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缺失者的独白

自从搞明白我的两个梦之后,我发现自己在给自己的阴影大开方便之门,仿佛在跟自己说:来吧,做过多二的事情都可以告诉我,没事的。

于是我就继续深挖自己的阴影。才意识到我以前原来 做过太多的傻事。我意识到,我的问题,不仅在于有创伤,还在于缺少健康的榜样。

我确实,不知不觉学了爹妈不少有问题的做法而不自知。这种有问题的做法,也被埋在我的意识之外,让我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当然,创伤造成的另一个效应,就是我分不清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因为爹妈灌输了太多有问题的认知给我,让我为他们负责,不然就攻击我。这导致我到现在都分不清哪些是我的责任、哪些是别人的责任。

让我开心的一点,就是总算我知道自己问题在哪里了,也找到资源去慢慢解决自己的问题。还是要耐心的慢慢来。

另外发现的一个重大遗憾是,我的情感其实是很有问题的。我意识到,我的很大一部分情感都是虚假的情感。

当我说感谢的时候,我经常并没有感觉到感激之情;当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可能只是出于恐惧或者机械的头脑思维,而并没有真的感到抱歉;或者当我说爱的时候,我可能并不爱。

真正主导我的情感,是创伤里的恐惧和愤怒。因为这种情感堆积的太多、太久,无法流动、无法表达,导致其它所有的正面情感都无法自然的产生。

恐惧和愤怒,是我创伤中主要的情感。恐惧,在于被父母抛弃、攻击的死亡恐惧;愤怒,在于那么长久的努力,都不能得到父母的爱和认可。

这两种情感,积怨已深。这导致当别人善待我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是自己应得的,所以不会感激;当别人虐待我的时候,我又害怕被抛弃。

当我伤害别人的时候,要么我在表达不被爱的愤怒,所以我说出的“对不起”只是机械的习惯;要么我害怕别人的报复,我的道歉只是为了应对可能的报复。这都不是真诚的感受到对他人的伤害以及歉意。

我说爱的时候,可能是在要求被爱,或者只是肤浅的表达,并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爱意。

创伤导致的情感淤塞,扭曲了我的正面情感。

我想起我妈经常有意无意的说我们忘恩负义、狼心狗肺。现在想想,这真是自我实现预言啊。正是因为我父母的情感绑架和精神虐待,所以我投入了太多的力气在虐待型的关系里,而没有对健康友善的关系予以回报。

一个人之所以对正面情感没有感受,恰恰是因为负面情感淤积严重,没有表达出来。

想想,我大概没有体会过生而为人、所拥有的种种正面情感。这对一个人而言,是多么大的一种损失。

当然我们确实有普遍的创伤、因而有普遍的麻木。意识到自己半生麻木,不能体会到人和人之间的美好,没有丰富深刻的感情,实在是一件比较悲伤的事情。

不过,正面情感和负面情感使用的是同一个通道。当我们充分的表达出自己淤积的负面情感,也会渐渐的找回自己的正面情感,感受到什么是爱、什么是感激、什么是歉意、什么是关怀。

情感缺失的另一个层面,是我和自己的身体感觉丧失了联系。我才意识到,如果我能观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感觉,我其实可以更多的做出正确的判断。

每当我做有损于我自己的事情的时候,我的身体都会有不同程度、不同部位的感觉。当我可以关注我自己身体感觉的时候,我可以更好的注意我自己本能层面的反应。

因为过去的创伤,我切断了自己和心理感受以及身体感受的联系,以在我危险的童年生存下来。但实际上,这让我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我想到,其实面对谎言、面对攻击,我是有感觉的,但我活生生的把它压制下去。这是我童年生存的策略。我小时候的生活中,太多谎言、攻击和操纵了。我必须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压制下来,以求得生存。

但长大之后,这种麻木和压制,让我继续面对危险而不自知,或者面对虐待而极力忍耐、甚至责怪自己的不舒服。我们在压抑存在赋予我们的自我保护的力量。我们本能当中就有这种自我保护的力量。

每一种动物能在危险的野外生存,就依靠这种本能的力量。我们作为人类,其实也有这种力量。只是我们因为家庭和社会文化的原因,致力于消灭自己的本能力量。

儒家的“存天理、灭人欲”,或者我们小时候学的“头悬梁、锥刺股”,都是教育我们不要尊重我们这份天然的自我保护的力量。让我们作为动物、不要活动;作为人,又以不休息、不睡觉为荣;务求从人变 成一个机器。 做机器自然对主人是有好处的,有利于他们的使用。但我们自己,丧失了作为一个人的美好和丰富,丧失了作为人的、深刻的情感。只是麻木的劳作、为我们也不认识的人,行尸走肉的活过此生,也是遗憾。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pagead2.googlesyndication.com/pagead/js/adsbygoogle.jshttps://www.googletagmanager.com/gtag/js?id=UA-108371172-1