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闭潮过后,直播行业告别风口

风口过后,就剩一地鸡毛。

熊猫直播因为王思聪的投资,所以备受关注。尽管喊着金钥匙出生,也挡不住直播风口过后,自身所面临的窘境。

3月6日,熊猫直播资金链断裂、被传破产等相关消息在网络上刷屏。其实,去年也不间断地有传言熊猫直播拖欠员工工资、被爆出售等信息。

虽然熊猫直播并未正式出售或者宣布破产,但是直播行业从2018年开始整体低迷,不被资本市场看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伴随着直播行业负面信息越来越多,其过度靠融资补血、盈利难、平台之间相互挖人等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与此同时,直播行业的风口渐渐被短视频给截胡。

熊猫直播或将破产?

无风不起浪,无雨不成秋。

前几天,就有熊猫直播在职员工在网上爆料称:“平台本月就会申请破产,并且将会3月18日关闭服务器。”同时,有一张在网上流传的截图显示,熊猫直播内部员工群“潘达踢威”中,有群成员表示已经帮员工们,安排了多家互联网公司的用人需求。

此前,就有消息爆料称,熊猫直播已经开始劝退员工,公司多个部门的员工不得不重新寻求新的工作机会。其实,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就不间断地有消息报道熊猫直播已经陷入资金链危机,而且还有旗下的主播起诉熊猫直播拖欠高达1.5亿元的签约费。

由此看来,无论是网友爆料的即将关闭服务器、员工被迫重新找工作,还是资金链断裂传闻,都表明熊猫直播眼前的处境非常艰难。

熊猫直播的创始人是王思聪,于2015年9月21日正式上线,可以说是含着金钥匙出生。成立后,在王思聪个人资金和IP的支持下,快速发展,在游戏直播平台中,一度排名靠前。成绩最好的时候,仅次于斗鱼直播和虎牙直播之后,成为行业第三。

2016年被成为“直播的风口之年”,这一年无论是虎牙、斗鱼、熊猫等游戏直播平台,还是花椒、映客等秀场直播都保持着高速增长。不过,这些直播平台飞速发展的背后,主要是因为有资本不断地注入。

以熊猫直播为例,2016年9月23日,获得奇虎360、乐视网等投资的6.5亿A轮融资;2016年11月4日,又获得奇虎360的战略投资;2017年上半年,再获得真格基金、兴证资本等超过10亿元的投资。

除了熊猫直播在不断地获得融资,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也获得了腾讯的巨额融资。

这也就不难理解,直播平台获得快速发展的背后,主要是因为有资本不断地补血。由于直播是一个烧钱的生意,自熊猫直播成立以来,一直无法实现盈利。而资本主要是为了牟利,不是做慈善。

2017年下半年,伴随着熊猫直播亏损越来越严重,而竞争对手斗鱼、虎牙已经稳居游戏直播行业第一梯队,资本已经不想把更多的资金押宝在他身上,熊猫直播与斗鱼、虎牙的实力差距逐渐拉大。直到2018年6月,有消息指出熊猫直播存在资金链危机,延期支付主播收入,导致大量主播跳槽至对手那里,让熊猫直播陷入危机。

直播是一个烧钱的无底洞,短期内盈利无望。一方面,王思聪个人也不想往熊猫直播里面再砸钱;另一方面,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对投资直播平台已经不感冒了。在不停地亏损,又无资本投入的背景下,熊猫直播不间断地被爆资金链断裂也就不足为奇。只是最后一颗救命稻草什么时候断掉,那得时间说了算。

直播行业风口已过

中国的游戏直播主要的商业模式有6类,包括:增值服务、游戏联运、广告、内容订阅、电商和体育竞猜。尽管商业模式众多,但真正落实到商业化,前提是需要有广泛的用户基础。

而想拥有广泛的用户基础的前提是,前期需要花巨额的资金来补贴用户,吸引用户入驻到直播平台。虽然游戏直播的商业模式有不少,但真正被市场认可且产生收益较大的主要是靠增值服务,即虚拟道具购买和打赏,然后主播和平台共同分成。

