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被闪电击中,还能生还的“不可能事件”!

在这些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罕见,统计数据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些在统计学意义上,被称为百万分之一的人,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无论是算成100万人口之一(大约是塞浦路斯或毛里求斯的人口数),1100万人口之一(想想希腊或比利时),还是2亿人口之一(巴基斯坦或巴西),下文中提到的这三故事,都是超乎寻常的……

“我20多岁时几乎被闪电击毙 - 而且是两次”

BethPeterson,49岁,来自美国佐治亚州

“一道闪电把一棵树劈成两半,这棵树距离我只有50码,这时雨水已经浸透了我的靴子,我的心脏在胸口砰砰作响,发生这一切的时候,除了漫天浓密乌云外,没有任何预示。

在我躲避之前,一道巨大的光从我身上掠过,然后我被抛到了30英尺外的地面。我感觉自己的每一寸身体都在燃烧,闪电正在燃烧,正在杀死我。然后,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黑色。

我24岁,在佐治亚州本宁堡的军队中担任士兵。那天晚上,我正在另一名警卫检查供应点的弹药。他试图把我带到医院,尽管闪电击中了我的脚,射穿了我的身体,从我的嘴里和脑袋中射出,以至于我的心脏停止了,但好在医护人员让我苏醒过来了。

当我到达医院时,医生对我幸存下来感到惊讶。那时我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想知道我是否是被枪杀了或是遭遇了炸弹爆炸。我花了几个小时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能说话,因为我的下巴坏了,由于严重的脑损伤,我无法理解言语;由于脚部的血管已被完全摧毁,我无法行走。我很感激我还活着,但我的生命却永远改变了。

我做了12次手术来修复我的下巴和被截肢的脚趾。慢慢地,我开始重新学习阅读,写作,谈话和走路。一开始要使用拐杖,后来当我更强壮的时候,我腹部的核心肌肉开始能控制平衡。我感到无助,但每一个恢复的迹象——背诵字母表,完成基本的数学公式,又都带来了一线希望。当身体康复之后,我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恰好在我被击中的一年之后,我家门外正在酝酿一场风暴。那时我因为仍然无法工作而呆在家里。我的心理医生鼓励我面对自己的恐惧,而不是在恶劣的天气里躲在室内。于是,我鼓起勇气,走到我们的门廊。

然后......我感觉到了。同样的闪光,同样令人痛苦的燃烧。我被弹回到房子里,我的男朋友大卫冲到我身边。在我失去知觉之前,我确信自己会死。

闪电每年导致全球4,000多人死亡,在美国遭受闪电袭击的几率为700,000分之一(英国为 1000万分之一)。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击中两次,并且是在一年之后的同一天,据我所知,这种统计数据是并不存在。

这一次并没有像第一次那样造成太大的物理伤害,但因为我还在恢复期,所以医生并不知道第二次损伤的程度。我的日子一直在医院预约,做康复中反复循环着。我生活在恐惧之中,并一直都在关注着天空,对云、雨和闪电有一种执着。

第二次受伤四个月后,我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借助拐杖进行行走,大卫和我决定结婚。第二年,我们有了一个儿子,凯西。在每次手术、每次康复训练后,他们都是将我从痛苦中拉出来的幸福的灯塔。

已经25年了,我还在痛苦中。这可能听起来很奇怪,但被截肢的人都会明白,痛苦从未离开过,你只是学会与它并存。但是,我并不沉溺于这些负面的事情,而是和其他创伤后应激障碍和慢性疼痛患者聊天。2013年,我写了一本关于如何通过疼痛来让自己变得更强的书。

被闪电击中可能无可挽回地改变了我的生活,但同时也给了我一个人生目标:帮助别人。

“我一辈子都在病,但我不会让它打败我”

Lydia-JaneBishop,26岁,来自伦敦

“当我四周大的时候,我的眼睑下面开始生长坚硬的球状膜。我的妈妈告诉我,即使切除,它们还是会变得越来越大。滴眼液和抗生素都不起作用,尽管转诊看了很多专家,但没有人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在18个月大的时候,妈妈带我去农场看望一位朋友,但在一小时之内,干草使膜膨胀得太厉害,以至于我完全失去了视力。我们赶回伦敦,幸运的是,摩尔菲尔德眼科医院的JohnDart教授之前见过这种病情。我被诊断出患有低蛋白氨基酸血症,这种遗传性疾病,每一百万人中约有1.6个人受到影响,这种疾病会导致粘膜(如眼睛,嘴巴,鼻子,胃和呼吸道)上生长出厚厚的组织。

令我的家人感到宽慰的是,我终于得到了诊断,但却又被告知几乎没有什么治疗选择,而且也没有治愈方法。因为太罕见了,人们对它将如何发展或是否会造成永久性损害知之甚少。

我的妈妈继续研究这种疾病,但找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我不得不每隔五小时涂一次被称为肝素滴剂的强效眼药水,就这样一直持续到我五岁。当膜(称为“木质病变”)从我的眼睛移到我的牙龈时,我的牙医开始感到为难。我开始每三个月做一次专科清洁,但它并没有缓解我口腔中尖锐的、抽动的疼痛感,它就像是一个持续的难愈性溃疡。

