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米尔热提到“弗林效应”:数字原生代智商低于父辈?

据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经济新闻网11月1日报道,法国神经科学家米歇尔·德米尔热称,伴随着互联网出生和成长的数字原生代,其智商低于父辈。全文摘编如下:

“Z一代”和“千禧一代”又叫“数字土著”,他们伴随着互联网出生和成长,身处充满可能性、知识和娱乐的新世界中。随着智能手机的问世,以及后来的平板电脑和更加轻便的笔记本电脑上市,他们对于屏幕的依赖越来越强烈。

正是这些屏幕对他们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并首次让他们变得不如上一代人聪明。法国神经科学家米歇尔·德米尔热在其著作《数字傻瓜工厂》中说,过度接触娱乐技术阻碍了新一代人的发展,并让他们成为智商低于父辈的第一代。

德米尔热提到了“弗林效应”,即智商测试结果会逐年提高。在德米尔热看来,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是因为儿童和年轻人频繁接触屏幕,导致他们的主要智力基础——如语言、记忆力、专注力和文化——受到影响。这会反映在他们的学习成绩上,例如著名的国际学生评估计划(PISA)测试。

德米尔热说:“一个人的主要智力基础,也就是帮助我们组织和理解这个世界的因素,会受到身体和心理的影响。随着我们不断成长,大脑的结构也会逐渐成形,其最终特征取决于我们的经历。在生活经历的影响下,大脑的某些区域会变厚,而另一些则会变薄;一些连接会发展壮大,另一些则会逐渐消亡。例如,事实证明,玩动作类电子游戏会导致与操作摇杆或处理奖励相关的大脑某些运动区域变厚,而这些区域与电子游戏成瘾有关。”

德米尔热在其书中引用了多项科学研究,这些研究均证明法国、荷兰、芬兰、挪威和丹麦等国家的这一代人智商正在下降。为支撑观点,德米尔热还引用了美国埃默里大学教授马克·鲍尔莱因的观点,后者认为这一代人是有史以来最愚蠢的一代。

德米尔热说:“科学家认为,这一代人的语言能力、专注力和记忆力都有所下滑。此外,欧盟委员会的一项最新报告还指出,学校数字化面临的主要障碍之一是‘学生的数字竞争力匮乏’。”德米尔热还引述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一项研究。这项研究称,数字一代在互联网上提取可用信息的能力相当薄弱,乃至科学家认为这是“民主面临的危险”。

德米尔热说,儿童和年轻人在屏幕前度过的大部分时间是娱乐性的,而非教育性的。德米尔热在书中指出:“对于青少年来说,使用电子设备娱乐的时间大约是学习时间的8倍。儿童和年轻人在数字设备上花费的时间实在太多。在西方国家,8至12岁儿童平均每天花5小时,而13至18岁青少年平均每天花7小时。一名18岁年轻人在屏幕前花费的时间相当于30个学年或15年的完整工作日。”

德米尔热说:“世界卫生组织的提议是所有人主张的,但实现起来很困难。问题在于,除了儿童使用屏幕外,儿童的监护人究竟使用了多长时间的屏幕;要想儿童更少地使用电子产品,成年人就必须引导儿童并陪伴他们做游戏。”在阿根廷儿科医生葆拉·奥特罗看来,世界卫生组织提议的两个关键点是强调了休息时间和久坐活动。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