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消失在朋友圈的人,和他们对窥探和表现欲的疲倦

好奇别人在做什么,是窥探欲。影史上的著名导演希区克,最为外界所知的一部作品《后窗》,就是偷窥视角呈现艺术张力的作品。透过窗户看到世间百态,也能洞悉我们与生俱来的欲望。

想让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是更加基础的社会性表现欲。在社交网络解构传统人际关系之前,有一部名叫《艾德私人频道》的电影,前瞻性的展示了后媒体时代人性的困境。当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你身上,成为焦点后,细枝末节与鸡毛蒜皮都可以被放至无穷大,对你的人生产生巨大影响。

最后,当窥探和表现都让人疲倦时,隐退和失忆的欲望开始占据上风。

“我不想让人通过朋友圈认识不真实的我”

最近我的朋友圈又掀起了一股“隐退潮”,与过去大张旗鼓、锣鼓喧天的态度宣言隐退不同,这次是悄然无声的自我救赎。

而这些隐退的人,都是我们所熟知的“小资份子”。日常,她们的动态里,尽是旅游风景、活动合照和时尚街拍,从任何一个层面来说,都是光彩夺人的。即便对内容没有任何兴趣的人,也想打开分享这种意境。

曾记得这样一位外资雇员,她曾因为对工作不适应而产生抑郁情绪,在朋友圈发布抒情长文后停止了更新。然后雇主、亲朋和我们这类不相干的人纷纷留言、询问,给予安慰和排解。

集万般宠爱于一身的她,最后现身说法,一篇长文再次说明情况,然后用这种非官方的形式感谢了种种,体面的辞去了工作。

将生活所有细节公开呈现,让她成为了被优待和被理解的对象,而那些窥探的人们,就像是见证一个故事主人公的心路历程一样,对其倾注了亦真亦幻的情感。

不过,在主人公得到万千宠爱后,她的休整之旅似乎让她重新认知到了自我。在各色景观笑容灿烂的照片过后,她悄然无声的消失,选择了隐遁,而这次没有宣告的出走,没有外界的关注和询问。同样在另两位小资份子的隐遁故事中,也没有了外界的回声。

无声无息就这样消失的感觉,我也曾经体会过。其实,某种意义上是一种释放,不再担心外界眼光的评判、时刻暴露自我的徘徊。

而一位当事人对我讲述为何选择消失的言语,也揭开了我们心底都在压抑着的那句话:我不想让人通过朋友圈了解不真实的自己。

“窥探让人寻找到素材,意淫自我”

存在的意义,在于他人感知到自我。假如没有外界的回音,那么一切自说自话都是自嗨和自我意淫。

我们所熟知的“小资阶层”,用恋物、美景和合照营造美好生活感觉时,其实源于一种对生活的空虚感。这与后现代社会解体人的价值、解体劳动的价值有着深切的关联,当人在生活中不具备自我满足感时,一定会通过其他表现形式寻找优越感,把一切东西都变做商品进行消费。

在原子化社会结构形成前,街坊的口舌就是社交网络,简单淳朴的三长两短中,工作、生活和情感,都尽数囊括其中。虽然如今视角看起来极为原始和粗糙,但人生活在真实的集体中,拥有统一安全的价值观,让他们的生活并没有那么不堪。居委会大妈、你老家乡下的长辈,他们的生活一定程度上还保留着那种形态。

不过在年轻人的生活中,解体的价值让人们无法寻找到安全的空间释放自我。这就产生了模仿拷贝、装扮和融入,想要通过一种表达形式找到存在感,其实潜台词就是在说“我是你们的一员”。

这是人类基因里无法免除的需求,智人最初打败尼安德特人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懂得取材包装,懂得意淫八卦。

远古时期的那些神话中,充满着“人定胜天、天赋异禀”的自我膨胀,就像如今同学会上花式炫耀一般,我们都在期待着集体中的个体融入氛围,通过讲不在场的、在场同学的八卦,逐渐形成紧密的关系。

所以,给予他人窥探的渠道,也是保持关系不可或缺的一环。并不是想要说那些违心委婉的话、摆拍那些不自在的照片,而是只有这样才能获得价值感。

还记得曾经有一位朋友,喜欢用望远镜窥探对面楼层生活的场景。因为窥探别人生活的细节,是这个社交生活如鱼得水青年的消遣方式,在朋友圈写完讨好同事、上司的宣言后,他似乎也在期待着能在别人没有防备下,展现出真实的一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