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网秦创始人林宇:我曾每天戴20公斤手铐 生不如死

网秦创始人林宇与凌动智行CEO史文勇这对昔日的高中同学、创业搭档的矛盾开始公开化。

林宇日前对雷帝网透露,其曾经有13个月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其中,有9个多月是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的手铐,7×24小时,睡觉也是,活动区只有2米,还被拳打脚踢。

“这十几个月,我体重减少三分之一,这还是恢复了一段时间,你就知道当时的境遇了。”

林宇还贴出了一份被非法拘禁的立案的告知书,落款时间是2018年8月3日。

林宇要重新接管网秦

就在昨日,林宇转发了一篇文章《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的文章,大致内容是:

根据网秦2018年5月16日的公告,史文勇涉及未经董事会批准,私自操控徐英和出纳刘颖丽等,使用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作为其个人购买飞流22%股权的50%预付款。

免除史文勇网秦董事长,董事,COO等所有职务。由郭凌云担任董事长。

许泽民因参与5.12亿上市公司现金质押贷款事宜,并且向董事会隐瞒此重大事宜,免除其董事,CEO职务。由网秦创始人林宇,接任CEO,并担任Co-Chairman (联席董事长)。

也就是说,林宇接管网秦(凌动智行)公司。但凌动智行官方称,有媒体发布凌动智行(前网秦)不实消息,该消息称原创始人林宇回归网秦及网秦(凌动智行)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

而就在昨天,林宇带领了一队人到网秦,称是为保障公司员工、个人都安全。而且公司已经发现有巨额的现金被挪用,而且有这种重大刑事案件发生,必须要采取安全措施。

“我是这个公司的大股东,我们有54%的投票权。”林宇说,回公司后会做三件事:1,调整管理层;2,纠正公司的错误,重回正途;3,已经有了新的战略,重新出发。

史文勇则发布声明称,林宇对其是恶意中伤,具体有3点:1,与林宇声称的立案事宜无关;2,在公司正常履职;3,对于这种恶意造谣,栽赃陷害的做法愤慨,将采取必要的回应。

在与雷帝网早间的一则沟通中,史文勇说,管理层调整是假消息,但当雷帝网提及是林宇转发时,对方并未有回复。昨日晚间,雷帝网多次拨打史文勇电话,均处于未接通状态。

当前有说法是,史文勇自8月中旬就到海外了,但并未获得史文勇本人的证实。

林宇曾被协助调查

早前,林宇在互联网行业比较高调,林宇参加各种活动,喜欢带一个安全帽。

单在2014年12月中旬,网秦在熬过2013年Form 20-F发布,浑水持续做空,及网秦股价持续暴跌后,突然陷入舆论漩涡,即林宇突然离职。

网秦当时发布公告称,林宇出于与公司无关个人原因已没有能力履行相关职务,并宣布网秦联合创始人、COO和代理CFO史文勇承担董事长的职责,公司总裁许泽民为联席CEO。

造成林宇辞去CEO职务的一个导火索是,林宇早年参与博鳌论坛混了个青年领袖圆桌嘉宾,还与前央视著名主持人芮成钢同桌。

在芮成钢被地方检查机关带走后,林宇一度去协助调查,,林宇在2015年春节前已回归网秦公司,当时的说法是主要负责网秦的战略及创新等方向。

林宇当时的想法也的确是想休息一段时间,等身体完全恢复后才正式回到公司上班。与史文勇矛盾的焦点是,史文勇后来并没有将职务归还给林宇,才有了这后来一系列新的风波。

林宇与史文勇一起共事了很多年,却一朝反目,让网秦内部也错愕不已,两位都是老板,员工甚至不知道去接受谁的指令,也让人感叹不已。

以下是对话网秦创始人林宇实录:

提问:您发文称遭史文勇绑架,这前后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宇:2014年12月,史文勇指使公司员工在我的辞职资料上加盖我的签字章,并不是我本人辞职,我本人没有辞职,他代替我辞去了董事长、CEO职务。

当时我是上市公司的控股大股东,我回公司是不需要跟他商量的,但考虑到我跟他是高中同学,这几年一起创业,所以为了公司的平稳,就没那么着急了,刚好那时候想着休整一下。

后来就发现他不兑现,所以2016年我就跟上市公司董事会正式提出来了,后来2016年8月他就亲笔签了于2016年12月31号辞职的辞职函。

如果没有后面绑架的事情发生,我在2016年底就回公司了。之后我就被拘禁了13个多月,一直到2017年底才被北京警方非常幸运地解救了。

提问:既然是在2017年底就被解救了,为什么现在才发声?

