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超卓的人才管理 华为凭什么“开辟鸿蒙”

没有超卓的人才管理 华为凭什么“开辟鸿蒙”

令世人惊叹的鸿蒙系统于6 月2日正式发布,华为EMUI微博也正式更名为@HarmonyOS,覆盖手机等移动终端的鸿蒙操作系统。这也是继2019年“官宣”鸿蒙操作系统后,该系统正式搭载到智能手机。
据了解,目前华为正在与全球排名前200的App厂商沟通合作,共同开发跨终端设备的应用。华为公司预计,2021年底搭载鸿蒙操作系统的设备数量将达3亿台,
其中华为设备超过2亿台,面向第三方合作伙伴的各类终端设备数量超过1亿台。鸿蒙操作系统的到来,意味着华为生态圈的巨大拓展,也显示出这家企业出类拔萃的科研能力。

据悉,华为的18万员工中,研究人员占到了45%,每年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15%左右。2020年财报显示,华为2020年的研发费用支出达到人民币1418.93亿元,约占全年收入的15.9%,达到了历史新高。华为近十年研发累计投入已经超过了7200亿元。

对此,任正非曾说:“华为对基础研究者,失败了就涨工资,成功了就涨级。”为何华为如此大手笔而有底气地进行基础研究?而为何每年成千上万的应届毕业生都对华为岗位趋之若鹜?华为是如何赋能新员工并逐步将其培养为合格的华为人的?

砸上千亿做基础研究,甘坐冷板凳

在央视面对面专访任正非的节目中,记者董倩就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为什么一家民营公司,在研究产品的同时,还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加大基础研究?”

任正非谈到,这个时代发展迅速,过去那种产、学、研分工模式不适应现代社会,不可能等到科学家们按照这个程序做完。所以华为培养了大量的科学家。华为至少有七百多个数学家,八百多个物理学家,一百二十多个化学家,还有六千多位专门做基础研究的专家,还有六万多工程师,他们构建成一个研发系统,使公司上下能够快速赶上人类时代的进步,抢占更重要的制高点。

但是,一个很功利的问题也就此摆在眼前。众所周知,基础研究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和人、物力成本,假如投了这么多基础研究的钱在上面,见不到成果怎么办?任正非对此表示,这个周期一定是长的,收获也是不确定的,但大家需要一种“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这样才能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包信和校长座谈的讲话也提到:“没有基础研究,对未来就没有感知,没有感知就做不到领先。基础研究是把钱变成知识。我们有一个路径图,技术喇叭口子足够大。当这个技术距离我们实现产业化还有十亿光年,我们可能投资一点点,放个芝麻;距离只有20年了,我们多投入一点,放一个西瓜;距离只有5年了,我们就“范弗里特弹药量”重点投入,增强对准主航道的作战能力,把钱变成知识。后面还有几万开发人员把知识变成钱,做出好产品。我们2012实验室聚焦五至十年就能实现产业化的技术研究,而远期的基础研究,就请大学教授、科学家去做。”

至此,我们不难发现任正非对企业未来发展的深刻洞见和基础研究的重要性。在基础科学领域,直到2015年屠呦呦荣获诺贝尔医学奖,中国本土科学家才在诺贝尔奖上实现零的突破。一方面,基础研究是企业创新的重要来源,大量研究表明,基础研究对于企业创新和经济绩效具有积极影响,呈现出“科技投入→基础研究→应用研究→经济产出”的线性过程。

另一方面,基础研究能力还是企业实现突破性创新的根本。如果没有基础研究,1986—1994年间,美国主要企业中超过10%的新产品和新工艺就无法被开发出来,二战后美国企业和产业的飞速发展也直接建立在基础科学研究之上,如生物技术、信息通讯技术。比尔盖茨也曾经说过,没有基础研究就没有微软。同样的,没有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也不会有鸿蒙系统的推出。华为也并不是在2019年美国禁止谷歌向华为授权之后才开始研发鸿蒙系统的,事实上,研发从2016年5月份就开始了,华为在此领域已然深耕多年。

