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上周末,李一男出狱了。

说起他,“天才”是最合适的形容词:15岁考上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26岁成为“华为太子”,38岁成为百度CTO,41岁用300万狂赚10亿。

但这样一个牛人,却在2015年因为区区700万的“内幕交易”入狱两年半,直到前天才出狱。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无独有偶,快播的王欣,也会在不久后出狱。

因为快播,王欣被全中国数亿网民记住了名字。在快播之前,还没有哪一款视频软件能把p2p技术玩得如此极致,种子、链接都能看视频,还能剪辑视频。

当时,快播已有5亿用户,占据全网视频点播8成以上的份额。但却因为版权和不良内容轰然倒塌,王欣被判入狱,三年后的现在才得以出狱。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说起李一男和王欣,不得不提他们的前辈孙宏斌:

27岁就被柳传志视为接班人,却被柳传志亲手送入监狱,在大牢蹲了整整4年,出狱后靠房地产起家,赚得百亿身家。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问题是,孙宏斌只有一个,更多企业家在监狱中走过一圈,出来后却大不如前。

健力宝的创始人李经纬,2002年因为涉嫌贪污犯罪被捕,之后因中风保外就医,2013年背负着罪名郁郁而终,但他一直没有承认自己的罪名,每次面对律师,他只会叨念两句话:“有错但无罪”、“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曾经主导“中国第一庄”的唐万新,曾凭借德隆非法集资406亿,资产一度超过1200亿,2016年,在监狱度过了近18年的唐万新出狱,此后悄无声息。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褚时健、孙宏斌这些人从监狱出来后东山再起的故事,总能被人津津乐道,这是因为牢狱的剧情总是悲凉,仅存的励志最是稀缺。

然而,世事无常的残酷,才是中国商人们在牢狱之灾中的主题曲!那些从监狱中走出来的企业家们,他们被监狱改变了什么,他们又将如何面对未来的人生?

在北京冬日阳光中重获自由的李一男,大概还会记得2年前的那个夏天。

当时,他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CEO,决心要打造一款中国最牛的电动车。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他说:“做一些让自己觉得激动的事情,将一切过往归零。”

在小牛电动的发布会前,他已经得到了5000万美元融资;产品登录京东众筹,5分钟破500万,最后创造了7200万的神话。

发布会后第一天,他就带着一帮人下到生产工厂,揪出了对工程车60多处不满意的地方。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一切似乎都朝着李一男的计划展开,他甚至在微博上说:“这是我人生最后一次创业。”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然而,在发布会后第二天,刚下飞机的李一男就在深圳机场被带走拘留,涉嫌“利用内部消息炒股”获利700万,后被判刑两年半。

消息一出,业内一片哗然,李一男会缺这区区700万吗?他26岁就成为“华为太子”,41岁就用300万狂赚10亿!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李一男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22岁进入华为实习,毕业后转正,开始了恐怖的职场升迁之路:

2天成为华为工程师;15天升为高级工程师;2年成为华为总工程师;26岁成为常务副总裁,被任正非视为接班人。

然而,“天才”的一面是聪慧,另一面却是不懂人情世故。有华为老员工称他“不会假以辞色,对其他副总也是态度粗暴”,以至于后来离职,他都和大多数高管有着不同程度的交恶。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直到遇到挫折,曾经的棱角才能被磨平。

2000年,李一男带着1000万外出创业,创办了港湾网络,本来只是销售华为设备,所以任正非很是支持。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李一男(右二)

然而,李一男并不满足做一个小小的分销商,他从华为挖走了大量研发和销售人员,复制华为的销售模式,直接和华为竞争。

这下子,任正非不淡定了,他在会上大发雷霆:“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

随后,华为“打港办”成立,对港湾网络围追堵截,李一男不得不低头,接受华为的收购,重回华为,挂着一个“首席科学家”的虚职。

据说,当时任正非给他安排了一间透明玻璃的办公室,每天都有一波波员工特地跑来参观,“快看,这就是李一男那个叛徒。”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在郁闷中离开华为后,李一男先后担任百度CTO、12580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但再也没有重现当年在华为时的辉煌。

