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卖10万,从小作坊到上市公司,“山寨之王”是如何炼成的?

中国自古就有李逵和李鬼、真假美猴王的故事,而今更甚。 

刷着拼多多,穿着阿迪王,喝着雷碧,开着保时泰,十八线城市的隔壁老王在他人眼里是成功人士。所谓的面子工程,靠的就是中国特色山寨产品。

中国汽车行业,成了山寨的重灾区。

保时捷Macan卖55万元,而山寨版的众泰SR9只卖10万。路虎极光卖38万元,一台山寨版的陆风X7卖11万。

号称三天卖出两万台的众泰,前段时间就出事了。

17位众泰经销商的投资人前往众泰的山东临沂生产基地维权。他们大部分来自广东地区,占到了全省经销商总数的90%,少部分是其他地方的经销商。

由于众泰产品的质量问题导致这些经销商连年亏损。据此次众泰经销商维权代表丁钢表示,“两年多来,最多的亏损在千万以上,大多数都亏损在几百万,没有一家经销商赚钱”。

第三方汽车品质评价平台车质网的评价数据显示,众泰SR9的用户满意度是2.1分,不及格。发动机故障灯亮、变速器异响、车身漏水、发动机异响、发动机熄火、车灯进水、转向系统异响等,成为用户较高频度投诉的重点。

你殊不知,众泰以前是个卖拖拉机的。

众泰以前是生产拖拉机的 

其实,众泰背后有着一段励志的故事。

1992年,众泰汽车创始人应建仁凑了8万元,在浙江永康不到100平米的祖宅中开了一家小作坊,后来成为了长城五金机械厂。

1996年,应建仁与其妻共同出资成立了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而这个公司当时主要生产业务为拖拉机、小型电气化设备。经过多年打拼,公司发展成铁牛集团。

2003年,铁牛集团大量收购金马公司股份,进行资源整合,而金马的核心业务是生产发动机、变速箱等汽车核心部件。同年,众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应建仁

2017年,金马股份收购了众泰100%股权,众泰成为公司全资子公司。至此,应建仁成功上演一出左手倒右手的好戏。金马股份股票正式变更为众泰汽车,让众泰完成上市。

2008年至2017是众泰汽车高速发展的十年。去年众泰汽车营业收入208.04亿元同比增长1128.48%,净利润11.36亿元同比增长1209.32%。

据2017年胡润百富榜,众泰汽车实际控制人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上榜,位列239名。

浙江老乡李书福,和应建仁一样有着坎坷的造车起家史。

1963年,李书福出生于浙江台州的贫困山村,是一个放牛娃。后来拿着父亲给的120块钱做起了照相生意。他卖过冰箱,卖过家装,卖过摩托车。还因一句: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家做轿车梦,如果失败,就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而被誉为汽车狂人。

他们都是中国汽车行业白手起家的代表性人物。显然,李书福名气盖过了应建仁,众泰也远远不及吉利。

身边站的谁,很重要

学以致用才是学霸

众泰,和吉利一样都有着一段抄袭的黑历史。

1996年,李书福像王健林那些富豪一样买了奔驰,但他却买回来拆开研究。他还说,汽车不就是四个轮子加四两个沙发吗?后来,他去一汽,把红旗的底盘、发动机、变速箱也买回来研究。最后照葫芦画瓢做了一台车。

起初,吉利推出的两款车型豪情与美日,外观也均是模仿了当年热门车型夏利、富康而来。

李书福与吉利第21万辆轿车

早年的众泰,反倒抄得更老实。

起初,众泰彻底奉行“拿来主义”,开始寻找现成的汽车生产线进行生产。正好台湾有一家企业正要出售丰田特锐的生产线。在2005年,众泰收购了这条生产线,而且把那边的全套设备、模具、技术人员、管理人员一并打包带回浙江。

这一年,众泰的整车厂成立,并靠买来的生产线开始生产。

那年,套着丰田特锐外壳的众泰2008下线,没有生产资质,所以和成都新大地合作之后,贴上“大地众泰”就卖出去了。

到2007年,众泰将濒临破产的江南汽车收入囊中,间接获取生产资质,也就是生产当年大名鼎鼎的江南奥拓的厂商。

到2010年,众泰仍然没改变自己的策略。收购几条菲亚特的生产线进行技术消化,全面国产,推出了“朗”轿车系列。

一路走来,众泰把生产越做越熟,但设计研发毫无自主能力。

几乎同一时期走出来的吉利,却因李书福而更具野性。2001年吉利拿到生产许可证后,李书福夸下海口:我们要收购沃尔沃。

既然设计研发拼不过进口车,那就靠买呗。正是从那年起,李书福开始了自己收购之路。第一次尝试收购英国罗孚汽车失败,第二次收购奔驰Smart也失败。

但第三次,他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时期抓住机会,从福特手中收下了沃尔沃。更重要的是,他耗费数年时间,带领200人团队,把沃尔沃死守的知识产权也收入吉利的口袋。

