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咖谈 | 沈丁立:美国中选揭晓,特朗普进入跛脚期

世人瞩目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已经揭晓。如事先多数机构所料,美国共和党坐稳参议院多数党宝座,美国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

在最近几十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竞争中,这是最为激烈、最受关注但也是最无悬念的一场。

特朗普在两年前的总统大选中虽然输了普选人票,但却赢了决定大选的选举人团票。特朗普当选总统,不仅让民主党基本盘大为不满,而且其执政近两年来大量的极端、保守与逆行冲动,一再刺激民主党以及中间选民对于美国国运走向的极大忧虑。因此,他们誓在这次美国国会中选中发力,利用国会立法的制度作用,从而制衡特朗普政府未来两年十分可能的继续“倒行逆施”。

而特朗普的基本盘选民对这位总统执政以来“言必行、行必果”的风格大为赞赏,为特朗普内政外交处处践行“美国第一”而如痴如醉。在他们看来,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宣言及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所作所为,给美国经济和安全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希望。因此,保护和扩大特朗普的执政成果,就必须维护美国共和党目前全面主导白宫以及国会参众两院的政治格局。

如此,本次美国将近一半选民“倾巢而出”,参选率达到最近半个世纪之最,形成了五十多年来两党竞争最为激烈的一场国会中期选举。

美国人对这次中选倾注了大量热情,是因为下届国会的政治构成以及政策决定,将影响这个国家的大政方针,影响千家万户的生活质量,影响美国的国际地位和竞争力。在几乎所有这些问题上,特朗普不仅几乎全盘推翻了他的民主党前任的相关政策,而且他自己的施政已经把美国的两派民众推向了致命对抗的悬崖。

在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当天,白宫网站贴出一张重磅成绩单,历数特朗普政府就任以来的诸多辣眼成就,包括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月宣布的世界最有竞争力经济体名单上,美国十年来首次名列榜首。作为比较,奥巴马执政八年丢失了20万个制造业就业机会,而特朗普仅仅执政一年半就创造了近50万新的制造业岗位。与奥巴马执政的前两年相比,特朗普执政所扩大的制造业岗位速度增长了6倍。

近十多年来,美国年均经济增长长期在1.5%附近徘徊,而特朗普在总统竞选期间曾许诺将把美国经济增长带到3%的水平,而这为民主党的大佬所普遍嘲笑。白宫认为事实胜于雄辩:美国去年经济同比增长2.4%,今年前三季度增长分别达到3.1%、4.2%与3.5%。目前美国3.7%的失业率,已为1969年以来之最低。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民众的收入平均增长了3.1%,蓝领工人成为最大赢家。

正因如此靓丽成绩,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必定全力以赴,唯恐政局生变。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有更多的特朗普反对者站了出来。既然在上次总统大选中这些民主党选民还没有累积到足够的选举人团票数,这次他们就必须满员动员,竭力出门投票,阻止特朗普将美国继续推向歧途。

在美国的传统政治中,这个八成民众为上帝信徒的国家自封为人类自由的灯塔,承担着拯救世界的重任。可能多数美国人确实对此信奉,而且这个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也确实在重建西欧以及二战战败国德日的过程中取得了卓越成绩,更何况美国为确立国际发展、金融、贸易与气变制度发挥过重要作用。但是,随着全球化的发展,随着美国与世界共同发展的过程中美国作用的相对削弱,当前美国国内对于美国的世界作用产生了尖锐冲突。

民主党坚决认为美国必须继续高举人权大旗,不仅应该积极干预世界各地违反“普世”价值观的言行,而且自身应该继续成为弘扬“平等包容”的自由世界的最后堡垒。因此,他们对于特朗普歧视妇女、歧视少数族裔、炒作宗教议题、分裂社群、反对移民、禁穆入美等丑陋言行极端反感。这次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大量女性选民支持民主党。此外,约占选民二成的中间派民众出于自身利益,其相当一部分在判断共和党将继续统治联邦参议院的情况下,在联邦众议员选举时投票给了民主党候选人。他们不愿意看到一个极端并任性的总统在决策时不受牵制。

美国是全球化的主要推动者也曾是长期受益者。但是,随着美国在全球化深化阶段缺乏持续动力,并随着美国民众在全球化中的受益分配日趋不均,美国国内对于现阶段美国在全球事务中的价值取向、利益获取的认知产生严重分歧。特朗普出任总统是美国政治走向的一次剧烈震荡,本次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则是美国政治的一次中期纠偏。

特朗普期待美国共和党维持在国会参众两院继续独大的意愿已经失败。美国政局的变化,必将对特朗普未来两年的施政产生相当的牵制。特朗普采取的“逢奥必反”之极端作为,必然受到以美国民主党为多数党的下届美国众议院的抵制,特朗普对完全废除“奥巴马医保”的立法意图将不复可能。新一届众议院对特朗普下两年包括预算在内的立法制造困难,将是新常态。不少新任议员对弹劾这位非传统总统,恐怕也兴趣多多。

世界也在关注这场中选。美国近两年在共和党主导下尤其在特朗普推动下持续打击国际治理,损害了国际社会关于气候变化、伊核协议、自由贸易等诸多领域的合作。这不仅损害美国自身的国际地位,而且给世界经济与安全带来了十分消极的影响。美国民主党明年在联邦众议院“新官上任”,会在何种程度上有利于给美国和世界带来止损,人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