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被沦为性交易者每天多达35次:全球人口贩卖究竟水多深?

“在越南的时候,我曾以为欧洲是粉色的,现在才发现她是黑色的。”
1
2019年发生了震惊世界的“英国货车藏尸案”。

2019年10月23日,英国埃塞克斯郡卡车内发现39具尸体,其中有38名成年人和一名少年,这名少年,只有15岁。


当这个集装箱被打开的时候,警察看了噩梦般的悲剧:

里面的门上到处都是血手印,显示死者生前曾拼命拍打求救,集装箱里的人都衣着单薄,有些甚至没穿衣服,他们身上和周围地上都有血迹,最靠近门口的人,被发现时口吐白沫。

据英国公路运输协会首席执行官理查德·伯内特表示:“这样的集装箱,一般被用来运输花草或是新鲜的农产品。如果冷藏,集装箱温度将设置为-5℃,如果冷冻,则是在-25℃。常人在这样的条件下,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

无法相信,这些人在死之前是多么的绝望和撕裂啊。


而他们为什么要躲在冷冻车里呢。

因为冷冻车是偷渡者躲开警方红外热成像仪的常用手段,并不是司机无意中打开了,但这可能是某个环节出现问题了,才导致39个人都被冻死。

最近案件有了新的进展,据英媒,39名受害者中,有将近25人来自越南同一个村庄。

而越南警方,已经陆陆续续接到一些家庭的失踪报案。

26日,越南电视台报道了「疑似遇难者」父母收到的女儿道别短信:对不起妈妈,我这次出国没有成功。妈妈我爱你,我不能呼吸,我要死了。


多么令人心碎,这个发短信的女孩,只有26岁,却已是家中的经济收入顶梁柱。


她听说在英国当美甲师 ,一月的收入可达2000英镑(1.8万人民币)。一家人举债凑了3万英镑(27万人民币)给人贩子。而据调查,这3万英镑是一个越南农村人劳作30年的收入。

得知女儿讯息的父母,痛苦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生活已经很艰难了,厄运还要一次又一次降临。


还有一个叫Nhung的女孩,她今年只有19岁,她的家庭只有她一个人可以赚钱,她15岁就辗转几个国家打工,最后坐上这辆死亡卡车。


在失联前,她自己的脸书上发了一句话:“在越南的时候,我曾以为欧洲是粉色的,现在才发现她是黑色的。”


年纪最小的15岁少年名叫Huy Hung,他的父母患病,为了给家里分担经济,他选择去英国。

他的家人得知之后,悔恨无比:“我不想让他去(英国),我希望他呆在家里,结婚,但他想到国外挣钱养活我们,因为我们都得了病,工作的机会并不多。


只可惜,这么懂事的儿子,再也回不来了。

2

这个死亡卡车案件,初步被判断跟偷渡有关。

这种悲剧,不是唯一。而在集装箱中的旅程,也只是漫长的偷渡计划的其中一个小环节。

在庞大地下偷渡世界里,亚洲人、非洲人、东欧人、中南美洲人都包含其中。

偷渡组织甚至在网络上发布广告,鼓吹偷渡过程有多安全,抵达之后就是天堂。

等这些被蒙骗的人交上偷渡费,踏上偷渡的旅程,才是真正噩运的开始,那个时候,他们的生命已经不被自己掌握了。

偷渡的路线,非常的复杂,海运,沙漠,每个环节都可能成为偷渡者的黄泉之路。

2013年在尼日尔,偷渡车因为故障而被困沙漠,92人被活活渴死。


没有钱的偷渡客,通常会选择海运,2016年5月份,偷渡客乘坐没有动力的船出海,结果行进途中船舱漏水,300多名偷渡客永远淹没在看不到海岸线的汪洋中。


即便是到了欧洲大陆,也不意味着旅程安全结束了。因为各国对偷渡的严格管控,偷渡者不得不像货物一样被塞进集装箱。

密闭的集装箱意味着:缺氧,黑暗,隔音,缺少食物。

2000年6月2日,英国多佛港发现了58名偷渡客死亡的惨案。

这些人全部来自福建省,偷渡者年龄大约在16岁至于43岁之间。他们被送进货车前每人只有一瓶水和一罐西红柿罐头,卡车开出后不久,司机关掉了车厢里唯一的通风装置,他们因此活活憋死的。