创办牛电科技,则是他重新证明自己的最好机会,看得出来他确实是憋了一口气想大干一场的。

然而,这个机会刚刚开了个头,就被迫中断了。

30岁生日那天,孙宏斌是在监狱度过的,据说当天晚上他蹲在牢房的角落,一夜未眠。

刚进监狱时,他的孩子刚出生4个月,他死活不让妻子把孩子带来给他看,因为不想看到父亲是这副模样。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在看守所和监狱待得久了,时间的概念变得非常模糊,“一天一天,在那里面度日如年,但是又度年如日……每一天是完全一样的……一年过去和一天一样,但是过一天也跟过一年一样。”

可以说,从1990年5月到1994年3月,孙宏斌的日子是一天一天熬下来的。

然而,在被柳传志亲手送进监狱之前,孙宏斌在联想可为风光无限,甚至被柳传志视为接班人。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1988年,25岁的清华水利硕士孙宏斌加入联想,本来只是柳传志为牵制老同志的年轻力量,干起销售却是一把好手。

1989年,26岁的孙宏斌成为企业部经理,两个月在全国建了13个独资分公司,营业额做到2400万元,还为联想解决了1000万挤压产品。

1990年,27岁的孙宏斌成为企业发展部经理,拥有人事任免权,柳传志很看重他,说他是“少见的能一眼把行业看穿的人”。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然而,年轻气盛的孙宏斌有点忘乎所以,他创办了一张《联想企业报》,头版赫然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野心昭然若揭。

联想在外地的分公司,人是他挑的,财务不受集团控制,手下的员工被调侃“只听孙总的,假装听李总的,不知道有柳总”,这让柳传志很是不满。

能把你捧多高,自然能把你摔多惨,后来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1990年5月,孙宏斌因涉嫌挪用公款被捕,被判5年。

然而,多年后总结这段经历,孙宏斌并没有过分伤感,他总结:

911成就了布什,二战成就了丘吉尔和罗斯福,而对自己来说,那个事件是非常关键的事件。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在监狱里,孙宏斌学到的最重要一课可能就是“识时务者为俊杰”,虽然因为学历高,他在监狱没受多大罪,但监狱人来人往,他也懂得明白做人要保护好自己。

1994年,表现良好的孙宏斌提前出狱,出人意料地约了柳传志吃了一顿饭,为自己当年的冲动向柳传志道歉,希望重新得到他的谅解和支持。

两人一笑泯恩仇,孙宏斌拿到柳传志出资的50万元,在天津创办顺驰,进军房地产,之后便是顺风顺水,屡屡成为“地王”,后来卖顺驰、做融创,还接盘乐视和万达文旅及酒店项目。

后来孙宏斌说,“如果想不开,我出来以后拎着把刀子就把柳传志给宰了,但是你拎着刀子,谁也不敢跟你打交道了,你这一辈子就永远没戏了。”

没有跟过去、和柳传志的和解,就没有孙宏斌后来的一切。

不仅如此,监狱给孙宏斌留下了一个更明显的烙印——他是为数不多敢在记者会爆粗口的企业家。

他曾这样吐槽贾跃亭:

“主要就是老贾(贾跃亭),他犹犹豫豫的,该卖不卖,不坚决,前几天开股东会还说,7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少。我X你妈,都这时候了,还一个都不能少,你能做好一个就不错了... 贾跃亭谁的话都不听,劝了也没用。”

同样在监狱中想明白的,还有黄宏生。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黄宏生是谁?创维的创始人,90年代中国彩电品牌当之无愧的大哥大。

黄宏生的前半生,是属于彩电,属于创维的。1987年,他辞掉华南电子进出口公司的铁饭碗,只身去香港下海经商,创立创维。

创业初期,黄宏生经历了无数困境——做电子产品代理,货卖不出;做解码器,被电视台放了飞机;做彩电,因技术落后无人问津。

在破产边缘,黄宏生挖来一群彩电专家,终于做出了国际领先的第三代彩电。1994年,创维年产彩电40万台,2000年更是年收入70亿元,成功在香港上市!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创维在香港上市

