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艺人柯震东砸7000万求复出,缉毒警察妻子痛哭:“我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吸毒艺人柯震东砸7000万求复出,缉毒警察妻子痛哭:“我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吸毒艺人柯震东砸7000万求复出,缉毒警察妻子痛哭:“我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吸毒被封杀的艺人柯震东,最近又现身了。

6月18日,柯震东直播庆祝自己生日,并对着镜头委屈痛哭:“这7年,已经很多人没有对我说过生日快乐了。”

随后,他又连线了当年一起吸毒的难兄难弟,房祖名

房祖名安慰好兄弟:“以前大家妒忌你很红,现在大家妒忌你可以做自己,因为很多人没法做自己。”

柯震东深表赞同,对房祖名说:“大家不是想看我们道歉吗?那我们就来道个歉。”

两人先是对着镜头连连鞠躬:“对不起,我们犯法了,以后会好好做人的。”

下一秒,又乐呵呵地笑了起来,言谈间尽是戏谑,毫无悔改之意。

可能他俩以为,假模假样地道个歉流几滴眼泪,就能洗白自己博同情。

但网友的眼睛是雪亮的:“现在道歉是不是有点太晚了?道歉就道歉,怎么还互相吹捧上了,好尴尬。祝你生日快乐,然后赶紧滚蛋。”

有些事,不是一个道歉就能原谅的,更何况柯震东房祖名两位,是从未好好悔改过。

早在2014年,柯震东就主演了电影《打喷嚏》,但一直未能上映。

直到去年,他父亲斥资7000万买下电影版权,让它得以在全台湾公映。

柯震东亲自演唱主题曲,最后还一度在某音乐平台上线。

电影见面会上,他当众痛哭,细数自己这些年的不容易。

显然他从未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所有流出的眼泪,都不过是在后悔“我本可以有更好的人生”。

同样的还有房祖名,房祖名出狱后,也不止一次筹划复出。

先是转型幕后当导演,拍摄《北京爱情图鉴》,却因网友强烈抵制而迟迟未能上映;

后来又几次试水影视剧,但都因为“涉毒”事件没了下文。

最后兜兜转转回到音乐圈,想靠出专辑为自己谋一条出路。

但种种尝试均以失败告终,即便他有一个声名显赫的父亲也无济于事。

为什么?因为吸毒,就是一个公众人物一生无法洗脱的污点。

张默、陈羽凡、牛萌萌......那些曾红极一时的“大明星”,统统沉寂至今,前车之鉴,还少么?

前段时间有人大代表提出:将“一次吸毒,终身禁演”写进法律法规当中,整治明星涉毒乱象,促使娱乐圈形成不敢涉毒的良好风气。

评论区点赞最高的留言只有10个字:“吸毒艺人永远不能复出。”

这是群众的心声,也是我们坚定不移的原则和立场。

毒品,就是我们永远不可触碰的底线

知乎上有个提问:为什么世界各国要禁毒?

一位网友回答:因为毒品,让人不再是人。

央视在1995年,曾播出过一部关于毒品的纪录片《中华之剑》。

其中的一位女孩张娟,当初因为吸了别人递来的一支藏有海洛因的烟,不幸患上了毒瘾。

吸毒5年,她的身体被彻底摧毁。她的手脚由内到外彻底溃烂,医生说“连骨头都是黑的了”。

她每天都活在毒瘾的折磨和副作用下,痛哭,挣扎,抽搐,喊叫,撕心裂肺......

今年才28岁的她,每天都在痛苦中煎熬,想死,却又死不了。

国外一位母亲,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儿子吸毒成瘾的经历。

她的儿子Cody,在短短的7个月的时间里,从一个身材健硕、快乐的小伙子,变成了右边骨瘦如柴,形同枯槁的瘾君子。

一名40岁男子吸食可卡因5年后,开始暴瘦、牙齿脱落,整个人都变得非常可怕:

加拿大也有一位男明星,从13岁开始吸食大麻,很快就越陷越深,开始尝试其他毒性更大的毒品。

16岁,正值青春年华的他就因吸食过量毒品猝死。

种种案例,触目惊心,可毒品摧毁的,又岂是身体而已。

“中国禁毒”曾报道:曾是包工头的男子阿强,通过自己的双手打拼,过上了人人羡艳的好日子。

但自从沾染上毒品,他日渐消瘦、脾气暴躁,为了筹集毒资,三百万家产化为乌有,最后债台高筑。

记录片《凤凰路》,真实记录下9名吸毒女的萎靡生活。

其中一位站街女燕子,把用肉体赚来的钱都换成了毒资,当她发现自己怀孕时,还坚持要把孩子生下来。

结果孩子生下来就是毒婴,不止有毒瘾,还患有梅毒,后来,燕子3000块把孩子卖给了人贩子。悲剧,延续到了下一代。

不仅如此,吸毒者往往会产生幻觉,有暴力倾向,会无缘无故攻击身边的人。

30多岁的王某,在连续吸食冰毒3天后产生幻觉,举刀砍伤年迈的父母,又将3岁的儿子当场捅死。

《烈火浇愁》中写道:“诱惑的背后,往往是陷阱。”

毒品正是如此。

起初,你可能只是想放松一下,找找刺激,后来,你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救。

身体被摧残,朋友亲人纷纷离你远去,所有人都避之而不及......

