠军,成功拿到东京奥运的入场券。

 图片

7月23日,奥运开幕式。 在那200多个国家1万多名运动员中,仅有6人的叙利亚代表团显得尤为伶仃。 可举着国旗的扎扎,却在向世界证明: 她的国家,仍有像她一样年轻的生命,正在努力生长。 即便匆匆憾别赛场。 即便一个战乱中的国家,很难照亮她的前路。 图片扎扎的比赛结束后,一位路透社记者路过叙利亚大马士革青年乒乓球俱乐部。 破败的场馆外,几个稚嫩的孩子坐在树荫下,等待室内恢复供电以继续训练。 其中一个小姑娘眨着大大的眼睛,兴奋地说: “你们知道吗?我们现在也有自己的乒乓英雄了。” 原来,在那个国家10年的巨大创口中,一个登上奥运赛场的名字,就足以燃起所有人的希望。图片

02  其实今年奥运会上,还有不少运动员背后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国家。 7月31日,希腊举重运动员亚科维迪斯在赛后接受采访时,突然泪崩。 因为穷,他再也无法支撑运动员生涯,只能退役。图片这是一个征战无数的老将。 他参加过2016年奥运会,四次进入过欧锦赛。 可他的国家,因多年经济危机,难以维系对运动员的培养。 他没有收入,每月仅能从体育联合会领到200欧元(折合约1500元人民币)。 而运动员的开销是相当大的。 他买不起增肌必需的蛋白粉,连物理治疗都没钱做。 车加不起油,只能步行去训练。 那个能举起几百斤的高大身躯,就这样无力地在全世界面前跪下。图片2019年11月,为了参加原定于去年夏天召开的奥运会,南苏丹代表队提前7个月就到了东京。 一行只有5人。 这么早就去“适应训练”,只因无奈。 图片10年前,南苏丹刚宣告独立,就爆发了内战。 40万人死亡,大量难民逃亡。 至今仍在燃烧的战火,让这个非洲小国成了世界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图片21岁的田径运动员,总是光着脚训练。因为他只有一双学生运动鞋,得留到比赛穿。 “60%的南苏丹运动员其实连一双鞋都没有,每天只够吃一顿饭,但我们会在沙子跑道和崎岖的泥地里拼了命地训练。” 图片可疫情突如其来,奥运会延期了,其他国家的代表团纷纷回国。 唯有南苏丹运动员,回不去战火连天的家乡,又困于弥漫的疫情,只能在异国他乡日本,足足滞留了一年半。 还有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那紧随意大利代表团300多人后,仅有4人的伊拉克代表团。 他们安安静静走过会场,在周围热闹的人群里,格格不入。 图片让人不禁想起11年前的广州亚运会上,那个孤独的身影。 他是伊拉克唯一的羽毛球运动员。 一个人出现在赛场,没有陪同,没有教练。 比赛结束,独自收拾行李,静静离开。 那场比赛,他只上场了26分钟就被淘汰。但为了这26分钟,他一个人跋涉千里。他向世人证明,他的国家还存在。图片