奥地利偷渡案中,司机米特科因为忘了让车门部分打开,保持空气流通,导致锁在车后的71名偷渡者全部窒息死亡。


这种跨国的偷渡行程,每一步都提心吊胆,随时面临失去生命的危险。

而曾经的偷渡女皇郑翠萍,在其策划的“金色冒险号”偷渡事件失败后,她听到10人冻死的新闻,只是懊恼“自己近来运气不佳。”

3

即便是偷渡成功了,也并不意味着偷渡者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得到他们梦想的一切,事实上,他们连起码的安全和自由都没有。

因为身份不合法,他们在异国偷偷摸摸如地下老鼠,男性容易沦为奴隶,而女性大多数被买到妓院,从事性交易。

当今世界是存在奴隶制的,世界约有1000万至2700万人沦为奴隶,是的,就是当下。(2009年,国际劳工组织(ILO)报告)。

他们从事的的工作就像奴隶,比如渔业奴,在糟糕的环境下超负荷的工作,休息的时候则被锁进笼子里,毫无人生自由可言。


受害最多的还是女性,2016年全球人口贩运报告,被贩卖的人口中,51%为成年女性,21%为成年男性,20%为女童,8%为男童,女性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女性被沦为性交易者,被迫提供性服务,有时每天多达35次,一天为十几个男人服务,为此她们得不到任何保障,性病,流产,艾滋病,严重的风湿病,甚至有的在堕胎第2天,身体没有恢复就开始被迫性交易。


摩尔多瓦少女Svetlana说了一些惨无人道的内容:为了取悦一些有钱有势的老头子买家,人贩子几乎不给我们吃饭,只让喝水,因为那些老头对瘦的快饿死的女孩有强烈的欲望。

等到身体被压榨干了,没有活着赚钱的机会,那么这还没完,死后,他们的尸体可能会被冷冻,身体被切开,器官被拿出来交易。


美国调查记者斯科特·卡尼耗时十年之久,跟踪调查全球人肉交易之后写了一本书《人体交易》。

他在书中写到,血液可以分离给手术用途;

关节韧带可以从骨头上刮下给受伤的运动员;

心脏、肾脏,肝脏等可以给器官衰竭者使用;

连骨骼都可以作为人体标本。


被人贩子控制后,这些人就不再有起码的尊严和人格,而是被活活屠宰的对象。

活着被惨无人道的人贩子利用和压榨,死后再被人贩子被作为人体交易。

更可怕的,被发现的受害者还是少数,还有更多的受害者正在消失,被失去自由,被迫害,而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4

人口贩卖这个市场为何如此夸张和恐怖呢?

1 市场需求巨大。

2 商业模式技术含量低,门槛小。

3 利润巨大。

4 风险小。

UNODC发布的《2014全球人口贩运问题报告》中显示:过去10年,在打击人口贩运犯罪时,世界上约40%的国家没有或极少有人因此获罪。

《每日电讯报》记者科林·弗里曼怒骂:“在面对人贩子时,欧盟简直一无是处。”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说到: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

而这个黑色产业的总利润超过1000亿美元,有人分析这比谷歌苹果微软星巴克这些大企业利润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

更多的贩卖,可能就在我们身边。

2016年的时候,一个12岁少女怀孕的新闻,又揭开了人口贩卖有多残忍。

在徐州,一对男女,带着一个只有12岁的女孩来产检,他们表示女孩已经20岁了。

医生一看这分明只是个小女孩啊,报警后查出,这个女孩来自越南,被一中国30多岁男子花了3万块,买来当老婆用的。

18年的时候,90后青年薛启辉,在新闻上披露自己3岁就被拐卖,被人贩子打断手脚,成为沿街乞讨的残疾儿童。


更惨的是,如果哪天他没有讨到钱,便会遭到毒打。多年后他自己都说:“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人口贩卖的产业链是真实存在的,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护好自己。

利益之下的人口贩卖团伙,他们还发现不用花钱购买人口,直接拐卖利益更大。

因此在异国他乡游玩的年轻单身女性,最容易成为人贩子和犯罪集团的目标。

出国旅行切记跟随正规的旅行社,即使多花钱点也无妨;在陌生国家,最好不要独自一人;深夜不去人迹罕至或治安不好的地方;别去夜店和嗨吧;陌生人的东西不要吃,防止下药;跟家人朋友随时保持联系。这里姐不是鼓动大家得被害妄想症,只是这个世界我们了解的真的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少。


那些看似离我们很远的东西,很可能就发生在身边。
为了利益,为了金钱,有些人红了眼睛泯灭了人性,无恶不作。

毕竟祈祷世界变得美好似乎是没有用的,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不侵犯别人的同时,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好好保护自己。

这个世界太复杂了,祝我们都能平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