随后几年,李书福不仅给沃尔沃制定了复兴计划,而且还继续通过收购扩张自己国际化版图,并通过沃尔沃的技术加持吉利的产品。此外,还与沃尔沃合资成立高端品牌领克。

领克

而众泰,却在山寨路上越走越远。

众泰母公司铁牛集团,旗下还有多个独立运营的品牌。而这些品牌的产品不仅尺寸规格和配置性能高度重合,而且还有一个共同点:精通复制、粘贴。

比如君马,新推出的MEET3,造型设计与奔驰GLC神似。动力、底盘与君马S70也是一样,配置水平甚至还不如S70。和兄弟品牌众泰一样,套个网红脸就卖。

俗称:龙生九子,八个像老王。

山寨汽车如何称王

1、设计周期短

邦哥曾经受邀参观北汽研究院的设计中心,一位负责人曾表示,他们现在做的设计有些是三年后才会问世的产品,每个设计都要经过层层筛选和推敲最后才能打磨出一个最好的方案。

而众泰的兄弟品牌,君马成立于2017年6月,诞生一年多就已经上市了3款新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曾表示:“我们市场太好了,在这种情况下,大家都想赶紧生产出产品,赶紧卖钱,利益的驱使弱化了我们自主设计方面的打造。”

2、研发投入低

数据显示,2017年,比亚迪的研发人员达到了2.7万名,共投入62.66亿元;

长城汽车的研发人员有1.8万名,研发投入也达到了33.64亿元

而众泰研发团仅2000人,2017年研发投入仅仅5.87亿元。这意味着,换个新壳就卖的众泰,研发投入只需要比亚迪的十分之一。

3、爆款效应

比如众泰T600模仿热销车型大众途观、陆风X7模仿网红车型路虎极光、双环SCEO模仿宝马X5。

众泰有一个神秘部门被外界笑称“皮尺部”,他们套路就是:研究市场上最热门车型,果断抄袭,这样能保障车型热销。

因为中国人热衷所谓的性价比,无疑就是爆款的外观、高档的配置、超大的空间、超低的价格。山寨,在中国永远不缺市场。

4、监管薄弱

十二年前本田曾状告双环汽车外观倾权,该场官司耗时十多年但最终本田被判不正当竞争,并赔偿双环1600万。

更令人大跌眼镜的路虎状告陆风一案,法院撤销了陆风的专利权,但同时也撤销了路虎的专利权。

中国外观设计专利是登记制,而不是西方的审核制,任何一个企业主张自己有专利了,注册一下就即可获得。只有当其他人对该权利提出异议时,再审核对专利进行撤销与否。

另外,外观设计专利在中国最长只有十年有效期,有的企业没有及时注册,这时如果被抄袭也不构成侵权。

此外,在法律务实判别中,借鉴和抄袭的边界通常都是主观认定,客观的标准很少,这样就导致了判决中只要能够提出相反的证据就很难支持。只要不是100%照搬,哪怕是99%,只要靠着那1%的不一样,就可能会被认为不是侵权。

换言之,在目前的法律研判下,无法真正遏制抄袭现象。

写在最后

 

当然,你不能说众泰和它的兄弟们失败,因为在山寨汽车中它们最好。

抄不可耻,汽车圈内有句话:美国车起步学欧洲,日本车起步学欧美,韩国车起步学日本。而中国呢,抄天抄地抄世界。不仅是众泰,很多不知名的小品牌,都秉承终生学习的思想。

摆在众泰面前的路,绝对不会是山寨到底。

去年,众泰与福特成立了合资公司,将主推纯电动车。不过,福特的老伙伴长安因为新能源汽车产量不足,负积分爆表,靠众泰解决政策压力,说极端点就是福特走投无路。

对众泰来说,国家新能源补贴退潮面前,福特却是迟来的合资救兵。但山寨问题缠身的众泰,如果过分依靠合资转型,依旧只是个生产工具而已,创新仍是摆在中国自主品牌面前的现实问题。

一个没有创新能力的民族,难以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