事业的成功让黄宏生更忙碌,他凡事亲力亲为,事无巨细都要过问。慢慢的,这种亲力亲为就变了味,变成了重视权力,甚至中层发放奖金超过1万元都要他亲自批。

不仅这样,他还变得越来越抠门,在创维有两个段子:一是他只想以2000元的月薪招揽MBA人才;二是他和手下考察市场,4个人只开一个标间,2人睡床,2人睡地。

员工私底下都吐槽:老板简直是典型的中国小商人。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最先受不了的是陆强华,彼时他是创维销售总经理,1997年加入创维,2年就把创维的利润从8000万拉到3.2亿元。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然而,随着他功劳越来越大,黄宏生从高兴、感激变成了猜忌、不安,随后下令将陆强华升为创维中国区董事总经理,明升暗降。

陆强华一下子火大了,随即投奔创维死对头高路华,还带走了150名销售精英,包括了11位片区经理,要知道创维一共才24位片区经理。

这样一来,创维股价大跌,市值暴跌80%,亏了1.25亿港元。

祸不单行,当时黄宏生和别人合作做房地产,因为私自挪用创维的钱,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后被判刑6年。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刚进入监狱时,黄宏生还是那样子,觉得公司没我就要不行了,谁知创维年营收保持着10%以上的增长,股票市值翻了近10倍!

这下黄宏生才在狱中幡然醒悟,从前把自己摆得太高了!在狱中,他平心静气地反思自己的过去,深刻意识到,公司最重要的是治理结构和运营方式。

2009年,黄宏生出狱,表示“只有被火烫了,才知道什么是疼。不期而至的牢狱生涯让自己更加淡定从容”。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出来之后,他没有选择再做彩电,反而做了新能源汽车。什么都不懂,他就从零开始,把家都搬到了工厂,每天六点半起床,先去厂子转一圈,上午去研发中心请教,下午处理客户的投诉和批评,像一个小学生一样认真。

这时,他已经不想再做那个高高在上的大老板,而是脚踏实地地开始做生意,这样的日子他耐着性子过了4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4年南京青奥会,黄宏生的600架纯电动客车服务了全世界的运动员,此后的年收入更是达到了55亿元。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然而,不是所有人都能像孙宏斌、黄宏生那样幸运。

东山再起的故事固然美好,但不得不承认,残酷的命运才是中国商人在牢狱之灾中真正的现实。

兰世立,前东星集团董事长,曾经的湖北首富,2010年因为逃税被判四年,2014年出狱后,却卷入合同诈骗案中,潜逃到新加坡,被广州警方发布红色通缉令通缉。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还有太子奶创始人李纯途、顾维军,后者出狱后曾高调召开媒体见面会,带着一米多高的白纸帽子,上书“草民完全无罪”,但两人出狱5年来,剧情没有任何反转。

李一男、王欣、孙宏斌、黄宏生...那些被监狱改变的企业家们

其实,企业家入狱现象不会消停,很大程度就是因为中国企业家普遍缺乏对法律和秩序的尊重,玩火之人反被火吞噬,也就意料之中。

问题是,出狱之后,企业家们将面对一个怎么样的江湖?

已经走出监狱的李一男,将会如何重新开始?

三个月后重获自由的快播王欣,又将掀起怎么样的波澜?

最大的问题或许是,离开这么久,他们还能赶上这个时代吗?

王欣的偶像是《荒野求生》的贝爷,他很喜欢贝爷的一句话,或许这就是答案:

“我无法想像,一个不对人生这场游戏倾其所有的人能够获得成功。这在求生的世界里也一样真实,幸存着永远都是用尽全力。只为活下去的人。在人生中,在求生的关键时刻,如果你踌躇不定,就会失去力量。”

或许对于这些曾经的牛人来说,进不进监狱并没多少区别,因为在他们看来,世界一直是荒野。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