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爱者无悔,无爱者自由_只有具有爱的能力的人,才能够爱世界

Who shall hear of us in the time to come

许一人以偏爱,尽余生之慷慨

爱你的时刻

住在旧粮仓里

写诗在黄昏

我曾和你在一起

在黄昏中坐过

在黄色麦片的黄昏

在春天的黄昏

我该对你说些什么

黄昏是我的家乡

你在家乡静静生长的姑娘

你是在静静的情义中生长

没有一点声响

你一直走到我心上

——海子《给你》

愿故人如初,愿深情不负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但我知道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我在你身边

等着你的回答

——张寒寺《来自波西米亚》

Loveisasong

thatneverends.

情动于中,而行于言

流星滑过天际的夜晚

我曾想拥有这转瞬的灿烂

炽热、直白、澄净

就像我徒劳流淌的灵感

没有任何矫揉造作

将宇宙的爱意静静描摹

你一定来自遥远的星河

轻缓的步履

被光和星尘托起

一寸寸递给宿命的时刻

仿佛,所有的等待只为诗歌的启封

而曾经的一切思念和心动

都已成为渺远的虚空

那些背影和失落

只道是习以为常的

人间烟火

我一定没有爱过

方才这般矜持和笨拙

我也一定没有被人爱过

才如此空荡如荒漠

我迷恋的是匆匆离别的四季

黄昏里的叹息

我趁着初秋无意

又把夏日的风悄悄捡起

原来,所有消逝而去的你

都只是一种浪漫的比喻

等待着,并经过一切

“人们从诗人的字句里,选取心爱的意义,但诗句的最终意义是指向你。”——泰戈尔

忙碌平淡日子久了,生活只剩倦怠,本该有着浪漫和美好的二十岁初的年纪,却只剩下空虚的交集。直到七夕这一天,看到朋友圈中的种种美好,方才想起自己仍有一颗期盼的心,对于爱情。

或许,在许多人看来,在如今这个日益物质化的经济社会里,爱情早不再神圣。久远的诗句里传来的爱情回声,只不过是过气的陈词滥调。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服自己,爱情是可有可无的。

于是,寂寞的芳心成了矫情的造作,怦然的心动成了记忆中的泡影。而那些或多或少存在于成长过程中的渴望和骚动,那些夜不能寐的思念与孤独,也逐渐被冷漠的人心封存。

弗洛姆曾说说:“爱首先不是一个对象问题,而是一个能力问题。”很多人会说,没有去爱,是因为还没遇到合适的对象,可事实上正相反,“只有具有爱的能力的人,才能够爱世界,爱生活,爱人”。

拜伦在一封写给未婚妻的信中,这样写道:“生活的宏伟目标就是感知,去感觉我们的存在,虽然这是痛苦的,然而正是这种‘渴望的空虚’驱使着我们去游戏,去战斗,去旅行——去奢求人能深切感受到的每一种追求。”

或许,正是这种渴望的空虚,驱使我们去爱另一个人。青春是风情万种,爱情可以是一腔孤勇。对于拜伦来说,为了填补这渴望的空虚,他的爱情里没有计较,只是去爱。

爱不应该设限于自我,是帮助你打开,甚至抛弃部分自我,是朝向他人的存在,人也只有在与他人的联结中,才能真正认知和了解自我。

不要胆怯于展露,不要吝啬于给予,只有学会把自我放于万物之中,才能成为“万物的回声”,只有走出个人的局限,接纳并与他者相融,才能“因为爱而得以永恒”。

爱不是一句“我爱你”,它关乎的是漫长的经营与考验,就像作家廖一梅说:“爱不是永恒的,追逐爱才是。”人可能永远无法获得完美的爱情,但并不妨碍我们在爱的旅途中做着漫长而美妙的跋涉。这么想来,如约而至是多么美好的一个词,等的辛苦,却从未辜负。

或许,未来还有无数个孑然一身的七夕,愿我始终有这份勇气,对爱情说我还相信,对光说我仍在追寻。

-end-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