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都拿元宇宙当定语了

别吹元宇宙了。

文丨张楠

来源丨投中网

《失控玩家》火了,这部被打上“元宇宙(Metaverse)”标签的游戏电影,国内上映一周,票房就达到2.35亿元。而我看完这部电影,居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我不否认,电影是一部水准之上的爆米花之作,元宇宙也是关注度极高的概念,只是“元宇宙”这一标签,贴的也太生硬了。

电影中游戏的设备并不是VR(虚拟现实),只是与现在并无二致的电脑,游戏也是“接任务-完成任务”的传统模式,除了能用声音与NPC、玩家对话外,女主与NPC男主接吻都要卡个BUG。如果这也能叫元宇宙,那我十几年前玩《魔兽世界》时开YY语音打副本,不也是元宇宙吗。

业界对于元宇宙还没有明确的定义,但作为移动互联网之后的下一代平台是基本共识。普遍接受的概念是其字面定义“Meta+Verse”,意味超越现实的虚拟宇宙,不少公司已经宣布向元宇宙转型,比如Facebook就宣布5年内成为元宇宙公司,国内社交平台Soul的Slogan也变成了“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甚至现在满大街的BP名字也都拿元宇宙当定语了。

既然元宇宙算是共识,努力奔向未来当然不应被排斥,我只是怀疑,大众被区块链、VR、AI等概念反复折磨的神经,能否再次经得起这样的消耗?我们毕竟经历过太多这样雷声大雨点小、挂羊头卖狗肉,甚至打着未来的幌子收割的事情。

在强调一次,我不排斥元宇宙,任何伟大的事业,当初也许都是不切实际的幻想。

三年前,斯皮尔博格执导的《头号玩家》上映时,就为观众呈现出一个惊艳的虚拟世界:未来的人们通过头盔等外设,将自身意识与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相连接,也就是游戏“绿洲”,视觉、听觉、触觉、嗅觉、味觉甚至性刺激,都可以在游戏中体会到。

以现在的定义来看,“绿洲”这个虚拟空间完全符合元宇宙的标准,不过其时元宇宙概念还未大行其道,虚拟现实(VR)技术正处于应用的低谷,今年VR游戏平台Roblox上市时,首次将元宇宙写进招股书,450亿美元的市值带火了元宇宙概念。

登录Roblox,能够参与的依然只是由像素块构成的简陋游戏,丰富了创作自由度却限制了沉浸感,如果类比起来,除了3D、官方交易平台、创造独立游戏等元素,我感觉不出与十几年前《魔兽争霸3》编辑器,有任何本质区别,如果只以玩家角度来看,Roblox恐怕也只是元宇宙的雏形,但不得不说,Roblox也为后来者提供了前进的方向。

不止游戏公司,其它领域也正在逐步构建自己的元宇宙,8月20日,微软公司公布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字节跳动收购Pico小鸟看看,希望借助其VR技术在未来构建社交元宇宙。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不同领域的元宇宙构建完毕后,会不会出现一款统治级应用,打破不同领域元宇宙的壁障,建立一个大一统的虚拟世界?

即使建立起元宇宙之后,挑战也不会少。如果尽情想象,创造一个如绿洲般的元宇宙,拥有与现实独立的社会法则、经济系统甚至生存方式,势必会颠覆现实世界,而且与移动互联网应用如短视频等不同的是,一旦陷入沉浸感甚至超过现实的元宇宙,现实世界除了作为维系元宇宙存在的基础存在,恐怕没人会在乎。

现在的剧本杀,未来的元宇宙

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诞生了描述虚拟世界的科幻小说《皮格马利翁的眼镜》,70年代获得雨果奖的《插电女孩》、80年代的《创》《神经漫游者》等,无一不是从各种角度描写了未来的虚拟世界,2005年上架起点中文网的小说《从零开始》,主题就是一款高度真实的虚拟游戏,至今还排在游戏小说总榜第三位。

一本90年代科幻小说《雪崩》带来的元宇宙概念,因一家公司的上市被推至风口,这事本身就很科幻,细究下来,不管是元宇宙还是虚拟空间,亦或是数字化生存,不如说是人们一直幻想的生存方式,如今终于有了实现的希望。

如果不谈花里胡哨的概念,现实中最接近元宇宙的活动,我认为要数剧本杀:一段脱离现实的剧情,与剧情有极高契合度的空间,玩家还要换上合适的服装,不管是推理本破解凶案,还是情感本体验剧情,在一场剧本杀局的几个小时中,玩家全部深度沉浸其中,我时常想,是不是现实世界实在太过无聊,剧本杀为人们提供了短暂的逃离空间。

