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26万禽兽围观女童被侵犯,人可以做到有多恶?

这件事不管大家知没知道,再复述一遍N号房间事件。

段小姐我都觉得很窒息。

 

人可以做到有多恶?

极恶

 

事件从两名大学生潜入一个叫Telegram的通讯平台开始——

在通向N号房间的路上,他们打开一座座女性人间地狱。

高中生godgod是N号房间的创始人。

N号房间共有8个,每个房间都放有引人注目的淫秽视频。如果你看完1号还想接着看的话就给钱进入2号房间,看完2号还想看更多就继续给钱进入3号房间,以此类推。

 

而这些视频的主角大都是未成年人,被称为奴隶

 

一开始godgod通过在平台上冒充警察广撒钓鱼链接,专门诱骗那些发帖频率比较高的未成年人、她们通常会在网络上发些不愿让父母知道的自拍照(当然也没有逾越尺度)。

 

但是“警察”装作煞有其事的样子。

 

 

“你的照片现在被当做黄色图片在转发。”

“已经接到对你帖子的举报,请在发送的链接中输入个人信息并接受调查。”

“不然就联系你的父母。”

 

一旦孩子们填写好资料,godgod就获取了他们的SNS通讯录。

 

然后godgod开始叫她们发送全身照、露出胸部的照片、脱掉上衣的照片、跳裸舞……

 

如果孩子们不服从,他就威胁要把秘密通过SNS告诉所有人。

 

就这样,本来什么都没有做的孩子一旦相信了“警察”的话、一旦传出了第一张照片,她们就成为了奴隶——

 

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就把你的色情照片公布于众,你还要不要做人?

 

她们遭遇了无休止的性剥削。

 

而后godgod因为韩国高考离开图片,他把这个N号房间交给了watchman打理。

watchman设置了新的游戏规则,要先进入N号房间,请先去“高墙房”里分享。

分享啥?

淫秽视频☟

@凤凰天使TSKS

 

甭管是商业影像制品还是非法偷拍,参与进来,包括发表性侮辱的言论,你才能得到N号房间的通行证。

此时的N号房间已经变得无比变态☟

@凤凰天使TSKS

包括明目张胆地强奸☟

@凤凰天使TSKS

 

直到去年watchman消失,一个叫“博士”的人模仿前面两个人的方式创造了自己的三个房间,价格从20万韩元、60万韩元到150万韩元,继续对无辜的女性性剥削,手段也更加残暴——

 

大多是虐待、性侵,甚至包括折磨婴幼儿。

 

一开始博士通过发布模特兼职信息,诱骗需要找工作的女性们拍摄照片,同样地,一旦掌握了这些女性的个人信息后,他便步步威逼、开始在她们身上勒索视频。

不仅要求她们在身上刻上“奴隶”“博士”等字样,以向观看者证明“这确实是博士制造的奴隶”。

还让她们脱得精光把内裤蒙在头上☟

 

@凤凰天使TSKS

 

反人道地让虫子在她们的身体里爬☟

@凤凰天使TSKS

 

让她们割乳头、吃屎☟

甚至强迫她们和自己的家人性交,比如弟弟☟

 

如今博士赵某以及参与犯罪的13名共犯已经被韩警方抓捕,watchman和godgod则人间蒸发。

但被伤害的女性,已经有人不堪侮辱自杀了。

 

而这样的性剥削房间也还没有消失,各种各样的性剥削房间依旧活跃。

受害女性的照片视频仍继续在平台上传播、二次加工、再传播。因为Telegram平台主张匿名和保密的特性,这些房间可以很快组织起来,也可以随时解散、消失得无影无踪——

 

无疑助长了加害者的猖獗,给受害女性带来严重的二次伤害。

@凤凰天使TSKS

 

据统计,视频的观看者高达26万人,但举报者,也就只有那两名潜伏的大学生。

“官方数据的韩国人口是5164万人,这意味着每200人中就有一个付费观看该视频且无动于衷的人。”

有人看着视频谩骂女性是“流月经的x货”。事件曝光后,也有人在别的平台上求视频。

什么荡妇羞辱、受害者有罪论也跑出来了。

看到这里段小姐我真的只想说一句,

 

滚吧!人渣们!

 

骂韩国可以,

但别那么轻易放过它

前有张紫妍事件后有胜利事件,这次N号房间事件再把韩国社会问题推上风口浪尖,从娱乐模式、性别歧视再到今天性剥削,“韩国社会”备受舆论诟病。

如果“韩国社会怎么了”就是最后的结语,那么“骂韩国”这样的政治正确,始终只是粗浅地泄愤。

 

骂它嘲它,不过都是对韩国原有负面印象的再现。

其实无关女性无关男性,无关妇女权利,无关国与国的差异,这是人权的问题——

人权是个人生存不可或缺的那些权利。它们是基本的、不可侵犯的、相互依存的、不可分割的和不可剥夺的权利,它们意味着作为人的生命。人权是所有人与生俱有之权利,它不分种族、性别、国籍、族裔、语言、宗教或任何其他身份地位。

 

《世界人权宣言》提出,“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人人都有资格享受本《宣言》所载的一切权利和自由,不论其种族、肤色、性别、语言、财产、宗教、政治或其他见解、国籍或社会出身、财产、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区别。”

这些对女性的凌辱,已经愉悦个体尊严,灭绝人性,颠覆人权。这不能不说是人性中的恶、极大的恶。

事件发生了,社会环境因素固然难辞其咎,但段小姐觉得,大众的关注点,不应该局限于“韩国社会细思极恐”这样简单的论调,更多地应该投放在——

 

如何拯救那些幼女?

目前光是已报警的受害人就已达到74人,其中有16名是未成年少女,年龄最小的受害人只有11岁。

 

没人能够确切说出,她们要经历多长的身心修复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

 

又,能修复得好吗?

 

如何完善法律严防犯罪?

一名持有上万条儿童性侵视频的房主,也仅判了1年有期徒刑。

以至于截至今天要求公开赵某个人信息的请愿已经高达200多万人。

 

但结果如何?明天才能知晓。(发稿前,SBS《8点新闻》已经公开了“赵博士”的长相和身份)

未来韩国的《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性暴力特例法》会因此改变吗?

 

以及那26万观看者,该怎么定论?

 

许多N号房间的注册会员认为自己什么都没有做错,只是付了钱进来观看影片,甚至认为录制影片的受害女性才应该被咎责。

要求公开26万名犯罪者名单的请愿也高达万人。

 

轻易放过他们是纵容帮凶,完全公开资料是否也是不符合人权?

 

这里面,有太多太多可以专门讨论的点。

 

韩国社会再“黑暗”,至少事件被曝光了出来,至少又一次引起了轩然大波,反观国内的偷拍、涉黄网络产业链呢?

段小姐曾经在其他文章里面讲到色情网站上流通的偷拍视频,但我们对这一行为的打击如何?

 

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款。

——《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

太轻了。

隔靴搔痒式惩罚缺乏震慑力,社会意识对此现象的轻视,其实大家都半斤八两。

有很多事情只是没有曝光出来,当真曝光出来未必有人受得了。

 

最后段小姐还是想呼吁。

窥探欲是流氓文化,你的色欲、八卦猎奇心态都可能是压垮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审视好自身欲望,修身养德才是生活之要。

勿忘每个观看偷拍视频的人,其实也都是偷拍者的帮凶。

以及。

那句来自《我们与恶的距离》的话。

不要放弃好不好,一个案件的结束并不是判判刑就没了。

文字:段小姐 | 图片出自:网络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