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最近,延迟退休问题再一次受到热议。此前,中央已在“十四五”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明确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

“实施”二字,意味着“延迟退休”将从之前的政策研究层面走向现实,但啥叫“渐进式延迟”?

老年人(图源:网络)

 

首先,为什么要延迟退休?

按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的说法,延迟退休年龄最重要的原因是人的预期寿命延长、生命周期发生了变化,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共同特征,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对应调整退休政策。

具体到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已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40岁左右提高到2019年的77.3岁,但新中国成立初期确定的男性60岁、女干部55岁、女职工50岁的法定退休年龄,近70年未有调整。

“在人口老龄化的大背景下,延长退休年龄是必定的社会发展趋势。这件事越来越近,不能回避。”郑秉文说。

据学者测算,“十四五”期间,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将突破两个大关

一是中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在“十四五”期末超过3亿人。联合国将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总人口的10%作为一国进入老龄化社会的标准,而截至2019年末,中国60周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经为18.1%

二是到“十四五”期末,中国老年抚养比将突破20%大关。也就是说,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要负担20名老年人,而20年前,这个数字还是9%。可见,劳动力的负担正越来越重。

所以,中国正面临“未富先老”的难题。如此趋势下,延迟退休是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现实需要:一方面,法定退休年龄的提高可以避免过早退休带来的人力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延迟退休相当于增加养老保险费缴费年限,提高资金收入,降低养老保险制度赡养率。

实际上,“延迟退休”已经过有关部门长时间研究讨论。

2012年6月,人社部、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制定的《社会保障“十二五”规划纲要》就提出“研究弹性延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政策”;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人社部负责人曾表示“争取在2015年内完成方案制定,2017年正式推出”。

历时8年,延迟退休终于在2020年迈出重要一步。

中国人口发展趋势图集(图源:《中国发展报告2020:中国人口老龄化的发展趋势和政策》)

 

 

延迟退休既成定局,那退休年龄怎么定?什么叫渐进式延迟?不能一步到位吗?

近日,人社部在回答网民提问时表示:“将坚持从中国国情出发,综合考虑劳动力市场情况、社会的接受程度,根据不同群体现行退休年龄的实际情况,进行深入研究论证,稳妥推进。

这可以看作是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的现实考虑,目的是让各年龄段群体有清晰预期,避免邻近的、不同代际人群之间的差距过大

有专家提出,实施渐进式延迟法定退休年龄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需一步步梳理:

第一步,规范退休年龄。郑秉文认为,脑力劳动者与非脑力劳动者应统一法定退休年龄标准,男性、女性退休年龄标准也应统一:“从预期寿命来讲,女性的预期寿命长于男性;从文化背景来看,绝大部分发达国家认为女性退休年龄低于男性是一种性别歧视,这些因素我们都要考虑。”

第二步,提高法定退休年龄。每一年将退休年龄延迟几个月,或每几年延迟一岁。目前,世界各国对延迟退休都采取了小步慢行、渐进到位的推进方式。比如德国2006年通过法律,要在2012年到2029年间逐步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7岁,采取的办法是前12 年每年延长1个月,后6年每年延长2个月。

第三步,实施弹性退休制度。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中心主任原新建议,延迟退休年龄应具备一定的弹性,可以通过规定领取全额养老金的年龄,采取“前扣”“延奖”的方式来设置弹性制度。

美国近些年实行了类似退休制度:民众最早退休年龄为62岁,不过退休后只能领取全额养老金的70%;正常退休年龄为66岁,可领取全额养老金;选择70岁退休则可增发30%养老金。

“这需要明确奖励和扣发养老金的规则,要做好精算。”原新称。

各国计划延迟退休年龄对比图(图源:中新网)

 

 

延迟退休政策落定,但因触及个人权益、养老金缺口、就业等问题,争议热度居高不下。

有人认为延迟退休是因养老金收不抵支,一旦延迟退休,养老金缴纳期限会延长、领取时间会缩短,个人领到的养老金会减少。从历史经验来看,在绝大多数实施延迟退休的国家,民众反对都比较强烈,但延迟退休仍逆风通过。

因为社会养老负担重到某个程度,交费者越来越少、领取者越来越多,国民经济和养老基金难以为继,过分优厚的养老福利政策加剧欧债危机就是典型案例。虽然当下中国养老金资金压力不算突出,但为了后代的福利和经济社会长远发展,未雨绸缪仍有必要。

还有人觉得,延迟退休会使高龄劳动力挤占年轻人的就业岗位,加大就业压力。

没有经验数据支撑“延迟退休会加大失业压力”的说法。美国过去20年失业率为5%左右,该国人口实际平均退休年龄约67岁;法国人实际平均退休年龄为60岁上下,失业率约10%;反观希腊,其国民平均退休年龄58岁,但青年失业率高达40%。

“事实上,经济增速、产业结构、劳动力素质等对失业率的影响更大。”郑秉文说。

也有临退休人员认为自己将首先受到影响:假设延迟退休政策自“十四五”期间开始施行,届时年龄不超过60岁的男性(1965年及以后出生)、年龄不超过55岁的女性干部(1970年及以后出生)、年龄不超过50岁的女性工人(1975年及以后出生)将成为首批延迟退休者。

对于这些人的顾虑,通过渐进式推进延迟退休政策,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减少对临近退休群体的影响;真正受影响较大的群体是更年轻的一代。比如,1975年至1985年出生的人,如渐进式退休,其退休时间可能要延迟2年左右。

延迟退休是一项对个人及代际福利、国家财政及经济社会发展影响深远的公共政策改革。应当兼顾长远利益与被改革者的利益,把握好改革节奏,及时向公众说明改革细节及背后考量,让这项改革顺利推进。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