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山火明星雇私人消防救下整个街区 有人却怒了

近日,一场空前的森林大火肆虐加州。据官方数据显示,目前,加州森林大火已造成至少76人死亡,600余人失联,9000多栋房屋被烧毁,10余万英亩土地被烧焦殆尽……

这场致命的山火,已导致数十万人被迫从家乡转移,其中也包括不少明星名人。据英国《镜报》报道,威尔·史密斯、Lady Gaga和金·卡戴珊等一众明星名人都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自己的“逃命”经历。

据《大西洋月刊》报道,为了拯救自己价值5000万美元的豪宅,卡戴珊夫妇雇佣了一队私人消防在周边挖掘了一条巨大的沟渠,不仅拯救了自家,还顺手让整个街区的房屋免于火难。

据悉,这次拯救行动花费数十万美元。随后,关于私人消防服务的话题,引发了人们的讨论。

消防还有私人服务的?

私人消防服务?或许多数人都从未听说过,消防灭火、救灾济困,不是社会服务吗?怎么还有私人服务?

其实,这是一个正在日益扩大的行业。《大西洋月刊》报道指出,政府森林服务预算的削减,以及由于气候变化而导致日益猖獗的野火,为私人消防承包商提供了机会,也间接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换言之,美国政府预算的削减,迫使了森林消防服务私有化。

在美国,活跃着一个由250多家私人野火消防公司组建的全美野火扑灭协会,他们专门为联邦、州和地方政府提供按需服务。让人意外的是,美国如今40%的森林服务资源都由私人野火消防部门提供。

此外,美国还有不少保险公司也早已推出了私人消防服务。保险公司AIG甚至拥有自己的“野火保护部门”,但鉴于出动一次的成本可能超10万美元,公司只对部分客户提供私人消防服务,通常是那些资产价值超过100万美元的投保人。

据NBC新闻报道,符合AIG公司提供私人灭火服务的客户,在福布斯全美富豪榜TOP400中占42%。

但私人消防服务,并不仅仅针对富豪们。Chubb及其他12家保险公司就与蒙大拿公司野火防御系统公司(Wildfire Defense Systems)建立了合作。野火防御系统的董事大卫·托格森表示,他们负责保护的房屋中,90%是普通房屋,是通过普通保险公司承包的,而不是那些拥有高净值个人房产的专业公司。

私人消防服务在美国并不罕见。随着野火的肆虐加剧,也有不少家庭开始购买火灾保险计划。全美保险委员协会甚至制定了社区野火保护计划,该计划主要涉及评估不同社区的野火风险,以便保险公司能够制定相应的火灾保险。

罗纳德·德科文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科技企业家。2011年,他和妻子在加州纳帕河谷葡萄园买下一栋房产,定居于此后,他们就在保险公司购买了这样的私人消防服务。

2017年,一场大火开始在帕纳河谷燃烧,最终演变成了一场灾难性的火灾。在收到短信通知后,德科文和妻子迅速从家中撤离。为了躲避山火,德科文夫妇入住了旧金山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他们的保险公司Pure在电话里向他们解释,公司会提前支付酒店账单。在酒店住了一夜后,德科文夫妇搬到硅谷的四季酒店,然后又搬到旧金山,住了三个星期。期间所有房费,全由保险公司支付。同时,在德科文夫妇从家中撤离时,就有保险人员出现在他家周围清除可燃物,并在房子边缘喷洒阻燃剂,最终,他家房屋成功在那次大火中免于烧毁。

而这一切,都得益于保险公司的私人消防服务。

野火防御系统公司声称,已代表保险公司对火灾作出了550次应急,在过去两年内就有255次。目前,公司在加州拥有53台消防设备,保护着近1000户家庭。

私人消防的存在仍面临争议

然而,即便并不罕见,私人消防队却不是一个受欢迎的存在。在人们心中,消防员才是最受欢迎的公务员,因为他们会无私以及不带有贫富偏见地进行工作。  布鲁克林大学历史学家本杰明·卡普向《大西洋月刊》表示:“如果人们觉得私人消防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这是正常的。纵观历史,有的社会一直依赖私人消防公司来保护上层阶级的财产。但在美国,很大程度上,我们已经接受了消防救火应该是一种公共利益的观点。”

事实上,私人消防队才是现代消防的起源。在英国伦敦,18~19世纪的消防员都为保险公司工作。经济学家安内利斯·安德森在著作中写道:“当时,每家英国保险公司都有自己的消防队,只负责为购买了公司火灾保险,拥有消防保险牌的客户提供服务。”

但与此不同的是,在美国,志愿消防部门才是最普遍的消防手段,这些消防俱乐部是重要的社会机构。保险公司可能会单独给这些团体发放奖金,或提供其他支持。但美国民众认为,救火工作首先是一项市民服务,而非生意。

因而,在看到卡戴珊家雇佣私人消防的新闻后,有人愤怒地表示:“富人们不能有自己的私人消防队,他们不该有。”

《大西洋月刊》在报道中指出,显然,在大众眼中,消防服务是一个社会公共产品供应的壁垒。而这也正是私营企业越来越多地参与灭火,却仍具有诸多争议的原因。卡戴珊的私人灭火队拯救了一个街区,并不是名人做好事的案例,而是一个国家经济不平衡的故事。

对此,堪萨斯大学的历史学家维克多·贝利有不同意见。他指出,美国文化中弥漫着这种非常矛盾的情绪,双方都在争论不休。“面对毁灭性的森林大火,公共服务不可避免地捉襟见肘,为什么不通过私有服务添加这些服务呢?在另一个层面上,把任何额外的资源投入到灭火中,对所有人而言不是更好吗?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