最后,无可挽回地坠入深渊。

别忘了:

最低级的欲望通过放纵就可以获得,而高级的欲望需要通过自律

毒品廉价地透支了人的欲望。吸毒上瘾的人,除了吸毒再无追求。如果不加控制,不但个人毁灭,还会家庭毁灭,社会毁灭。

这,也正是毒品的最可怕之处。

图片

你知道吗。

那些毒品肆虐的国家,统统都成了人间炼狱。

在南美最大的城市巴西圣保罗市中心,有一个“吸毒村”,聚集着数千名瘾君子。

那里盛行着一种廉价毒品,为了获得毒资,瘾君子们要依靠处理尸体来赚钱。

而被他们处理的尸体,恰恰又是吸毒过量死亡的。

何其讽刺,年轻漂亮的女孩因为身患毒瘾又缺乏经济来源,往往要出卖身体赚钱。

为了买到廉价的毒品,有些女孩只要大约1美元就会出卖自己的肉体。

她们面黄肌瘦,呆坐在门边,等待着一个又一个顾客上门,只为换取一天的毒资。

这样的日子,永无尽头。

在另一个毒品大国阿富汗,毒品甚至渗透到了孩子身边。

在阿富汗的一些地区,6岁到18岁之间的孩子也会吸毒,为了赚钱,他们还会收集罂粟,并且冒着生命危险把它们走私到伊朗和相邻的其他国家。

有些父母甚至会将鸦片当成零食喂给自己的小孩,这样导致大批幼童沦为瘾君子,对吸毒毫不在意。

在首都喀布尔,有一处河水已经干涸的桥洞,里面污水横流垃圾遍地,环境条件让人作呕。

但让人震惊的是,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人聚集在这里吸毒,这些人大部分是成年男性,时常还能见到老人和女人。

人们就这样麻木地生活在战火与毒品的环境下,没有希望,没有出路。

再说一个地方,缅北。

前段时间,网上掀起了一股“缅北热”。不少无知女孩声称,要攒钱去缅北当“军阀太太”。

可你知道缅北是个什么地方吗?

不仅仅军阀割据,战火连天。

还是金三角最大的贩毒基地,那里的人们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毒品的阴霾下。

甲基苯丙胺、海洛因、鸦片、雅巴、止咳水……

大学的厕所里全是注射器与针头,农民把大米都换成了白粉,种植园主在作农的饮料里加入雅巴粉末,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染上毒瘾。

那里开采玉石的矿工,下了班就聚集在棚户里吸食毒品。因为只有这种唯一廉价的“快乐”,才能让他们暂时忘记现实生活的痛楚。

何等可悲,又何等无奈。

在这样的地方,人们从出生开始就没有选择权,只能一步步被毒品推向绝路

这就是放任毒品猖獗的后果,这就是被毒品摧毁的社会。

这,是你愿意看到的明天么?

图片

还记得当年柯震东被封杀时,他的粉丝纷纷喊冤。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他长得那么帅,吸毒怎么了?

求求你们,放过柯震东吧。 

但,这是我们放不放过的问题吗?

一位网友痛心疾首地问道:

吸毒能被原谅的话,那些死去的缉毒警察能复活吗

看到一组数据:2017年至今,我国已有33名禁毒民警牺牲,64名禁毒民警因公负伤。

他们穿梭于枪林弹雨,与穷凶极恶的毒贩斗争。

他们从事着天底下最危险的工作,却从来无怨无悔。

2017年,四川缉毒警察贾巴伍各在追击毒贩的过程中,被子弹从锁骨射入,贯穿胸部,壮烈牺牲。

而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管我,快追。”

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公安局原缉毒队长黄仲权在执行卧底任务时被发现,遭受了严刑拷打。

他被毒贩用铁线穿锁骨,辣椒水灌眼睛,烟头烫身体......

折磨了整整6个小时

但被解救出来后,他说的却是:“我做这个工作,没有后悔过。”

我始终记得一位普通的禁毒民警,施翔宁。

1986年,他为了追捕毒贩,毫不犹豫地跳进翻滚的河水中,不幸牺牲。

牺牲的时候,他只有23岁,与妻子孙洁刚结婚3天

为了纪念亡夫,妻子孙洁在他死后一生未嫁,在云南禁毒第一线工作了近30年。

她说,“施翔宁死得光荣,但我的丈夫再也回不来了。”

前面提到的纪录片《中华之剑》,有非常令人痛心的一幕。

缉毒警王成洲牺牲后,躺在棺材里,身边众人痛哭不已。

老母亲颤颤巍巍地走来,突然抬手轻轻打了儿子一巴掌。

她声泪俱下地问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你怎么能走在我的前面?”

这一巴掌,扇痛了多少人。

所以我始终认为:在英雄们血淋淋的付出面前,吸毒艺人们永远不配复出。

今日曝光吸毒艺人,不是为了宣传他。

而是为了立场鲜明地抵制,让吸毒艺人永世不得翻身。

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知错不知错的问题。

这是黑白是非的原则问题,是影响我们下一代的问题。

退一万步,即便真心改过了,大可默默生活,重新做人。

但继续当公众人物,万万不可。

有句话说得好:纵然世事难料,但是非黑白,不能颠倒

今日,若我们继续纵容,视若无睹;

明日,我们将永坠深渊,万劫不复。

现在,是我们做出行动的时候了:坚决不碰毒品,向吸毒艺人说不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