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觉得你骚,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很小的时候,

我妈就担心我将来会成为一名骚货。

这也不是空穴来风,我年幼时便对异性抱有相当大的好奇心,对着泳装挂历都能产生感情。

家中开小店时,我总会偷偷摸些糖果装在兜里,遇见好看的小姑娘就塞两个,为了讨她们开心。

遇见隔壁理发店的小姐姐,我还会抛个媚眼。

街坊都和我妈说,你孩子要好好管教啊,这将来是个情种。

我妈的文化有限。

觉得情种就是生活作风有问题的人,和流氓属于一个纲目。不好好教育,将来是要吃牢饭的。

她总是恐吓我说,知道什么人是人人喊打的么?那就是强奸犯。抓去坐牢了,还会被犯人看不起。

我上了初中之后,开始凶猛发育。

个头窜得老快,嘴上也长出绒毛,依稀有了小伙子的模样。

我妈回想起我以往的德行,更为担心。

她觉得我是只蓄势待发的猪,随时都要出去拱白菜。

那阵子,我妈对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看管。

我不想剃平头,我妈觉得我早恋了。

我想换身衣服,我妈觉得我早恋了。

我照了一会儿镜子,我妈觉得我早恋了。

后来严重到,我特么就笑了一下,我妈都会暗搓搓的问我。

“呦,这么开心,是不是早恋了?”

一时间我都觉得自己不去早恋一下,太对不起这样生活了。

我确实也挺争气,没多久就真的谈恋爱了。

女朋友是我们班的副班长,碍于她的干部身份,我们一直很隐蔽。隐蔽到几乎没说过几句话。也就课间擦肩而过时,交换一下小字体,弄得比谍战片还要小心翼翼。

我的初恋结束得也挺快。有天,她约我去小花园亲嘴,我磨磨蹭蹭的,前脚踏入小花园就碰见两路过的同学。他们怪叫着说,你们是要约会吗?

我恼羞成怒,冲着站在凉亭里的女友喊。

“傻逼,你一个人坐在亭子里干屌呀。”

然后做贼心虚的和同学一起回家了。

女友当天就把我甩了。从此不再正眼瞧我。

那个寒假,我总是梦见她。

梦里的她楚楚可怜,和我说她有很多苦衷。

有天大清早,在我房间拖地的我妈一巴掌拍醒了我。

她严肃的问我,是不是早恋了。

我当然不承认,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认,现在就更不可能了。

我妈冷笑一声说:你别装了,你抱着个枕头乱摸一气,还温温柔柔的说,宝宝你别哭了,哭得我心都要碎了。呸,恶心。

高中时,我妈便知道拦不住我了。

我帅得一发不可收拾。逢年过节,能领好些花花绿绿的小礼物回来。贺卡上娟秀的字,一看就不是男孩子写的。

我妈害怕我惹出事来。

一辈子对性教育都嗤之以鼻的她,不知道要如何和我开口聊这些。于是就变成了处心积虑的各种试探。

有次一块去超市买日用品,路过卖安全套的货架。

我妈突然问我,要不要拿一盒。

我假装懵懂的说,这是什么东西啊。

我妈都气笑了说,你是不是演得有点过了。你电脑里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当老子不知道。

我被怼得说不出话来。

她见我不想说,最后也只能叮嘱我。

“你太瘦了,少搞些乱七八糟的事。以前皇帝怎么短寿呢,还不是因为不节制。”

后来我参加工作,已经是能正大光明谈恋爱的年纪。

可她还是不放心。我只要不接电话,她就会夺命连环call,总觉得我是不是在哪个冰冷的地下室里躺着,被人挖了腰子。

我只要一喝酒,我妈就觉得我肯定是失恋了。

我只要几天不回家,她就以为我上哪儿浪去了。

第二天就会炖一锅山药汤。

麻烦的是最近这些年。

事情的开端是,有个澳大利亚的朋友给我邮了几盒袋鼠精。

我身体挺好的。和那些需要吃补品的男人不一样,袋鼠精给他们是雪中送炭,给我顶多是个如虎添翼。

所以我放在家里,一颗都没有吃。

我妈有个坏毛病,喜欢收拾我的东西。

当她看到我抽屉里放着这玩意,

第一反应便是,儿子的身体透支了。

那段日子,我简直烦恼坏了。

她发现我不回家,就会痛心疾首的打电话和我说。

“你都开始吃药了,你还出去浪。”

后来,我乖乖在家躺了几天。

我妈就更担心了,觉得我可能病入膏肓了。

炖了一大锅山药汤,面上还浮着一层枸杞。

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语气和我说。

“是药三分毒,来,这个是温补的。”

袋鼠精的阴霾总算过去。

结果,去年我生日。

几个朋友凑钱送了我一个充气娃娃。

这玩意大几千块钱,我也没舍得扔。

给她起了个名字,叫子涵。

找了套保守的运动装给她换上,把她放在客厅里。

我妈第一天看到子涵就炸了锅。

指着她和我说,

“这玩意是能给你生儿子么?”

我万般解释,说是朋友送的,摆着就摆着吧。

可我妈还是不满意。

她把子涵给放气藏了起来。

我几个月以后才寻到子涵的头。

有天,我妈给我收拾屋子。

发现了一个粉色的小玩意。

那小玩意是买子涵时,大礼包里赠送的。

确切的说,是个带真人发声功能的劣质遥控跳蛋。

控制板上两个键,

按左边是振动,

按右边能发声,哼哼唧唧的。

她好奇,按了一下右边的键。

女声就源源不断的喊出来,

可她又不知道怎么关,最后拿毛巾缠起来扔在柜子里,给我打电话。

“你这个大变态,你赶紧给我滚回来,把那个恶心的东西给我关掉。”

那天之后,我妈好久都不愿意搭理我。

劝我正经谈个恋爱,不要太依赖科技。

前些天,我买了一个无绳跳绳。

拆开试了一下,就放在床头了。

昨天中午回家,想着拿出来跳一下,

却死活也找不到。

想起我妈可能来过,于是给她打电话。

问她,我床头的东西去哪儿了。

我妈语气嫌弃的说。

“你真的恶心,以后不要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床头了,我帮你收在柜子里了。”

我一时觉得,莫名其妙。

我说,怎么就恶心了。

我妈直接骂了出来。

“你买一个那种东西就算了,现在还买了两个大的,你不要脸。”

我可能以后都很难洗白了。她非觉得这是跳蛋。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