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正向全面战争升级,到底怎么回事?

巴以再爆激烈冲突,到底怎么回事?

天空中密集飞行的火箭弹、为拦截火箭弹升空的“铁穹”防空系统、被以军轰炸的国际媒体大楼、包括儿童在内的死伤民众……最近,陡然升级的巴以冲突,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

巴以冲突已经持续几十年,最新的这次是从4月中旬斋月开始的。据路透社等外媒报道,过去一周内,加沙地带武装组织向以色列发射了3000余枚火箭弹,以色列的空袭炮击则导致加沙地带197人死亡、1235人受伤。

联合国官员警告,这场冲突“正向全面战争升级”。为此,5月16日,安理会召开巴以冲突问题紧急公开会。

5月14日,以色列南部城市斯代罗特附近的以军士兵。图源:新华社


新一轮巴以冲突的种子,是在斋月埋下的。

当地时间4月12日,巴勒斯坦穆斯林迎来伊斯兰传统斋月。按惯例,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民众,要前往位于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地)进行宗教礼拜。

但在进入老城大马士革门时,以色列警方以“防控疫情”和“保障安全”为由,设置路障,限制巴勒斯坦民众进入老城部分区域。

5月7日和10日,巴勒斯坦民众与以色列警察在圣殿山爆发严重冲突,引发加沙地带巴武装组织跟以色列交火。

之后局势愈演愈烈——

5月10日,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了超过3000枚火箭弹;5月11日,以色列对巴加沙地带130多处目标展开报复性打击。武器装备上占据绝对优势的以军,空袭了加沙地面建筑和地下隧道系统,造成包括老人、儿童和妇女在内的100多名加沙平民死亡,并炸毁加沙新闻大楼;

5月15日,加沙地带多家媒体机构所在大楼被以军空袭。图源:新华社

5月17日,有消息称,以方在空袭中炸死了加沙地区的两位著名医生及其家人,其中一位是加沙地区最大医院的首席新冠专家。

有媒体称,以方的军事报复行动超出了所谓“正当防卫”。

另外,本轮冲突还有一个显著特征:除加沙、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等被以色列围困或直接占领的巴勒斯坦领土外,在以色列内部,巴勒斯坦人与以色列人也爆发了冲突。

例如,在阿拉伯人和犹太人混居的罗德,一对阿拉伯父女死于巴勒斯坦空袭。其邻居说,周边的犹太人房屋都建有防空洞,但以色列住建部门不允许阿拉伯人所在村落建防空洞,父女因此遇难。此举激怒了当地阿拉伯居民并引发骚乱,多座犹太教堂被付之一炬;作为报复,犹太人也损毁了当地的清真寺。

可以说,不论是巴以之间还是在以色列内部,犹太人和阿拉伯人的矛盾已被彻底激化。

5月15日,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城市伯利恒街头与以色列边防警察冲突。图源:新华社


应该说,本次巴以冲突是各种因素积累、交叠导致的。

今年斋月以来,以色列已多次阻挠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居民前往阿克萨清真寺礼拜,并在该地与巴平民爆发冲突。此举引发巴民众和政治人物强烈不满。

在斋月的第一个主麻日(伊斯兰教“聚礼日”),以色列以“未接种疫苗”为由,拒绝了不少巴勒斯坦民众进入阿克萨清真寺。的确,相比以色列,巴勒斯坦民众的疫苗接种率仍然较低。但国际舆论指出,作为占领军,以色列有义务对被占领土上的巴居民提供疫苗。

对此,以色列健康部长回应称:“巴勒斯坦人的健康问题应该由他们自己负责,这是《奥斯陆协议》规定的。”(注:《奥斯陆协议》是1993年以总理拉宾和巴主席阿拉法特签的临时自治和平协议,两年后拉宾遇刺)