林宇:回来之后,花了几个月的时间跟北京警方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现在宣布实际上离真相已经不远了。

另外一个,在上市公司的审计下,真正的检查了公司过去几年管理层干的失误和问题,我们也发现了今年5月16号的公告证明了其中一笔是史文勇个人押了上市公司5.12亿现金。

这笔钱为他个人买22%飞流股权付了一半的钱,另外一半的钱现在还没付呢,这个已经是重大违法了。如果上市公司的董事有重大违法行为,必须失去董事资格的。

我回来之后,确实是休养了一段时间,因为那13个月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的感觉,你都难以想象,我有9个多月是每天戴着接近20多公斤的手铐,7×24小时,睡觉也是。

就跟您在电视剧里看到的鳌拜被关押的情况是一样的,活动的场景区只有2米,9个多月,然后拳打脚踢,电棍,全身是伤。

提问:这段时间听说您瘦了很多?

林宇:这十几个月,我体重减少三分之一,这还是恢复了一段时间,你就知道当时的境遇了。

提问:现在整个公司是属于谁在掌控?

林宇:我是控股大股东,我们是可以调整整个董事会的,而且董事会已经做出决定了,免除史文勇和许泽民的董事和公司一切职务。

现在我太太做董事长,我做联席董事长和CEO。基本上跟2014年的情况是一样的。我自己创过业,成功把这个公司带上市,也有很多成功的投资,我投资过的公司都有两三家上市了。

这个公司所有的业务,飞流、秀色、国信等,都是我一手构建的,我觉得现在的管理层的能力、业绩是极差的,这是为什么网秦的股价从我离开的时候8美元现在掉到1美元。

大家可以看到好业务、优质资产被卖掉,但公司现金没增长,整个上市公司被掏空,通过各种方式。所以,我想董事会已经做了决策,就是替换管理层,由我来重新带领公司重回正途。

提问:史总今天也发了声明,说您对他完全是恶意中伤?

林宇:我觉得你可以简单的验证,他应该是往返于香港跟泰国,为什么?因为境内居民在香港顶多是待7天,泰国是可以免签证的,可以旅游签,这样他才能继续待下去。

另外,我想基本原则大家是听明白了,我是这个公司的大股东,我们有54%的投票权,任何全球的公司还是由大股东来决定公司由谁来管吧,这是《企业法》的最基本原则。

大股东来选董事会,董事会来选CEO,来定管理层,这是《公司法》、《企业法》最基本的。

提问:您和他是同学的关系,这么多年一路走过来也挺不容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林宇:唉,我想可能是在金钱和权力面前人性最丑陋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像飞流这样的交易是50亿啊,这是巨额财富。

董事长、CEO某种意义上来说有这个公司的管理权。过去几年,网秦什么都没做,就是把优质资产卖给他们自己了,另外就是飞流、秀色,都是上市公司低价卖的,史文勇变成是大股东。

现在史文勇是飞流接近80%的大股东,我于2018年4月已经正式在北京法院起诉,秀色65%是他个人的股东,投资者都明白,就是把上市公司的优质资产低价卖给个人。这个就要靠他有管理权,有管理权他才能做。

发现错误,我觉得没关系,前几个月我们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觉得公司要回归正途,不用担心发现问题,我们就有勇气去承认,我们才可以去改进。

比如说谁把钱拿走,上市公司会把钱拿回来,甚至还要追缴利息,那上市公司不就更安全了吗。他们有违规行为,他要为此负责。这样通过纠正错误,公司就重回正途,真正重新出发。

这次我回公司要做的几件事:第一件事,调整管理层。第二件事,纠正公司的错误,重回正途。第三件事,我们已经有了新的战略,重新出发。

提问:听说您带了一些人回到了公司?

林宇:我是要保证我个人的安全以及这个企业的安全,这是站在员工安全的角度,我们是真正为了让公司员工、个人都安全。

我觉得是我们作为股东,作为经营者对员工、对公司、对股东所有人负责的一个基础。

原因是什么?是上市公司已经发现有巨额的现金被质押挪用,而且有这种重大刑事案件发生,我们必须要采取安全措施。

提问:您为何提及到邀请网秦老员工回家?您离开的这段时间,网秦发生了什么?

林宇:实际上他对公司做了大量的调整,已经让公司大量优秀的人才流失了。

为什么我这次公告中特别提到了一句,就是要让优秀的老员工回家啊。一些优秀人才的流失就是上市公司资产的流失。公司就是资本+优秀的人才嘛。

提问:毕竟您跟史总还同学这么多年,您对他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林宇:怎么说呢?我觉得这么没底线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但我仍然规劝他应该要考虑回北京,要有悔改之心,争取一个好的结果。

虽然我说我受尽折磨,九死一生,度日如年,生不如死,真是生不如死,但是我今天仍然希望他能够内心有悔改,不是嘴上,真的内心悔改。作为一个老同学,我希望给他一个机会。

注:本文只是陈述,不代表本人观点。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