不过剧本杀终究还是少数人的娱乐活动,互联网才是几十年来改变人类生活的核心,然而不管是游戏、视频还是电商、外卖,从根本上来说,依然没有帮助人类摆脱现实的束缚,元宇宙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登上舞台,以国内外顶尖互联网公司的布局来看,元宇宙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方向,愈加成为强有力的社会共识。

图/天风证券

腾讯研究院认为,2020年开始的疫情,也加速了元宇宙时代的到来,许多真实场景被搬到虚拟世界中,发布会、演唱会、毕业典礼、在线教育,种种体验正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转移到线上。随着线上线下的打通,人们倾向于将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花到虚拟世界,因而认知也逐渐转变。一种新的社会共识正在诞生——虚拟世界不是假的、无关紧要的,而是一种人类全新的存在状态。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最近接受了一场采访,CBS(哥伦比亚广播公司)主持人与他分处两地,均头戴VR设备,手持动作捕捉设备,最终模拟出一场与以往不同的“面对面”采访,效果令人惊艳。扎克伯格曾表示,5年内要将Facebook变成元宇宙公司。

未来的生活将是一场游戏

改善线下生活方式和效率,提升线上内容质量和数量,是过去二十几年来互联网发展的两大核心方向,也催生了如Google、Facebook、阿里、腾讯等一众市值庞大的互联网公司。如今,这些公司正紧锣密鼓筹划元宇宙时代的模样,虚拟的游戏空间将是承载未来生活的主要方式。

詹姆斯·卡斯《在有限与无限的游戏》中,认为在有限的游戏中,玩家在封闭的空间内,是以洞悉游戏规则、提高数值,获取最终胜利为目的;而在无限的游戏中,没有胜负概念,没有开始结束,目的就是将更多的人裹挟至游戏中,不断探索游戏边界。虽然书中的“游戏”实指社会,不过当一款游戏的边界,超越如今的社会范围时,游戏即社会。

曾经我们逛BBS、博客,现在我们用微博微信,刷短视频看综艺,再时不时帮朋友砍上一刀,刷几局王者吃鸡,这些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部分功能,在元宇宙游戏中都能实现,而且沉浸感更强。2020年4月,游戏《堡垒之夜》邀请美国说唱歌手Travis Scott(章鱼哥),在虚拟世界中举办了一场“沉浸式”演唱会,吸引了全球数千万名观众,当巨型的章鱼哥从玩家身边走过,没有一场现实的演唱会可以比拟这种效果。

在元宇宙时代,一部分需求也将不复存在。试想,如果人们的工作、生活、娱乐都在元宇宙游戏中,精致的大房子还有什么意义?有了游戏中精致、绚丽的服饰,现实中的几衣柜衣服如何安放?在家里就能开会、与朋友面基,还用得着天天挤公交地铁上班,排队打车吗?

图/天风证券

这一天还有多远?现在还不得而知,不过按照目前我国VR行业的发展规划,目前我们正处于视觉的部分沉浸向深度沉浸过度,2030年将实现完全视觉的沉浸感体验,部分重要的技术指标分别为:单眼屏幕分辨率8K、精细化虚拟化身、 渲染处理速度16K/240 FPS、眼球追踪、触觉反馈、虚拟移动等,通俗地讲就是基本能达到现实的体验。

图/安信证券

相关的融资规模也在扩大,据统计,2020 年全球 VR/AR 投融资规模达到 244 亿元,投融资并购发生 220 起,规模与数量均实现连续三年上涨。2018/2019/2020 年海外 VR/AR 投资规模分别为 108/163/223 亿元。安信证券认为,考虑到国外 VR/AR 产业领先国内 2-3 年,资本对行业的研究和理解更加深入且投融资活动更活跃,预计未来 2-3 年国内 VR/AR 初创企业将迎来一波并购热。

图/安信证券

要实现如《绿洲》般的体验,脑机接口是没法绕过的门槛。目前热度最高的,要数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最近马斯克公布了一段脑机接口的最新测试视频,其中显示一只名为“帕格”(Pager)的9岁猕猴通过内置的Neuralink设备实现了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不过这一技术显然面临不小的难题,除需要在大脑植入芯片让人难以接受外,对道德和伦理的挑战也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元宇宙中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普通人很难拒绝畅想,但就如同《失控玩家》中的台词,“这一刻是真实的,我们别错过今天”,在元宇宙时代来临之前,咱们能不能稍微真诚点面对生活和工作?也希望巨头们在产品还未成熟之时,少一些大词崇拜和概念魔方,多一些举重若轻和真心实意,千万别像王小波喜欢引用的寓言一样:大山临盆,山崩地裂,生出的却是一只耗子。

投中微话:

你怎么看待“元宇宙”这一热词?是未来趋势,还是被鼓吹的概念?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