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被判死刑后如何离奇“复活”大量细节曝光

20年前被判处死刑的孙小果,离奇“复活”再次作恶,背后有哪些公职人员徇私枉法,成为他的“保护伞”?

 

1
被判死刑20多年后

孙小果再次露面

2019年3月,云南省昆明市政法机关在办理一起故意伤害案中,发现犯罪嫌疑人孙小果系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

孙小果这个名字一经公布,顿时引起轰动。许多昆明人都有印象,20多年前就有个孙小果,因犯下多起性质恶劣的大案,当年已经被判处死刑。

2

未被收监、未执行死刑

孙小果“服刑”成谜

 

梳理孙小果案跨越20年的过程,他第一次犯罪是在1994年,当时孙小果不是主犯且未满18岁,其因犯强奸罪被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然而到了1997年,本应在监狱服刑的孙小果离奇地出现在了社会上,再次犯强奸案,他还非法拘禁并虐待侮辱两名女性。

经调查,发现是孙小果的母亲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在1995年找关系非法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随后又非法为其办理了保外就医。

孙小果也因1997年再次犯下多桩重案,于1998年2月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然而,孙小果再次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这一次,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又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3
孙小果案细节曝光

继父职位不高,却能打通层层关节

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早先是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民警,继父李桥忠当时是五华分局副局长。1998年,二人就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所犯强奸案被查处,孙鹤予被开除公职并以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李桥忠受到留党察看两年和撤职处分。

调查发现,孙小果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之后,先后经历了两次改判。第一次是1999年,孙小果被判处死刑后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按照法律,死刑缓期两年期间没有新的犯罪,则转为无期徒刑。如果孙小果就此依法服刑,也不可能再为祸社会。然而,2003年他的母亲孙鹤予刑满释放后,又一门心思要从监狱里捞人。

孙鹤予(孙小果母亲):很矛盾,也很恨他。你说不疼他吧也不可能,总是想让他受处罚轻一点,有溺爱在里面,这是我的问题。你说做这个母亲做得失败不?很失败,真的,很失败。

孙鹤予当时已被开除公职,但李桥忠仕途又有了起色,在五华区城管局担任局长。孙鹤予于是和李桥忠提出让他再去找关系,李桥忠也就一口答应。

李桥忠(孙小果继父):他妈妈是我的老婆。作为他的继父,她提出来了这个事情,肯定是找熟人,更好说话,更好通融。

调查发现,正是李桥忠和孙鹤予的多方运作,致使2007年9月,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并最终由死缓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2010年4月11日,孙小果经多次减刑后刑满释放,实际服刑十二年零五个月。

调查组调取孙小果服刑期间的纪录查证,发现多名监狱管理人员在领导授意下违纪违规,给予孙小果不正常的特殊待遇,接连获得减刑。尤其荒唐的是,孙小果还获得了实用新型专利,再获减刑。

一路查下来,调查人员发现孙家最大的官员只是继父这个区城管局长,却成功打通了层层关节,堪称拍案惊奇。

而且,虽然不少人收受了孙家的钱物,但他们都表示其实主要不是图财,更多的是因为“朋友圈”“战友圈”的熟人请托,看的是人情和面子。

 

4
第一监狱纪委书记拒不同意减刑\

违规操作曾遇阻力

 

经调查核实,孙小果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总共减刑3次,2009年1月转监到云南省第二监狱,在二监又减刑2次,于2010年4月出狱。之所以中间要由第一监狱转到第二监狱,是因为违规减刑遇到了阻力。

调查组调取当年的减刑会议记录,记录显示时任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何绍平在多次会议上都提出反对意见,认为孙小果的减刑不符合规定。何绍平也还清晰地记得,时任云南省监狱管理局政委的罗正云为此专门打过电话。

何绍平(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纪委书记):他说孙小果减刑你怎么不同意,我说不是我不同意减,他这个是不符合规定。这个是司法部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规定。

虽然领导打了电话过问,但下一次会议上,何绍平仍然不同意。

何绍平(时任云南省第一监狱纪委书记):我还是坚持不同意,我不图什么,我必须要依法。你领导认为我不行,你给我换了就算了,没事。当时我的身份是纪委书记,纪委书记就有这个职责,对这个事情进行监督。

正是因为何绍平的反对,罗正云等人只好将孙小果转到第二监狱,绕过何绍平继续操作。如果多一些人能够像何绍平一样坚持原则,孙小果也不可能“复活”。但遗憾的是,许多人选择了另一个错误的答案。

 

5
多环节多名公职人员徇私枉法

助孙小果离奇“复活”

 

从立案关到审判关,纪检监察机关深挖背后的“保护伞”和涉黑涉恶腐败问题,对涉及的一百多名公职人员进行了审查调查。最终给予党纪政务处分60人,组织处理50人,谈话提醒22人,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9人,查清了这一案件中存在的公职人员徇私枉法行为。

 

田波(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处理我,我都接受。因为这个案子最后给社会造成的影响,真的太坏了,真的太坏了。判决拿到那一天我掉眼泪了,做了一辈子的法官,最后成了罪犯。

梁子安(时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庭长):改这个案子的时候,实际上我当时也知道这是不对的,交给你的就是一个关口,你把不住这个关口,后面这个是有经验教训的。

6
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涉案19名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获刑

2019年12月23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案经再审依法公开宣判,决定对孙小果执行死刑。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被执行死刑。

纪检监察机关将涉嫌违法犯罪的公职人员移交司法审理,2019年12月15日,19名涉孙小果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职务犯罪案公开宣判,19人分别被判处两年至二十年不等有期徒刑。他们当中不少人过去都身在司法、执法部门,如今却因违法受到制裁,留下沉重的警示。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