当我进入青春期时,我的生殖道开始被这种疾病所感染。我那段时期很痛苦,因为出血严重导致自己非常虚弱。19岁时,病变开始影响我的鼻子、扁桃体、声带、肺部,并阻塞了我的呼吸道,以至于有时候呼吸都很费劲。我开始哮喘,开始低声说话,因为我总是失声。那时我正在做销售,只好请无薪病假,后来因为跟不上工作进度而收到了书面警告。

就在那时,我的妈妈找到了一位正在研究这种疾病治疗方法的美国研究人员。在一起讨论之后,她为我签署了一项临床试验来测试一种新药,其目的是防止病变复发。我无法想象没有痛的生活,但我可以告诉我的妈妈,我其实是绝望的,是她的希望给了我希望。

2015年,我辞掉了工作,带着妈妈前往印第安纳州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试验,其中包括每三天进行一次自我注射。令我惊讶的是,我的症状立即得到缓解:我能看得更清楚,我的喉咙感觉更通畅,而且变得比以前更有力量。这种宽慰和幸福感是难以形容的。我一直在想的是:“我无法相信这就是人们平日里正常的感受。”

患有罕见疾病会让你感到痛苦的孤独,但与临床试验中的其他患者见面并分享彼此的经历给了我一种归属感。现在我回家了,因为试验仍在进行中,所以我还被允许每四天进行一次自我注射。问题是EMA尚未在英国获得许可,我知道这些东西必须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得到适当的测试,但这种药物的确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现在可以和我的朋友一起工作,锻炼和外出,去做二十几岁的女人应该能够享受的事情。

当我身体虚弱时,症状会复发,但我拒绝让这种疾病打败我。我开了一个博客来帮助患有慢性疾病的人。我想向他们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展示:疾病并不能界定你的人生。

“我不知道我生了同卵三胞胎”

Becki-JoAllen,25岁,来自利物浦

“当护士专注地看着屏幕时,超声多普勒让我感觉道有点冷。我怀孕只有九个星期,但我已经忍受了一个多月的持续性头痛和恶心。我的男朋友和我很高兴自己的小家庭在不断扩充,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三岁的女儿,但几秒钟后,我们意识到它并不像我们计划的那样“小”。

“有三个心跳,你有三胞胎!” 护士笑了。我太震惊了以至于大笑起来。我有积蓄,但实际情况让我烦恼,“我们要在哪里买一辆容纳三个婴儿的婴儿车呢?”这只是我脑海中闪现的诸多问题中的一个。当那天晚上我告诉我的家人时,他们都不相信,直到我举起扫描的片子,在场的每个人眼里都充满了泪水。“我们会一起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向我们保证。

在怀孕仅29周时,我开始出现宫缩。我虽然没有进入分娩状态,但是医生警告我要不了多久就要生了,而且因为早产,三胞胎将不得不直接进入重症监护室,所以我不能马上看到他们。

两个星期后,当我开始分娩时,我试图保持冷静。但当我被推进手术室进行剖腹产时,我的整个身体开始痉挛,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恐惧。“他们都能幸存的几率是多少?” 我开始恐慌。

Roman,Rocco和Rohan终于出生了,每人体重不到4磅。“我只是想看看我的男孩们,”我告诉妈妈,所以护士在重症监护室拍摄了“婴儿A,婴儿B和婴儿C”的照片。当我看到这些照片后,当我看到他们三个小小的身体时,我被爱彻底打败了,我甚至都不害怕生活中的变化了,我只是高兴地抽泣着说男孩们很好。

在英国生产三胞胎的几率约为4,400分之一,因此他们已经很少见了。医生告诉我们,三个男孩并不完全相同,因为他们确信三胞胎没有共用胎盘,而我并没有考虑这些事情。

但六个星期后,当医生允许我们带孩子们回家时,人们开始在街上停下来和我们说:“他们非常相似!他们是否完全相同?“我总能区分这些男孩们,Rohan有酒窝并且腿上有一个胎记,而Rocco的发旋在右边,Roman的在左边。但是当我们每天都面对这种问题时,我开始怀疑。

于是我与多胞胎基金会取得联系,他们告诉我,可以通过接合性DNA测试确定他们是否是完全相同的。于是我拿了颊粘膜拭子,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结果就出来了。我很震惊地发现那些男孩真的是同卵的。这种几率估计是2亿分之一。

对于即将在下个月年满三岁的三胞胎母亲而言,同时接受培训成为一名护士是一个挑战。他们会打架,攀爬家具,就像许多幼儿一样,会试着把任何东西放进嘴里!我现在不再和他们的父亲住在一起,但他住在附近,我父母也一样,所以我也算有了后方支持。

我加入了一个同卵三胞胎的Facebook小组,这让我意识到他们真正的不平凡。昨天,Rocco撞到了头,但Roman开始哭泣,说“妈咪,我的头疼!”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感受到彼此的痛苦,但他们肯定有着不寻常的联系。

这些男孩们9月开始上幼儿园,我不禁想象着他们的未来。他们会选择类似的职业吗?他们会一直这么亲近吗?但至少现在,我和我独一无二的男孩们一起享受着时光。

他们在生物学上可能是相同的,但对我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