但巴勒斯坦疫苗供应也面临现实困难。不论是全境被封锁十几年的加沙,还是仅完全控制巴以全境4%领土、没有独立海关的西岸,都不可能在围困之下自主保障疫苗供应。

斋月期间,有一些巴勒斯坦人因“未按规定佩戴口罩”被捕。但也有媒体指出,3月,以色列尚未取消户外口罩令时,特拉维夫曾举办多次犹太市民聚会,几乎无人佩戴口罩。这样的“双标”自然引发巴勒斯坦民众愤怒。

除宗教礼拜活动和防疫问题外,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居民区的一些房产纠纷也引发大规模抗议和激烈警民冲突:斋月前后,居住于此的12户巴勒斯坦家庭收到以色列法院发来的驱逐决定,此举被视作以色列政府试图以强制手段在该地区扩建犹太定居点。

在一段流传甚广的视频中,一位巴勒斯坦妇女指责犹太定居者偷走了自己的家。犹太定居者则不紧不慢地说:“就算我不偷,也会有人偷的”。

5月15日,巴勒斯坦人站在空袭过后的难民营废墟中。图源:新华社


观察巴以问题,切忌只看一时一地,没有问题是凭空产生的。

从整体上看,以色列和犹太定居者对巴勒斯坦土地的侵蚀,是长期而稳步推进的活动。

一位犹太学者告诉岛叔,第一次中东战争时,在耶路撒冷老城外的巴勒斯坦村落,因部分巴勒斯坦人逃往国外,他们的房屋被分给了犹太定居者。但后来,这些犹太定居者并未被强制迁出。

在约旦河西岸,犹太定居者占据巴勒斯坦农民土地、焚烧巴勒斯坦农民的橄榄园乃至纵火谋杀巴勒斯坦居民的事件,早已不是新闻。

1947年,联合国决议提出,建立犹太国和阿拉伯国。但阿拉伯人的巴勒斯坦国从未真正建立,以色列却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占领了历史上巴勒斯坦地区的全部领土。

从这个角度看,“巴以冲突”本质上是民族独立问题。这一点从巴以双方实际控制区就能看出。

北部地区,第一次中东战争后被以色列吞并、施行长期军事统治;约旦河西岸,以军只是从部分大城镇撤出,但以色列非法定居点已遍布西岸,土地面积远大于巴民族权力机构实际控制的城市地区;东耶路撒冷被以色列吞并,但由于无力治理加沙,以色列于2005年决定撤出加沙并对其长期封锁。

5月14日,一名女子在加沙地带拜特哈嫩查看以军空袭后的建筑。图源:新华社

在以色列不断占领巴勒斯坦领土的同时,“锡安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的魅影始终闪现——这是源自欧洲、融合了现代民族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外来政治运动。

以色列建国前,巴勒斯坦土地上居住着讲阿拉伯语的穆斯林、基督徒乃至奥斯曼帝国东方犹太人,而欧洲的世俗锡安主义者并不是本土人。虽然高举着古代历史和传说这面旗帜,他们仍然惯于将自己的事业视为“殖民”。得到西方默许和美国支持的以色列,一手高举圣经、一手高举武器,将联合国决议并未分配给以色列的土地不断收入囊中。

在此次巴以冲突中,由于美国的阻拦,安理会至今未能发出一致声音。《华盛顿邮报》最新报道显示,尽管美国政府号称呼吁停火,但美国已经批准向以色列出售价值7.5亿美元的精确制导武器。

恶化了几十年的巴以问题已陷入僵局。面对巴勒斯坦人民利益不断受到侵蚀、加沙被长期围困的局面,巴方几乎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彻底“屈服”并集体外迁,要么拿起武器,回到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

巴以矛盾的深层次根源在历史和文化,但现实中,大国政治博弈和地区霸权主义扩张在小小的地中海西岸深度纠结。二战后,联合国决议本是一个折中方案,但执行过程中,巴勒斯坦独立建国权利却受到持续侵害。特别是近年来中东和平进程偏离原有轨道,联合国安理会诸多决议没有得到切实执行,导致巴以对立激化,冲突反复上演。

正如王毅外长所言,“正义已经迟来太久”。

文/梅华龙(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西亚系助理教授)

编辑/云歌、绫波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