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这个账总是要算的_倒查20年涉煤腐败

4天前,他来到了内蒙古代表团。

身为内蒙古代表团的代表,这是他第4次走进这个代表团。

在聆听了5位代表的发言后,他说了一段话:

当共产党的官,当人民的公仆,拿着国家资源去搞行贿受贿、去搞权钱交易,这个账总是要算的。

这个账总是要算的。8个字,字字千钧,声震屋瓦。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环顾四周,他接着说道:

我认为内蒙古这段时间,抓的这件事抓得很好,还要继续抓下去。

什么事?抓什么?

这是一段不了解就无法看懂的话语,要追溯那段风暴,跨不过5个字:

倒查20年。

01

时间就像幻灯片,一些人一些事,被永久定格。

内蒙古:

2018年4月,政府原副主席,白向群,被查;

2018年10月,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被查;

2019年6月,呼和浩特原市委书记,云光中,被查;

2019年10月,中国华电原总经理,云公民,被查。

那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时光,短短一年半的时间里,就有4位高官跌落马下,从厅级到部级再到省级,震动整个内蒙官场。

扒开他们腐败的外衣,这才发现,内里,都写着几个明晃晃的大字:

涉煤腐败。

4个老虎,职位不同,官阶不同,其贪腐的手法却极为相似,都是利用手中权力,在煤炭资源领域违规违法。

内蒙不仅有广袤的大草原,更坐拥挖之不尽的煤海,甚至超越煤老板遍地的山西,成为全国第一煤炭大省。

鄂尔多斯更厉害,以占据全国1/6的煤炭产量,一跃成为中国迪拜,人均GDP超越香港。

坐在煤海之上,钞票自然滚滚而来。但是,在经济奇迹的背后,有关黑金的传说,在内蒙这块土地上也从未间断。

如今,4员大将的相继落马,掀开了黑金肮脏的一角。

实际上,近年来内蒙落马的官员,几乎都与煤炭有关。内蒙涉煤腐败问题,已经成为污染政治生态的最大毒瘤。

天庭震怒,他亲自作出批示。

2020年2月底,武汉还在封城,疫情仍在肆虐,全国人民仍居家隔离与病毒做斗争。

而此时的内蒙古,却展开了一场深入骨髓的专项整治风暴,雪亮的矛头直直插向涉煤腐败。

20年前,沙尘暴从内蒙南下,逼近北京;20年后,反腐风暴从北京出发,直指内蒙。

这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整治,无论是广度还是力度。

即便文件资料浩如烟海,也要搞清楚来龙去脉,看出破绽猫腻;即便利益链条盘根错节,也要剥开层层洋葱。

不是蜻蜓点水,而是要紧盯重点人、重点事、重点问题,一查到底:

涉煤腐败,倒查20年。

从眼下开始,往后倒查20年,只要是20年内的违规违法问题,都将被一一起底。

这场强劲整治风暴传递出一个明确信号:

一朝涉腐,终身追责。

只要贪了腐了,没有谁,能成为漏网之鱼。

02

2020年2月的最后一天,内蒙古召开了专项整治动员会。

会后,自治区政法委书记林少春直奔鄂尔多斯,现场督战。

林少春,从广东副省长任上北上内蒙,接过自治区政法委书记一职,成为专项整治副组长。

在鄂尔多斯,林少春直奔主题:

这次专项整治,是高层安排部署的重大政治任务。

广东人果敢直接,林少春更是一针见血,鄂尔多斯的专项整治直接关系到全区工作的成败。

风暴过处,吹落一地尘埃。

不到一个月,已经退休3年的鄂尔多斯人大原副主任刘桂花应声落马。

刘桂花曾经的顶头上司,是原市政协主席王凤山;而王凤山的老上级,则是自治区政府原副主席云光中。

以煤为介,三人层层交织,结成贪腐链条。如今,3人依次被查,也算终得圆满。真可谓因煤而兴,又因煤而败。

内蒙煤多,商人也多,故事也多。

官商相互依存,是官场上亘古不变的贪腐路线。在内蒙,煤老板攀附官员,找靠山;官员指使商人掘金,中饱私囊。

李世镕,鄂尔多斯原副市长,分管煤炭,大权在握,是一众煤老板追逐的对象。

一天,一煤老板找到李世镕办公室,送上一本存折,300万。

2年后,李世镕调任自治区国土厅厅长,煤老板再次找上门来。

这次来,煤老板不是来送钱,而是来讨钱的,要将之前送给李世镕的300万再要回去。

理由是,公司资金紧张,经营周转困难。

钱送了,事办了,完事再要回去,这手法放眼整个官场都绝无仅有。

李世镕很清楚,煤老板这是找到了新靠山,比他更硬的靠山。咬着牙,李世镕退回了300万。

如此荒唐的官商勾结,那些年,因为煤炭的关联,在内蒙大地上肆意狂奔。

03

在倒查20年专项整治中,鄂尔多斯和包头成为内蒙古涉煤腐败的重灾区。

而放眼整个自治区,其涉煤腐败人数之多,让人乍舌。

第一个月里,共有9人被查。

到3个月时,落马官员人数上升到了40多人。

第9个月时,数字猛增到了534人。

全年下来,人数则达到了960人,平均每天有2个多官员被查。

随着落马官员数量的上升,这一年里,内蒙古也创造了多种通报模式,四连发、六连发。

最著名的,就是一分钟之内拿下5名厅官,上下皆惊。

黑金掩盖之下的丑恶,在急风骤雨般的整治风暴下,被悉数翻出。用办案人员的话说:

有煤的地区、管煤的部门、涉煤的企业、配煤的项目,几无净土。

落马贪官中,有厅局级干部,有县处级官员,还有不少是已经退休的。

内蒙古煤炭地质局原局长,退休已经15年,他绝不会想到,在自己75岁高龄、儿孙满堂之时,依然会成为被查的对象。

往日,退休成了不少贪腐官员的安全岛。

如今,倒查20年,就是要翻旧账,就是要查过往,只要有贪腐,就绝不会平安着陆。

在反腐的路上,不存在既往不咎一说,只要违犯党纪国法,即便时间再久,也要受到惩处。

2000到2010年,是我国煤炭行业的黄金十年,也是内蒙经济崛起的十年,年均GDP增速高达18%。

经济的高速发展,滋生了不少以煤为链、官商勾结的腐败。

如今,倒查20年,就是要刮骨疗毒,彻底肃清内蒙靠煤吃煤的陈年积弊。

就像他说的,这个账总是要算的。

是时候了。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