让科学家到中国来“生蛋”

2009年,华为开始5G研究。当时的华为,是全球通讯设备企业里的挑战者,全面销售收入仅为170亿美元,是现在的六分之一。虽然当时的5G技术标准有很多,但华为认为土耳其教授埃尔多尔·艾利坎发现的极化码有作为优秀信道编码的潜力。几年之后,华为的坚守有了成果,2016年,以华为公司主推的极化码方案成为5G控制信道场景编码方案,这也是中国公司第一次从概念研发介入到标准产品全链条参与的通信标准。

2018年7月26号,华为在深圳总部举办“极化码与基础研究贡献奖”颁奖大会,百余名基础研究与标准领域的华为专家受到表彰,而5G极化码发现者土耳其教授——埃尔多尔·艾利坎则被颁发特别奖项,致敬其为人类发展而做出的突出贡献。在与埃尔多尔·艾利坎对话时,任正非表示华为会继续加大基础研究投入,并拥抱更多更优质的人才,点燃更多科学的灯塔。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世界的联结,人才流动的愿景得以实现。华为深感人才的可贵,总是用丰厚的报酬招揽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如曾是北电网络技术实验室主管的童文博士,在2009年北电网络破产后被聘请来到华为渥太华研究所工作,如今他更是成为了华为5G首席科学家。英雄不问出处,华为敞开胸怀拥抱这些外国专家,让他们到中国来多挣钱,让他们来这里发光发热。

华为的“肯给”:给优秀奋斗者加薪配股

为什么华为能凝聚18万名知识型员工,做到“枪声”就是命令,指哪打哪?答案很简单:分钱分得好。

在华为的薪资体系中,员工的薪酬主要包括三个部分:基础工资、绩效奖金和股票分红,外派海外的另有补助。在基础工资上,华为还设计了“定岗定薪,易岗易薪”的职级制度,也就是工资薪酬与岗位挂钩;并设定了13~23级,每一级设A、B、C三个层次,不同级别的基础工资相差四五千元。

比如,应届本科、硕士入职一般是13级,博士是14级;社招根据工作年限及所需岗位的重要性,普遍为15~19级;18级起属于管理层。根据媒体的挖掘采访,入职华为10年,职级在18级以上,考评中等以上,加上较高的内部配股,税前年薪都超过100万元。华为这样的员工有数千人,加上海外常驻人员的外派补助,年薪税前超百万的可能在万人以上。

所以华为内部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三年一小坎,五年一大坎。”意思是说,入职华为3年内大部分靠工资,3年后奖金逐步可观,5年后分红逐步可观。

根据2014年4月英国《金融时报》发布的数据,华为员工持股比例已达99%,覆盖人数在8万人左右,贡献突出的员工在员工持股计划中获益颇丰。2017年是华为实施员工持股制度的第27年。

2018年2月5日,华为发布了《2017年虚拟受限股分红预测通知》,2017年员工虚拟受限股每股预测收益约为283元,每股现金分红为102元。以华为一个20级的老员工为例,大概有100万股,按照当年的分红价格,100万股可以获得283万元的税前总分红。这是华为与员工分享利益的最好例证。

“钱给多了,不是人才也变人才。”这是任正非2016年在华为内部讲话中所说的一句话。利益共享,与员工分享公司的发展成果。这不仅为华为树立了正面形象,也大大激发华为员工的干劲,使他们努力奋斗,为企业创造效益。

其实华为能够夺取5G先机、并成功自主研发鸿蒙系统,背后秘诀不止于此,传帮带、“英雄”倍速成长机制、无差别末位淘汰等管理工具都在华为的崛起历程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员工越成长,企业越成功。就像华为20年老兵蒋国强在新书《板凳要坐十年冷》说的那样:“人才不是一成不变的,精于化学的天才有可能在物理学上开出一朵灿烂的花。”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