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踏碎迷茫

看完《撒野》我发了一条微博,「撒野是不是白月光我不知道,但它让我想起了我的白月光。这对现在的我来说真挺有难度。所以。鼓掌。有两下子。」


我没有说谎,我真的想到很多,可沉默代替了我的解说。
数不尽的日夜流淌过我的生活,可的确有一些时刻永远停在了彼岸。立场的争锋对我来说从来不是问题,但年少的冲动却始终势不可挡,引诱我屡屡为之牺牲。


我看不清一些人的表情,却始终浪漫狂热,一腔热情。大脑对我的控制总是迟一步,一路被簇拥,始终被围剿。我收到一封信,信上说,「我也许会因为这件事失去什么,但我别无选择,也永远不会后悔。」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的样子,以及他们身上某种极为一致的魄力。
我快到而立之年了,不断被现实感围绕着,做事情要求一个准头,凡事都能找到办法一笑而过。可我那时太年轻了,年轻到一无所知,也不惧一无所获。我只愿不朽,在有限的年华里过最灿烂的日子。


我的白月光不是某个特定的人,而是与一些人相关的记忆。
现在闭上眼,依然能感受到那时的日光,烘烤在身上微微发烫。我像现在一样短发,很二,却不曾给人如现在般柔软的感受。我那时很沉郁,时常带着压抑与愤怒,不解与迷茫。话说到底,我觉得青春很有难度。


第一次面对一些事,家里的,学校的,现实的,意识流的。斗牛一样,我需要的不是不切实际的梦想,也还做不到单打独斗。我需要与人并肩作战,对抗我的破碎与失控。


为了一个人的生日用整栋寝室楼的灯摆她的名字。站在满地的烛光中扶起一个单膝跪地的人。夕阳西下的操场上与一个人沉默对望,体会到一种四下消亡的梦幻感。傍晚的车站,在分别的拥抱中失声痛哭,找不到彼此,无法相安无事…或是比这一切都剧烈的,倒一杯碰一杯喝一杯,到醉眼里只容得下一个人犹豫的神情。为了把那些闪躲变得坚定,我像最后一条在人间逗留的龙,用着全然超越极限的能耐,担着万劫不复的风险。


我那时的原则很简单,觉得给得起,就分毫不留。能自己吃亏就解决的事,我从不找别的办法。
每个人都有一段Drama的青春小径,悲伤、逞强、九死不悔,却是必经之路。走过来,就变成了月光。走不过来,就一起陪葬。
一段段没有结局的记忆,让人发笑,又让人心碎。可是结局有什么意思,结局是一瞬间,是终极失去,而我举步维艰的种种过程,才是不朽。

最终,我像所有人预言的那样,不曾得到一个HE。已经没人知道我在想什么,但如果还有一个问句,我的回答依然是「不改」。


我选择相信,如果我的相信引我入蛊,那我就认。而如果我将信将疑,半做不做,犹豫徘徊,那我一定会后悔。想阴我?尽管阴好了。无所谓。
拨开层层迷雾地懂得,又重回迷雾。记忆就像雷塔,压得人心麻,所以我始终告诉自己,「要心怀过往,但也要向前看」。
说真的,我一度怀疑自己根本就是感性驱动的人,我不为了赢努力,也最讨厌battle,对我说「做到这样,你就可以拥有blabla」是没用的,我从不在乎自己能得到什么,我在乎的是我爱的人能通过我得到什么。


说回《撒野》吧,感触很深是因为,所谓的「爱」曾给过我很大力量。「为了彼此拼了」的感觉很深刻,很难忘。走的每一步都跟一些约定相关,「一起读一中吧。一起去北京吧。一起离开这里吧。我们,都要好好加油。」


陪我去一中的人没有陪我去北京,陪我离开故土的人没有陪我走到底。我一路飞驰,一路魂不守舍地失去,最终我明白,短暂的相逢过后,每个人都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没有什么人的前路是完全一致的,无非是你去这里,他去那里。


但是短暂的同行时光中,我们一起完成了一个梦,对此我很开心。过去的已经消逝殆尽,记忆也逐渐模糊。哪怕此时此刻还拥有着,我到底又拥有着什么?无非是无法停留的一瞬间,即将变为梦境的一瞬间,咫尺之间又永不可得……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轻舟已过万重山,只余感恩。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女儿、学生、朋友、女朋友…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以前是你们,现在也是。佛陀教育我放弃对爱的执着与索取,却没有教育我放弃爱本身——「我宁愿一个始终爱着别人、关心别人的人自称佛教徒,也不愿一个整日吃素打坐参禅悟道而对一切人事物都漠不关心横眉冷对的人自称佛教徒。」
我始终认为「爱」是很好很好的。
超越一切。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