众所周知,游戏直播平台由于运营成本高,需要不断地多方面投入资金。人力方面,需要投放大量的技术开发人员,用来平台软件开发更新和系统维护;主播方面,花重金签约大量头部主播,并给予相对满意的分成比例;营销方面,要花巨额的广告投放,吸引用户在平台注册;用户留存方面,要不断地提高平台内容质量,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

特别在签约头部主播上,平台往往需要花掉大额的资金。因为头部主播是吸引用户和提高流量的主要因素。但近两年,直播行业困境是,各平台为了吸引优质的主播,出现出高价相互挖主播的情况,进一步增加了直播平台的盈利压力。

此外,国内现在对直播行业的监管压力越来越大,平台上只要有主播出现违规或者不文明行为,平台方就极有可能被整改,或者勒令下线。由于平台不好控制主播的个人行为,所以风险非常高。

在资本和监管的双重重压之下,直播平台生存艰难。如今,直播行业风口已过,游戏直播行业第一梯队的斗鱼和虎牙也过得并不好,更别说被爆将要破产的熊猫直播。

虎牙直播于2018年5月11日,正式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后股价维持了一个多月的上涨,到6月15日,股价最高时达到50.82元,然后呈现整体下跌的趋势。截止3月6日,股价收于29.96元,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其股价表现不佳。

与虎牙同一梯队的斗鱼,虽然还未上市,但是目前的经营状况也不太乐观。2018年12月6日,多家媒体报道,斗鱼直播紧急裁员70多人,裁员涉及深圳分公司的整个海外市场团队。此外,斗鱼还被曝“幽灵直播间”,疑似数据造假等。

更可怕是映客2018年7月12日上市时,股价从4.32港元,一路下跌。截止3月6日,股价为2.01港元,较上市时,已经跌去50%以上。

据CNNIC发布的2019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3.97亿,较2017年底减少2533万,用户使用率为47.9%,较2017年底下降6.8%。

2018年网络直播行业内部逐渐分化,进入转型调整期。游戏直播用户使用率基本稳定,主要沦为第一梯队斗鱼和虎牙的天下,其他平台或面临用户流失的危险。

与此同时,直播用户的减少,部分转移到短视频平台。报告还显示,短视频用户规模达6.48亿,用户使用率为78.2%,2018年下半年用户规模增长率达9.1%。

从数据中也可以看出,短视频的用户数已经远超过网络直播,并且前者还在保持着高速增长,后者已经呈现减少的趋势。

当然,短视频逐渐超过直播是多个原因引起的。直播诞生之初,大多数用户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玩,用完即走。由于缺少社交属性,用户粘性不高,平台留存度低。

使用场景方面,直播消耗的时间较长,有时候用户为了等钟爱的主播上线直播,需要等一两个小时。而短视频由于基本不受场地、内容形式的限制,主播们都能参与其中,才备受欢迎。

从商业的角度方面看,短视频更利于商业化变现,无论是广告、电商、商务合作,还是打赏、场景植入、冠名赞助等都比直播的成本更低,获得的收益更高。直播的收入相对单一,主要靠打赏和购买虚拟道具。

综合来看,可以理解为短视频是直播的升级版。

2018年,以抖音、快手为首的短视频APP大肆崛起,迎来了他们的高光时刻。就连腾讯都不得不重启微视,企图收割短视频的红利,同时和头条系的抖音抗衡。

不仅如此,百度、阿里等巨头也布局短视频。尽管收效甚微,也阻挡不了他们对短视频行业的青睐。

无论是从客观环境短视频逐渐取代直播,还是从自身缺钱、亏损等情况来看,熊猫直播目前的处境非常不乐观。而短视频的竞争也还将继续,随着短视频市场逐步走向成熟,内容生产的专业度与垂直度加深,同质化内容已无法立足,优质内容成为各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最新评论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