03  要说奥运会开幕式上最心酸的一幕,莫过于那支29人组成的“难民代表团”。 没有国家做后盾,没有其他运动员的光环。 即使在比赛中得了奖,身后升起的也是奥林匹克会旗,奏响的是奥林匹克会歌。 合体统一的套装下,是战争、灾难留给各自的伤痕。图片23岁的尤斯拉·马尔蒂尼,来自叙利亚,4岁就开始跟着父亲学游泳。 可内战的炮火,摧毁了她的家园。 她眼睁睁看着一枚炸弹掀开训练场的屋顶,两名游泳运动员当场殒命。 图片十几岁的女孩,开始跟着全家逃亡。 在逃往希腊的海上,只能载6人的小船,塞下了20个难民。 行至海中央,引擎突然熄火。 四下漆黑的夜里,马尔蒂尼和3个会游泳的同伴跳进海水,奋力推了3个半小时的船,才终于抵达岸边,救了全船20条命。图片逃出生天的她,在塞尔维亚、匈牙利的田野里睡觉,在柏林的难民营里过活。 辗转6年,才从“地狱”游进了奥运赛场的泳池。图片26岁的贾马尔·默罕默德,是田径1500米运动员。 8岁那年,苏丹西部达尔富尔地区爆发战争。 他的父亲,死在了那场战乱里。图片他穿越沙漠,逃亡到以色列。当过油漆工,住过难民营。 拼了命跑进奥运会,为的是想改变全家人的命运。图片24岁的跆拳道运动员阿卜杜拉·赛迪奇,出生在塔利班占领时期的阿富汗。 战争让他的国家千疮百孔,为了练跆拳道,他不得不逃往欧洲。 流离失所,风餐露宿,每天要徒步走上十五六个小时。 图片就这样逃亡了4个月,他得以在比利时的难民营里落脚。 可当他终于踏进了梦想中的奥运赛场,新冠疫情又带走了他的母亲。图片一场又一场的战争悲剧,一个又一个的破碎家庭。 那些难民代表团中的运动员,在危险中苦苦求生,拼了命换来今天参赛的机会。 但,在奖牌榜上,谁又看得到他们的名字? 没有人在意他们的胜败喜悲。 就像那个难民代表团中的南苏丹运动员詹姆斯·尼昂·希恩杰克。 从小,他就是个放牛娃,父亲在战火中被杀。 站在跑道上,他比谁都瘦弱孤单。 图片男子800米预赛,他只身参赛,却被人撞倒。 图片没有陪同人员帮忙,没有教练指导。 他只能努力站起来,继续奔跑。带着绝望,他最后一个奔向终点。随后,长久地跪在地上,掩面哭泣。 图片
04  前几天,女子铅球冠军巩立姣在接受采访时感慨落泪: “感谢国家的培养,没有国家就没有我的今天。” 图片这不是一句冠冕堂皇的说辞,而是实实在在的真相。 在竞技体育场上,培养一个世界水平的运动员,需要的投入太大了。 教练、场地、设备、医疗、营养...... 没有一个实力雄厚的国家支持,如何实现? 看看奥运奖牌榜吧,排在前列的哪一个,不是现实中的大国、强国? 而那些排在末尾的国家,也在现实中渺小得听不见声音。其实,许多年前,“难民”也曾是我们自己。 1932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中国运动员只有刘长春孤零零一人。 图片他只身坐着邮轮,在海上漂了20多天。 距比赛只剩不足48小时,才终于靠岸。 没有教练,没有营养师,休息不足。 拼了全力,却也无法晋级。

 图片

那年的《大公报》,这样写道: “我中华健儿,此次单刀赴会,万里关山,此刻国运艰难,望君奋勇向前,让我后辈远离这般苦难。

” 如今作为后辈的我们,真的做到了。 

《义勇军进行曲》无数次响彻奥林匹克赛场,没有人再质疑我们拿冠军的能力。 

而站起来的我们,始终慈悲。

 这一届难民代表团出席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的服装,是由恒源祥定制的。 领带和丝巾绣上和平鸽,祝愿他们自由健康。 外套的蔚蓝色,是为他们送去宁静的希望,愿他们不再漂泊异乡。 图片想起2019年的军运会上,一向“凶猛”的国乒队,在面对斯里兰卡运动员时,出人意料地温柔。 不断让球、收力,还在观众为对方喝倒彩的时候示意现场安静。

 图片

那个印度洋岛国,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撑,更没有与国乒队同日而语的实力。 

这注定是一场必赢的比赛,所以我们想给艰难的对手留一点体面。 

这就是一个尝过苦难滋味的大国的善意: 

自己淋过雨,所以总想给别人撑把伞。

自己的声音曾被忽略,所以无法装作听不见别人的呼喊。 

这,也是刻在中国人骨子里的温良。

 我们的国家,正载着更多运动员的梦想一路向前。

 我们也希望,那些地图上不起眼的国度,能有更多人的努力被看到。

因为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