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蓝曦臣说青蘅君不见妻子,蓝湛如何出生?

陈情令:蓝曦臣说青蘅君不见妻子,蓝湛如何出生?或可以这么解释

在涣粉心中,蓝曦臣无愧为江湖第一公子。

远远看着他,觉得此人便是泽世明珠,熠熠生辉。与他交流,又觉得此人如冬日煦阳,暖人心脾。可若是走进他的内心,感受到的分明是孤独和哀伤,让人不禁泪流满面。

常言说:才不配位,安能服众,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蓝曦臣年少之时便身居家主之位,绝非仅仅因为他是青蘅君的长子。

他拥有领袖魅力,一句话可以震慑流言,一曲裂冰可以解除纷乱。

 

他博览群书,胸有丘壑,腹能载舟,明事理,通大道,处事公正,待人和善,让内心苦闷的孟瑶内心感动,从此认定了这个二哥;让云梦子弟惦记他的好,即便是江澄,也从来没有对他恶语相向。

他敬上怜下,心系众生。这本是蓝曦臣评价金光瑶的话,可这句话放在他自己身上更加合适。

他从未因为自己是家主而忘记对叔父的尊重,即便不苟同对方的刻板,却也从未有过忤逆之举。

蓝氏家规三四千,并非他心中的雅正,他所求的是蓝氏子弟可以释放天性,百花齐放。

 

他积极参加清谈会,讨论江湖大事,渴求百姓安居乐业,免受邪祟侵扰。

他心中有宏愿,有宽容,有善良,纵然身处江湖旋涡之中,纵然历经千帆苦难,归来仍是至清至纯的少年郎。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蓝曦臣从来不敢忘记自己家主的身份,他做任何事,首先考虑的是蓝氏,其次是旁人,最后才是自己。

当蓝氏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时,他恳求叔父离开,由自己坚守。

在叔父的安排下,他带着蓝氏典籍离开,纵然心中恐惧,却从不敢忘身肩重任。

 

我们不难想象,独自在外的他遭遇温氏追杀,生死存留之际,依旧没有忘记保护蓝氏典籍,所幸金光瑶救了他。

在经历重大灾难之后,很多人落下心理创伤,很多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蓝曦臣未必没有心中恐惧,只是他深知责任重大,从未考虑自身安危,而是游说百家,组织射日之征。

 

在蓝曦臣身上,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侠义之心。

有这样的家主是蓝氏之幸,是江湖之幸。

正是这样一个人,带给旁人的都是温暖,内心深处却尽显凄凉。

他是旁人眼中的模范家主,道德典范。有问题可以请教他,有困难可以求助他,有心事可以向他倾诉,有悲伤可以找他抚慰。他仿佛无比坚强,仿佛无比博学,仿佛无所不能。可是,只有走进他的内心,才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感性的人。

《陈情令》中有一个明显的bug,我们姑且认为它是bug,而这个bug就出自于蓝曦臣的一句话。

 

在静室外,蓝曦臣对魏无羡谈及自己的父母,他说,父母成亲之后,找了两间屋子,互不相见。

既然互不相见,蓝忘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

如此矛盾的一句竟然出自蓝曦臣的口中,如此聪慧的他为何发现不出其中问题?

原本,我也觉得这是个bug,如果是,那这个bug的作用太妙了。

它分明在告诉我们,蓝曦臣从小没有得到过来自父亲的关心。而这句父母两不相见的话,不过是一句自欺欺人的谎言。

就好像一个孩子,总也见不到父母,他会跟别人说我父母有多爱我,他们只是太忙了。

 

就好像一个女子,总也等不到男朋友的电话,她会跟别人说,他是爱我的,他给我买了好多礼物,只是没有时间陪我而已。

就好像一个空巢老人,总也等不到归来的子女,他会跟别人说,孩子们很孝顺,就是工作太忙了。

蓝曦臣总也等不到父亲出关,他总是告诉自己,父亲不是不爱自己,他那么爱母亲,不是也不愿意去见她吗。

他这样骗着自己,折磨着自己。他对魏无羡说蓝忘机的童年创伤,这样的创伤难道他没有吗?

蓝忘机执着,他何尝不是。

 

蓝忘机喝天子笑,用烙铁伤害自己,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我们在感动于这份知己情时,是否会想起蓝曦臣这十六年来的煎熬。

他曾经专门绕道去云梦,对魏无羡说,莫要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

同样的话,他也想对蓝忘机说,可是,他说不出口。在弟弟面前,他就是一个可以依靠的大哥,一个可以读懂他心思的读弟机,一个可以为他遮风挡雨的保护伞,一个可以为他答疑解惑的人。

他珍惜血缘亲情,可亲情带给他的更多是伤痛。或许只有金光瑶能给他一丝温暖。

他记不得自己曾为孟瑶解围,却始终感念孟瑶对自己的救命之恩。

 

他并非丝毫不知金光瑶的所作所为,可当一个心系百姓的金宗主向他走来,他看到的是对方的善念,想到的是他的苦衷。

在他看来,有心为善方为善,无心为恶不为恶。他告诉自己,世人对金光瑶的看法是存在偏见的,他即便为恶,也实属无心,而他的为善之举,都是与自己商量过的。

 

可是有一天,魏无羡和蓝忘机告诉他,金光瑶利用他杀害了聂明玦。听着被改编的《清心音》,拿着禁书室中的《乱魄抄》,蓝曦臣的内心乱极了。

一夜之间,屡屡出格。他要求亲身试邪曲,他对魏无羡讲述蓝氏秘辛,他不顾夜风吹乱装束,他深夜吹起洞箫寄托心中感伤。

只有这一刻,蓝曦臣当真做回了自己,不在是蓝氏家主,只是他自己,一个夹在亲情和友情中人,一个认知被彻底颠覆的人,一个心中有千头万绪无从诉说的人。

不论旁人怎么看待这个场景,我相信,涣粉们分明看到他的求助,他的感伤。他红着眼圈,噙着泪水诉说蓝忘机面对魏无羡修习诡道的纠结,亦在诉说此刻自己心中的矛盾。

 

只是,大多数人不会在意他的哀伤,他们只会关心他的立场,他的态度,他能否秉公处理。

就好像江澄看待魏无羡,大师兄永远是最厉害的,他可以射中自己射不中的纸鸢,他可以击败温若寒那样的高手,就算掉落悬崖,大师兄又怎么会死。

也许蓝忘机就是这么看待他兄长的吧。他对兄长更多是尊重,缺乏的是关心。他将自己的关心都给了魏无羡。

可谁能给蓝曦臣一丝关心?

 

他没有完整的亲情,终于还是失去了友情,而他似乎从来也没有得到过爱情。

没有哪个女子喜欢蓝曦臣?怎么可能。

蓝曦臣从来没有喜欢过哪个女子?说出来,恐怕少有人会相信。

可是我们看到的蓝曦臣,在爱情面前,似乎从来就是一个旁观者。他去看金子轩的爱情,去看金光瑶的爱情,去看父母的爱情,却独独忘了自己也可以是个参与者。

好在,蓝曦臣还有涣粉们。

 

涣粉们欣赏他的魅力,钦佩他的才华,敬重他的人品,品味他的箫声,聆听他所有的倾诉,与他共情,感受他的悲伤,体会他的身不由己。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